最近天气热得发慌,白天汗流浃背,夜深人静时刻方能好转些,于是白天呼呼大睡,晚上夜半无人,开始发愤读书,再说以后都是晚上7点到10点的课,要把精力调整在那个时间旺盛才比较好,不然上到一半,就着让人晕头的课程,伴着奇怪的singlish,不睡也难哪!!
已经自习了大约四个章节,感觉第一,书的思路很清晰,描述具体详细,关键是实用;第二,理论不绝对化,偏激化,论述中很注意这一点;第三,偶得英文需要提高,指的是从生活化词汇和朗讯式工作化词汇转到学术词汇这个层次上来,不过我也很庆幸自己多年考那些变态英文考试的积累,让自己读起来还算流畅,没有非常滞缔。让我尝试把它的概述,应该是提纲契领的部分试着给大家讲解一下:
 
根据概述,什么是科学呢?科学就是系统的学习,那么什么是系统的学习呢,或者说什么是方法论呢,他认为是
研究方法论=科学观+方法
什么是科学观呢,就好像什么事你的人生观一样,就是说什么是你的科学观,它应该包括事物的本质(本体论)和我们如何知道我们所知道的(认识论)。
什么是本体论呢,现在比较流行的有两种,一个是客观主义,或者叫存在主义,例如大家觉得石头啊,建筑啊都是客观存在的,就摆在那里,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发现这些以实验和观察为依据的规律就好;但是有的时候,我们看问题可以是多角度的,甚至有的时候那个对象不是摆在那里的,如我们的管理,看不见摸不着,各人却有各人的体会,所以就有第二种,主观主义者,他们认为社会现象大家有多种看法,很多的社会现实并不像石头那样摆在那里等着我们发现,相反地,他们是要从理论中诠释的,构建的。那么主观主义者怎么做研究呢,他当然不可能用数量的方法找规律了,他的主要方法是定性分析,来提出坚实的描述(叙述),通过“读”那些意图,发现原因来明白各种有意义的行为或者有目的性的行为。
什么又是认识论呢,就是我们怎么知道我们所知道的,我们所得的可靠么?传统上大多数的科学家认为,知识是绝对的能通过归纳(经验)和演绎(推理)两种方法获知的。但是我们现在追求的是“合理”而非“绝对”。推理的局限在于我们很难理解理解这个复杂的世界,而且很多的社会现象如前所述不是那样好好的摆在那里等你发现的,他们有的时候是不完全的,不可靠的甚至扭曲的。对于经验论来说,我们没有足够的事实来合理的支持我们的假定。这是归纳的一个问题,举例说,我们观察了一百万只白色天鹅,我们也不能说天鹅都是白的,因为只要有一个黑的,假定就被推翻。所以一个理论只能说暂时的正确,因为很可能时间的推移新的发现就足以证伪了。更重要的是,即使推理和归纳都没有失败,仍然有可能援引一些假定来使我们的理论逃脱被反驳的命运。这就是著名的奎因理论。另外,即使一个理论证伪了,很可能整个典范体系还是完好无损的,因为大家很可能会“调整”它,保证整个体系的完好。
而且现在科学界受到新的挑战和质疑,如关于语言方面的,一个是科学家总是利用一些语言手段如修辞学等等来劝说读者而非揭示事实;例如经常用些许隐喻,类推等;后现代主义者认为,语言这个建立在区分意义上的系统并非一个事实的稳定载体。科学的文献应该能揭示出矛盾的两方面。
 
我感觉对这部分导论很感兴趣,我们讲的都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构成就是辨证唯物主义和唯物辩证法,当然还有认识论;我们的科学观是什么,就是要客观地看问题,辩证的看问题,事物都是有内在规律的,我们是反对主观主义的,似乎我们的世界里面没有主观的一些问题,所以我们经常走极端,忽视人性,忽视管理,缺乏人性关怀。而这里面强调出主观的东西来,他是存在的,我们需要来从他的意图动机上来了解,从而指导我们的管理,我对剖析认识论也非常感兴趣,觉得这些问题确实很现实,我最大的感触是,没有什么事绝对的,合理才是最重要,很多事情为什么非要辩个是非黑白,很多事情分明没有办法辨明的,只要合理就好。而我们认为对的东西,事实上来源也很可疑,连我们认为最科学的科学体系,其实也有很多问题的,所以我们做事情,做人,到底应该追求的是什么,我现在体会是合理的解决。举个例子,我在Lucent的时候,有什么现实的操作问题出现了,各个部门一起开会讨论,大家都试图劝说对方我们的对,我们的才是真理,别人的似乎都不合理,可是我们也是本为主义思考的结果,别人也会从自己的本位主义认为自己的对,然后大家就开始扯皮,其实应该说大家哭诉的都很有道理,关键是我们开会不是要讨论是非,而是怎么样作最合理,最合适,最划算。又好像婆媳关系,同事关系,等等关系,矛盾的双方都肯定有理,可是干嘛要分出个是非黑白呢,大家似乎总喜欢把时间浪费在分个你黑我白上,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合理的解决,不是么。我感觉我们从小学的哲学,似乎太过绝对,导致我们的很多思路都很绝对化,所以我们的管理也一样,也受到了思路的很多限制。希望我全学完能有“系统的理解”,呵呵,那就科学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