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第一堂课,很紧张,白天预习又预习,早早就到了,穿的很严肃,带了计算器笔记本讲义课本五颜六色笔还有MP3准备录音,结果狗屁没用上,教授说大家莫要紧张,Lesson1就是warm up.结果这厮上来就问了一堆古怪问题,大家都很晕,伊哈哈大笑,欲求答案,请速至centraol  lib rary楼下书店购买偶唯二巨著,不多,100大元,我可不在乎你们那点钱哦,可是开卷考试没有书你过不了,嘿嘿,这可不能怨偶。然后整节课就是其与印度学生“渔歌互答,此乐何及”了,我真佩服印度人,男女的都佩服,个个爱接话把,教授问了,他们说,不问,他们也说,人人都爱发言,说得稀奇古怪,反正我一句没明白。教授的幽默,10次我明白7次,剩下三次只好跟着别人干笑,感觉表情肌都僵硬。
末了,伊又在讲,你们必须有自己的小组,最多3人,完成指定任务,占考试成绩40%,有伙伴的就出去,没有伙伴的留下来搞拉郎配。偶其实很早就知道这个小组的利害,所以想了很多办法。。先查出所有选课的同学名单,然后打算E-mail求之,后被朋友讥笑遂否,于是早早去教室外等候,搭讪的人不少,可是大家似乎都在观望,都不愿意许下承诺,真真伤脑筋,完后各个都呼朋引伴的坐在一起,偶赶紧抓住机会找到华人模样的坐到旁边,结果一问人家是跨院选修的,晕死!可是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了,不然难道叫老娘跟印度老黑?!然后迅速看到那天orientation认识的女孩子,跟她说快点,不然就要分给老黑了,伊立即跳了过来,偶们三个也顺利离开教室。一问之下,发现真符合教授的规定,一个小组,两个专业,三个国籍,我们嬉笑说这也是小型东盟会议了。
偶发现偶在Lucent的积习不改,刚刚开始留电话,地址什么的,偶就拿出笔来说都告诉偶,回去给你们写summary, 然后群发,然后讲到怎么弄这个破任务,偶又着急了,说咱们赶紧弄出个schedule, 然后weekly review, 最关键的部分咱们可以conference一下,弄出个critical  list, 最后整出report来,说完另外两人都很佩服的看着我,偶吃惊掩面,怎么张嘴闭嘴还是Lucent这套?结果回家什么都没干,先做表,这一个filter, freeze window, 然后写邮件一一说明,send出去才放心的洗脸去了,想想简直被工作改造了,真是“落实在行动上,融化在血液里”了。
Anyway, 希望一切顺利吧。。希望我和我的印尼姐妹,马来西亚大哥合作愉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