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现在是标准守财奴。
以前从来没有记账习惯的我,最讨厌这些“家务琐事”的我,每天晚上睡觉前,一定拿出帐本,拿出计算器,核对帐目和钱包里的银子,一个钢蹦一个钢蹦,直到完全对帐为止,然后算算有没超过预算,这才能安心入睡。
每天吃饭前最是头疼,吃什么能又便宜又饱,同时还能不重样,有菜有饭最好还有汤?
每次出门前,问自己,真的要去超市么?一定要去么?
好,一定要去,那么,在买每一样东西之前,先问自己三个问题
1,我是不是非需要它不可,没有就无法生活,学习?好,那就不要在可乐架前转半个小时了,赶紧走,你不会买的。
2,宿舍里有没有同类替代品?订书机?不是有夹子么,一样,不要看了。
3,二手市场上有没有呢?烧水壶,我最后悔买的一个,回来就发现有人甩二手,郁闷了一个下午。
答案如果还是要买,好,放进筐子,等到交款排队的时候,再问自己一遍,是么?你确认要买么,好,确认就付账,不确认就拿出来,于是,香蕉拿出来了,因为我知道当它快坏的时候就会半价处理。
老公说,不要这样,不然我会流泪,我笑笑,这如同妻子剪掉长发买礼物给丈夫一样,丈夫同时也会卖了手表给妻子买梳子,我知道不买这瓶可乐,这部订书机,这个烧水壶,甚至这根香蕉,也不可能省多少钱,我也知道老公这一年肯定不会买新衬衫,然后把以前的裤子好好熨过当新的穿。也许我们都没有必要非这样不可,但是,我们都选择了这样做。
10点下课在车站等车,看见一个女孩子捧着汁水连连的黄桃鲜奶蛋糕,真是眼馋极了,我那两块半的酸辣汤面早在一小时前就消化的无影无踪了,要是在青岛,我肯定毫不犹豫地也买下来吃吃,可是现在,我只能站在那里咽唾沫。
可是我并不难过,也不后悔。但凡作了这样的决定,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打落牙齿也要和血吞,因为,自己觉得值得。今天另外一堂课,我和印尼美眉重新和一个新加坡当地人group,男孩子35岁,当然是行业里的专业人士,大学在澳洲念,无论讲实践还是理论都非常有条理,英文就更不用说了。我是班上30多个同学中唯一从大陆来的,其他华人都是在当地工作的,也就是说,只有我的所有术语,概念,思路,从小到大全是中文为依托的,我们下课一起讨论这几个task, 我英文好赖算是有点底子的,说大方向也可以你来我往飞快地讲,但是一到具体术语,概念等等,我只能听人家高谈阔论,这是我以前都没有经历过的,感觉很失落。而那印尼美眉,也是建筑业界人士,住在红山,连那个可以减免学费的plan 都没有签,还打听哪里可以买打印机方便自己打印,倒是让我对印尼刮目相看,感觉自己以前信息实在太闭塞,脑子里不知道有多少错误的印象和判断啊。可是我想,这些才是锻炼,提高,见贤思齐,一定要好好跟他们学习,提高自己,让自己也能融入这个都会的方方面面。也许我这一代移民,是最苦的,所有的事实差距和心理差距都要背负, 也许最终也不见得能多好,可是梦梦作为第二代移民,以及她下面的第三代移民,也许就有机会在这样的夜里,面对这世界,侃侃而谈,无论中英文,无论专业非专业,如果真的能这样,些许gap issue, 就让我来勇敢的,坚强的面对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