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自申城赴新开会,特意推了饭局请我吃饭,饭后随意漫步这狮城最负盛名的乌节路,不小心就到了9点办,本来满以为可以找到来时路,结果寻寻觅觅不可得,益发着急起来,来来回回打转,朋友非常担心,我也心底暗暗着急,来回几次后,实在没有办法,硬着头皮到来时的车站找两位女士问路,伊英文不是很灵光,中文也结结巴巴,大家连手带脚一顿比划,才明白说公交车站那边比较黑,不是很安全,也比较慢,不如搭地铁,可是地铁我是知道的,Orchard Road是在红线上,而回学校的方向Clementi应该在绿线上,伊又讲说你要到Raffles place 换得,但是小心,别坐过到了紫线就麻烦了,我听得实在晕头胀脑,简直拿不定主意,这个时候其中一位女士说,算了,你跟着我好了,我今天不做公交了,搭地铁也一样。我心中暗喜,连忙称谢,匆匆跟朋友作别,然后跟她上公交车,路上她问我是学生么,我点头,她说是中国来的吧,你看你们已经拿到好多金牌了,我说谢谢,问她做什么,她说我是老师,不过是私立院校交化妆的,说着就到了很大的一个地铁转换站,上上下下三四层,每层4.5部电梯,人潮涌动,我有点晕,伊大概是看出来了,说,这样,我先领你找到红线,于是上上下下一番,然后她说,你这样直走,然后再搭电梯下去,左转就看见了,注意是到Marrina Bay的,不要去Jurong east, 你在Raffles place下,然后直接对面就是去Boon Lay你那个方向的,你到了Clementi下来,就可以搭公交回去了,好多名字啊,我一一消化,伊犹豫了一阵,说,算了,我送你到那个门口,你上去就好,于是又陪我下去,转过,我说实在是麻烦你了,回家恐怕要很晚了吧,伊笑笑说,我在厦门住过两年,很多华人朋友对我们都很好,帮不到他们,就帮帮你啦,出来念书也很不容易的,说得我非常感动,直到地铁来了她才走,走的时候不忘高声喊,别忘了啊,Raffles place要下来,就两站,直接到对面就好!我从缓缓开动的车窗中看到她匆匆跑上电梯。
回来的路上一直感觉很温暖,伊打扮得很“时尚”,花里胡哨的,要说以前,我对这样的女士总是敬谢不敏,可是没有想到她这般热忱。不禁问自己,要是在青岛,有人问我路,我能不能做到一样的热情呢?恐怕指路可以,领路未必。我们早就习惯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更何况频有“上当”案件发生,使得大家似乎都变成“装在套子里的人”,以策安全,我不指望人家,人家也莫要指望我,渐渐的大家都冷酷起来,于是慢慢就成了风气,积重难返,怎么样也回不去了。当然,不能说新加坡遍地都是好人,也有很多形形色色之徒,难辨忠奸,可是,这位女士之热忱,让我心里暖暖的,似乎不觉得他乡是异乡,归途何在?就是这繁华乌节路灯火阑珊处。
志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