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一周的忙忙碌碌,每天早上起来打讲义,预习,下午还要和小组一起讨论assignment,晚上上课,经常被打击得无以复加,看到卷帙浩繁的英文资料简直有些恐惧了,对于曾经的这一学期拿下五科的豪言壮语,现在感觉似乎神话般遥不可及,昨天在超市碰到印度同学,伊竟然讲要我是你就不要读了,又不懂建筑项目,也不明白工程学,即使课程针对所有领域的项目管理,可如果本科不是英文的,还不如速速回家,女人嘛…….听得老娘肺要气炸,本来是虚怀若谷的,当下挺直腰杆对准伊混浊的眼镜,“温柔”的说,老娘就喜欢这种chanlledge, 放心,保证到时候和仁兄一起按期毕业,其中过程,不劳操心!
可是心里不安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坐在桌前怎样也不能把那五份case study看完,看着天空,一片阴霾,背起包,决定出去走走。
循着记忆,到莱佛士坊下了地铁,果然,转角就看见了新加坡河。
我总觉得一个城市若是当中有水穿城而过,这个城市似乎就有了灵气,有了别样的灵魂,如同画上佳人,忽然眼中有了神采,裙带飘飘,如若临凡仙子了。我去过曼谷,特意跑去看湄南河,溯河而上,感觉似乎整个曼谷都有了温柔的气息,几百年的时光似乎都沉浸在这碧波中,让人遐想无限;而不同的城市同样也赋予了河流不同的气质,还记得周庄小舟,在摇橹声和渔家女婉转的歌声中,曲曲折折,穿过道道拱桥,绕过户户人家,飞檐墨瓦,似乎走进多少深闺梦中,恍惚沈园昨日。杭州西湖则全然不同,若是白日,泛舟西湖之上,烟波渺渺,远山近水似乎都开阔起来,似乎江南数百年文人墨客之精华尽皆与此;若是月上柳梢,踏歌而游,自是别有暗香浮动月黄昏的风情了。
上善若水,当如是。
来新之前就知道这里有著名的新加坡河,不过似乎媒体报导无外乎声色犬马,只留有五光十色的印象,总觉得扭曲了它,于是定要到白天才来,此刻些许微薄小雨倒是更添情致,尤其适合我等孤独彷徨异乡客,就这样独自一人,缓缓走在河边,感受它的真实。河不是很宽,但是很深,呈碧色,略有波澜,间或有驳船划波而来,隐约可听见中英文不同的导游在介绍什么。河上接连几座桥,均是白色索桥,有的是供游人路过,有的是公交车道,左岸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这里就是亚洲最负盛名的金融一条街,知道不知道的银行,几乎这里都可以找到,右岸则全然不同,是亚洲文化博物馆,莱佛士纪念碑,掩映在绿树成荫中。最有意思的是河畔的雕塑,似乎展示了当年下南洋的华工的艰辛,殖民历史的血泪,旁边就是燃烧着的炉火,好像曼谷的四面佛一样,这里也是城中心,也有这样的烧香敬拜之处,不知道烧香为谁,我宁愿相信是为了他们,似乎所有的血泪都化作这静静的新加坡河,穿越时光,穿城而过。河畔有石碑,趋近看原来是介绍新加坡河的,大意为此河自古有之,是新加坡的母亲河,古世纪的土著王朝的王子曾经过此地,看见某物貌似雄狮,是以此地谓之曰狮城。“此河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也是移民最先迁入和商业最先繁荣的地带”,修缮工作自19世纪起一直没有停过,直道上世纪80年代才完全竣工。“河水发源于内陆,流汇于海洋,苦涩咸腥的百般滋味,承载着这个热带小岛的殆兴荣辱”云云。
走在今天的新加坡河上,黑发黑瞳如我者有之,金发碧眼者有之,或一家数口,或朋友几人,大家操着不同的口音的英文,似乎早就没有了地域的隔阂,一起来这里欣赏如画风景,别样风情,旁边一位长发女士走过来冲我微笑,can you…我没等说完就微笑着点头,伊雀跃不已,问她取什么景,伊犹豫了些许,然后说,就这新加坡河,怎样都好。我对着白色索桥,下面碧泼静静,天空似乎露出些许阳光破除阴霾,赶紧按下快门,那女士看过连连称谢,我笑笑,静静地走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