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明天就要出嫁了。
 
虽然已是晚上十一时,可是现在遥远的家中,估计应该是欢声笑语,热闹非凡吧。妈妈肯定忙着收拾家,一遍一遍检查那些“枣生桂子”,爸爸肯定边抽烟边思考还有什么漏洞没有,刚刚打电话回家,姐姐和姐夫去酒店最后一次踩点去了,老公一早就哄梦梦睡了,希望她明天能“配合”。不用问,不用想,我闭上眼睛,这些画面就可以栩栩如生在眼前了。
 
要是我在,肯定是那个插科打诨搞气氛的,或者是被妈妈指使的团团转的,或者是考虑明天怎么整姐夫的。。。。。。可是,我不在,我在几千公尺的彼岸,只能呆呆看着月亮,想象着这些年,忽远忽近的,那些模糊或者清晰的印迹。
 
姐姐比我大5岁,我是名副其实的小妹妹,因此姐姐从小就有一个任务,就是看住我,妈妈要求她不能让我出意外,回家的时候不能看见我在哭——许多年后,我和姐姐在Starbucks 聊天,姐姐说那真真是最最头疼的任务,因为我从小就特别爱哭,简直一碰就掉眼泪,为了哄我,简直不知道死多少脑细胞,现在姐姐特别有小孩缘,出去吃饭小孩子都喜欢和她玩,姐姐说那就是拜我所赐了。
 
估计天下的小孩子都一样,就喜欢粘住哥哥姐姐,我也一样,像个小间谍,姐姐要出去玩,哭哭闹闹非要跟去,弄得姐姐的男同学们都给我乱起外号——“跟屁虫”,“胶水”,似乎就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和70后有不解之缘,喜欢听姐姐听的歌,看姐姐看的书,喜欢偷偷穿姐姐穿的衣服,戴姐姐戴的卡子。。。。。。结果大学谈男朋友就找到我老公这个70后了,谁说姐妹间不互相影响了?
 
姐姐从小到大都是出类拔萃,非常优秀的,简直就是我们大院里不变的神话,从来就没有让爸爸妈妈失望过,成绩好,人聪明,漂亮,院子里的孩子都喜欢她,那个时候的我就老被划为异类,整天自己独自跑到海边,一个人自己和自己说话,看书一看就是一天,成绩乱七八糟,脑袋稀里糊涂,长得就简直乏善足陈了,每次都被人家说,怎么也没想到妹妹是这样的不如姐姐,可是那个时候心里并不难过,也和院子里的孩子一样,像崇拜天上星星一样的崇拜姐姐——姐姐爱听得歌就一定是好听得,姐姐的偶像当然就是我的偶像,姐姐有什么成绩我总是眉飞色舞的说给小朋友听,另外,我心里还偷偷的骄傲,这是我的亲姐姐哦,你们在怎么喜欢她,也不是她的亲妹妹哦。
后来姐姐果然不负众望,考到上海去念所很不错的大学,听父亲的同事说,这是父亲这一生最最高兴的时候了,姐姐果然很争气,大学成绩也非常优秀,可是那个时候家里实在太紧张了,妈妈下岗,爸爸一个人工作,我那个时候上中学了,正在发疯的长个子,特别能吃,天天都喊饿,问妈妈能不能别天天吃白菜了,中午和同学们吃饭一打开饭盒恨不得找个缝钻地下。。。。。。姐姐在上海念书,自然就更拮据了,写信回家隐隐说似乎水果都舍不得吃了,我听了很是心疼,于是就把自己卖空瓶子,报纸攒的10块钱夹在信封里寄给了她——在我出国前,姐姐跟我说,她一辈子都忘不了这10块钱,因为她知道,这是她妹妹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卖空瓶子,书,报纸,一分,二分这样攒起来,然后小小的身体提着那么重的东西走到回收站卖了换来的,平时简直恨不得搂着这个盒子睡觉,是我攒着想买自己喜欢的小说的,结果就这样换成了一张10块,什么也没有说的寄给了她,94年,10块钱,可以满足一个孩子很多的愿望了。
 
每次说到这里,我们都会流泪,我们一起走过很多很艰辛的日子,姐姐疼爱我,我心疼姐姐,晚上两个人睡一张大床,经常叽叽喳喳,嘻嘻哈哈,早晨起来我没有枕头,她没有被子,然后一起哈哈大笑。。。。。当然期间不乏争吵,冷战,比如我一屁股把她新买的发卡坐断,比如她毫不犹豫地指使我刷碗洗锅,比如比如。。。。可是,我现在脑海中,只有她想尽办法托去西安的同事看正在念大学的我,还有她顶着青岛8月中午12点最灼热的太阳站在五四广场只为等IKEA那个瑞典大老板出来散步,好把我的简历递上去,还有她大中午从公司赶到Pizza hut去买我爱吃的pizza,然后打车送给那时候身怀六甲待产的我吃,还有还有。。。。。
 
时光就这样在艰辛与快乐中飞逝,我已是一女之母,姐姐明天也要开始人生新的一页,姐夫为人稳重事业有成非常潇洒,非常疼爱姐姐,我和爸爸妈妈都很替姐姐开心。
姐姐,妹妹在这个季节永恒的都会里,祝你们新婚快乐,永结同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