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了什么,一进九月似乎大家就格外浮躁,昨天晚上前半夜楼上不知道怎么了就骂将开来,似乎是邻居夜半笙歌,伊忍无可忍,破口大骂,持续半个钟头之久。前天去学校,进电梯的时候,一个男生忘记按3楼,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到4楼了,于是也是一串京骂,狂按电梯以发泄心中不忿,似乎生怕全电梯人不知道他的愚蠢和浅薄一般。
 
正说着别人呢,自己今天也上演了一出食堂惊魂记。
 
因为课都是晚上7点,所以我一般先去学校,到我们SDE和Engineering公用的食堂吃完饭,然后再从容的去教室。今天不知怎么,出门本来就有些晚,结果等车又等了好久,到食堂已经是6:30了,于是匆匆忙忙的order,然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开始囫囵吞枣,吃完抹抹嘴巴飞快地朝SDE3奔去,穿过麦当劳,就是去教室的通道,我正得意于时间拿捏得刚好,猛然间发现外套竟然不翼而飞!连忙四处翻看,然后使劲回想,大约是落在食堂座位上了,然后脑海里全是最近report的接连3台laptop在此食堂丢失的alert, 于是以我生平从来没有过的速度三两下跳上台阶,一阵风般刮过麦当劳,路上看见朋友理都没理,直扑原来的座位,满心以为一件破亚麻外套,谁稀罕啊,结果,上帝啊,竟然没在!!我立时呆住,然后趋前问那个正在座位上吃饭的眼睛男有没有看到,伊连忙摇头如拨浪鼓,我不死心,找到打扫卫生的阿姨,问伊可有看见,答案是咱从来都低头干活,咱闲事不管的,然后我就像只蜜蜂一样来来回回打转,一点办法也没有,旁边卖饮料的大哥看见我如丧考妣,就指点我去E4的security post报案,说虽然没有用,但是总要尽人事听天命吧,我登时郁闷,那件外套也不过200大元,可是是我唯一一件厚外套可以抵挡教室强势的低温空调,估计这边也很少有卖这样子的外套,于是很郁闷的来来回回在食堂里漫无目的找,正准备放弃,忽然看见偶那可爱的印尼美眉走过来,伊正在fasting, 所以来食堂买些东西打算日落以后吃,我像看见亲人一样扑过去跟她诉说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伊很豪爽,咱们要不去E4吧,我说姐姐你知道E4在哪么,伊登时语塞,我这个时候基本放弃,准备按倒霉处理了,结果伊忽然说,Ling Chen你确信是middle level的靠边第二座么?我忽然有所领悟,因为平常我自己一个人都是在middle level的,所以就直觉得在这里找。。。。当我踏上upper level的楼梯,就看见了我那可爱的外套安安静静搭在椅子背上。。。。。然后想想这一番鸡飞狗跳,实在感觉似一出闹剧,根源就是自己太浮躁了。
 
是的,9月份很多assignment的due date接踵而至,今天晚上下课讨论Financial的task一直到10点,大家都心浮气燥,结果来来回回就写了一个chapter, 还是Introduction, 明天中午12:00 Development Assignment Group Study, 这个project我们六个人都没有时间看,准备现场捉刀了;然后2点钟是Research Method 的assignment, 先搞定第一个,同时开始搞第二个,然后后天还要找资料,礼拜一晚上继续讨论Financial task 1。。。。。。嘴边都隐隐要起泡,每天似黄脸婆般蜷在房间里写啊写。。。。。
 
晚上坐在车上倚着窗边,月光很朦胧,映着路灯的昏黄,校园很安静,可以看看三三两两绕着校园慢跑的男孩子女孩子,旁边座位是音乐系的拿着吉他的男孩子,就着很昏暗的车灯,还在看着乐谱;忽然觉得内心很平静,想起小时候,青岛的暑假异常闷热,心情很烦躁,爸爸说心静自然凉,然后坐下来教我硬笔书法,于是我们一大一小坐在书桌前,趁着天色黄昏漫天氤氲,抄写前人经典诗词歌赋,那个时候的句子,一句句在心中缓缓流过—“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后面杀死记不住了,需要google
 
信徒们说圣城麦加晚晚可兰经的诵读声如幼发拉底河水般,可以涤荡灵魂;我们中国文化的精髓,我以为,就是这些凝练深远流传千古的诗文了,每每心中默诵,顿时心中一片空灵,谁说不似圣经?
 
我静静的坐在桌前,泡上绿茶,对着明月,重新拾回旧时时光,虽然,手有些生涩了。
 
把下阙补在此
。。。。。。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花摇情满江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