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我整天讽刺新加坡人中文讲的稀奇古怪,好好的国文简直被妖魔化了,结果马上就轮到报应。
 
我的group member Andy 的女朋友中了lucy draw,参加为期三天的北京奥运游,于是两个人在大家的红眼中翘课飞赴北京,由于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去北京,很是激动,回来的时候Andy就迫不及待的介绍北京之行的感受,附带精彩照片若干,因为我是在座唯一中国人,所以伊主要用英文讲,但是偶尔也会问问我是不是这样,其实我也很好奇,很想知道在外国人眼中,或者说,在非中国以外的土地上的人们,是怎么样看待我们的国家,看待我们的,所以就凝神细听起来。
 
当然,他们对北京这次奥运印象是非常的好,对北京之宏大也是叹为观止,参观过故宫长城,更是对中国五千年文化深慕不已。可是我感兴趣的是他讲的关于英文的几个细节,很有意思,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天下飞机,是在首都国际机场最新完工的航站楼,因为非常大,所以行李提取要搭站内地铁才能到,地铁新加坡人当然不陌生,可是当他们到站要下车的时候,忽然听见地铁广播,中文是“乘客请下车”,英文竟然是——“Please Get Out!" 两个人立时面面相觑,这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取行李人太多所以人家让我们赶紧“滚”啊,要知道在新加坡,这句话正确的说法应该是“please alight",Get out在这里,确实是有些rude了。
更有意思的,他们第二天看比赛的时候再看台上,看见很多人都穿着文化衫,正面倒是没有什么——加油中国,可是背面一看,两个人全喷了,我给大家看看这张照片,大家就知道了—-还好,他们没有写Add Oil,还知道个Refueling! 我在想,坐在他们后面的外国观众肯定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啥意思?难不成中国油价暴涨?
这让我联想起来我们家前面就是青岛眼科医院,据说还是什么山东省眼科研究所云云,结果走到后门看看他们的英文翻译,我和我老公都喷了——" Qingdao Eye hospital", 我们两个当时就当街狂笑,这个专业说法我不敢放肆,但是感觉也应该是Ophthalmic这一类的吧?怎么会弄出个"Eye hospital"来?还弄成大理石字,装点门楣,简直自爆其短。
 
前两天是新加坡最大的华文报纸《联合早报》80周年纪念,总理李显龙也到场祝贺,其中有句话我觉得说的非常好,大意是我们因为自己国家的特点,就要求语言上中英文并重,我们用英文作官方语言,教育下一代是为了更好的融入国际社会,同样的我们也要促进中文发展,因为它是我们的根,有文化认同感的。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他讲的很有道理,而且我们和新加坡是非常类似的,都是以中文为根,同时离不开英文作为沟通国际的桥梁。显然,我们无论从教育上,还是从应用上,目前都差的很远,当然,新加坡的英文很多方面我也不敢恭维,可是我们看问题首先要看看自己——个别T-恤衫,也就是一笑了之的事情,可是像医院门楣,奥运广播这类的脸面功夫,马虎得么?不要说别人,就是我自己,受过正规教育的本科生,来这里拿英文读这么多原版著作,早就“云深不知处”了,最近写的assignment, 经常被教授问,到底你要说什么?可见我们Academic英文教育差的有多远,可笑的是我本科学的国际经济与贸易,竟然一门全英文原版教材课都没有,都是中文大谈国际贸易术语,条例,当时我就很好奇,就我们这样的水平,出去跟人家怎么贸易,难道上来就说Can  you speak Chinese?
 
临结束前又想起大学去北京念新东方的时候,老师说他以前问过几个学生来自哪里,一个站起来说,“black  Dragon  River", 老师说他呆了半晌,才明白是“黑龙江江”,更要命的下一个主动举手,站起来说,偶来自 "Four ChuanS",老师立马懵了,想了半天仰天长啸,竟然是四川,而最搞笑的是还加了S!!
 
现在我有些明白,在我们开课的那天,系主任讲的话,他说你们毕业除了专业知识外,希望能在语言方面得到提高,听明白别人说的,让别人明白你说的,同时是非常严谨的,专业的。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听到这样的教育目标,我觉得非常深刻,非常有道理。不论英文还是中文,我们要能听明白别人的,同时让别人也能清楚地明白自己,严谨、专业——虽然很简单,但是不易做——这就是语言表达的最高境界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