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走到哪里都是“毒奶粉”的消息。
 
昨天去食堂吃饭,相熟的米线店老板就告诉我,他国内的两岁多的外甥已经查出来肾结石了,现在家里几乎了无生气。知道我也是位母亲,连忙问我怎么样,我说自小就喝进口奶粉,倒是逃过这一劫,不敢说那些就没问题,可是你教我怎么办呢?伊也苦笑–这还是报出来的,没报出来的呢?现在想起来放在国内的孩子,两夫妻简直夜不能寐了。
 
晚上上课教授在讲quality management, 就谈及毒奶粉事件,几个印度人大声说知道知道,China嘛,毒死四个小孩子了,我瞬间有些offensive的感觉,可是偏偏又说不出任何可以反击的话来,朋友们拍拍我,我只能抿嘴苦笑。
 
回来的时候看联合早报,也是通篇的直击毒奶粉事件,大约是三条论点,一是此种行为暴露了极深刻的体制问题,使国人彻底丧失信心,对生存环境极度恐慌;一是这个事件对中国奶业恐怕要造成毁灭性打击;最后,北京奥运所带来的瞬间华彩,立即被毒奶粉事件击得粉碎,让世人重新评估,到底什么是奥林匹克精神了?
 
我们可以建设如此精巧的让世人惊叹的鸟巢,可是我们却建设不了没有三聚氰胺的婴儿奶粉厂;我们可以设计华美如梦境般的歌舞,却设计不出真正有效的负责任的体制;我们可以完美的提供安全可靠的食物给八方来客,却吝惜把同样质量的产品留给我们自己的孩子。报纸上总在批判我们这些白领妈妈—你们总是把眼睛放在进口奶粉品牌上,是你们活活把美赞臣,惠氏,雅培,澳元,美素炒高;你们只选美国强生,德国NUK, 你们连奶瓶子都是Dr.Browns,简直就要把外国人当娘了—-其实 无论天皇贵胄,还是寻常百姓,我们都是母亲,是爱子女逾命的母亲,是会毫不犹豫豁出性命保护子女的母亲,面对这样的生存环境,你教我们如何?!。。。。。。我现在是非常能体会武则天嫁太平公主的时候对薛绍的那段说辞了——公主是我一生的精血,是我除了大唐河山外唯一的想念,是我最不能看见她流泪的人。。。。你必须善待她! 
 
我不愿多做评价,闭上眼睛, 真心祈祷,愿我们的孩子都能在阳光下健康快乐的成长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