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知道番邦理发皆贵乎寻常,因此来新之前就特意把头发留长烫直,以免初到贵境为此类琐事白花银子。可是这头发似乎总是“日高日上,日上日妍”,低下头看书总是垂在面前,于是噼噼啪啪夹一脑袋卡子,猛一开门,人家以为是太空战士,于是逼得我不得不痛下决心好好收拾收拾这三千烦恼丝。
 
其实之前就做过research, 大约知道要20新币左右,算下来就是100多人民币吧…..想起在青岛的时候,在妮丝剪每次也就是50,还附带按摩40分钟。。。这里可大大的不然,要是做颜色,或者烫卷烫直,费用简直不可想象——于是很惊讶的问班上的土生女,伊说没办法啊,卖方市场嘛,谁叫女孩子都爱漂亮,舍得花钱弄头发来?又问她,要讲中文还是英文?要是英文我恐怕还要翻字典研究下怎么说我只要削薄,不要剪短,注意层次,不要齐齐咔嚓剪断。。。。伊娇笑连连,连忙摆手。。不会啦,这里的理发师都是中英文的,你只要讲明白就好。
 
于是带着钱包里可怜的20新元慷慨出发了,听朋友讲在Clementi 的Fair Price附近有家还不错,结果绕了半天没有看到,气得我眼睛就要放飞箭射死这家伙,后来绕到town centre 屈臣氏附近,看到一家还不错,蛮干净也比较大,推开门发现人很多,就问还有多久,没想到伊非常诚实,说还有30分钟,实在不好意思,要不您就附近逛逛,不然前面还有一家也不错,我连忙笑笑说前面那家杀死没有找到,我就出去转转30分钟回来吧,伊呵呵直笑,连连说好。想起要是在国内,肯定说马上就好,现在就能洗头,然后洗完枯坐那里直到把已经翻烂的杂志翻的更烂,才能“马上”,更匡论推荐你去下家了。
 
出去瞎逛,买了瓶免洗的潘婷护发素,大约半小时的样子,我又推门进来,看见伊的客户已经接近尾声,很漂亮的大卷,蛮有味道的感觉,看看镜子里自己的“清汤挂面”,真是学生味十足了。伊忙活完过来陪着笑,连连抱歉说久等,然后问我打算怎么弄,我就照直说了,然后问她,可有学生折扣?伊说,要看你的证件的,我早知道此物有莫大用处,自然随身携带,伊请老板看过,问我是part-time 还是 full time, 我说当然full -time, 我是外国人,拿student pass的,老板才说,好吧,就让你20个巴仙,算18.4好了,这才放下心来让伊开始。
 
伊非常专业,没有着急下手,不停的问我有什么想法,然后说说她是怎么想的,觉得怎样更好些,然后问我可以吗,我当然知道自己的头发的情况,她讲的是很中肯的。于是伊麻利的操作起来,然后跟我聊天,整个过程都没有推销烫卷啊,染发啊,烫直什么的,反而劝我,一年烫一次就好,频繁烫直实在伤头发,我随便问她这里烫直什么价钱,伊马上跑过去查然后告诉我折扣完要170新元,可是看见我没有兴趣,就在没有提,只是跟我聊天。渐渐知道她是马来人,在这边学的理发手艺,和姐姐一起闯荡狮城,已有4年,当她知道我是一岁孩子妈妈,简直惊讶的合不拢嘴,然后说那干嘛要读书呢?让老公养着不是更好?弄得我哭笑不得,然后很一本正经的讲,不行啊,要做事啊,没有收入就没有家庭地位,说话都不响的,万一老公被人拐跑,活都活不了了,伊哈哈大笑,连声说对对对,现在小女生很吓人的,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
 
大约剪了一个钟头的样子,伊说从来没见过头发这样多的,本来还以为20分钟结束战斗呢。。。我说是不是不敢让我再来了,伊连连摆手,然后很诚挚的说下次再来啊,你这头发我已经有数了,然后递上名片,说下次你打电话给我,就不用等那么久了。
 
回来的路上,就想,商家自然都是要重利的,可是要紧的是不要做得那么明显,让人感觉被挟持一般——每次去妮丝,每个小姐上来就是:你这头发,最好染颜色,不然太黑了(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太黑了不好),还要做营养油,最好买我家XXX产品持续做,当然烫直最好,我们现在的新产品XXXX.特别合适你,什么?贵,嗐!老公钱不花留着让他出去风流快活么?!什么?没有时间?大姐,我跟你说,花时间做个好头发,不比什么都强?什么?这次算了,下次?然后就不响了,闷声按摩,敲你的骨头啪啪响,让我总感觉伊极其不爽一般。。。。
 
恩,现在耳边似乎还有那间店轻柔的音乐声,头发上还有淡淡香气,下次,也许我真的还会去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