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听音乐会。
 
喜欢灿若星辰的幕布徐徐拉开,所有演奏人员衣冠楚楚,乐器闪闪发亮,没有啰皂和喧嚣,华美的旋律轻巧婉转流泻于这有限时空中,简直可以忘却肉身。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如庞贝古城里那些正在听最新音乐剧的市民一般,在领略最悸动的心灵震撼同时,被火山瞬间吞噬,在艺术的动人魅力中最浪漫的死亡。
 
以前公司的年会,都会安排交响乐concert, 很多同事都抱怨为什么不变现让大家去超市血拼,面包和艺术,这样的选择题对我来说,除非无法维持生计,不然,一定是艺术。于是我就收集大家的票,和家父,姐姐还有先生一起去,即使身怀六甲,风雪迷漫,也未曾爽约,尽管乐团水平及之一般,可是但凡能领略些许韵味,足以令我“赴汤蹈火”了。
 
来新之后,经常收到邮件,关于concert, dance..只可惜我全是night class, 时间冲突,实在令人扼腕。学业和艺术,这个选择题实在不好做。万幸本周是recess, 看尽管是口琴会,非我所爱的钢琴会或交响乐,但足以令我雀跃。
 
不到7点我就在大队人马来之前排队候票,位置不错,然后细细看发给我的节目单,都是脍炙人口的经典曲目。我静静坐在沙发上,透过niveristy Culture Centre Theater的大玻璃幕墙和斑驳灯光,可以看见外面的郁郁葱葱,莫名香花大大的放肆绽放,高高的椰子树装点出一派热带风情,远处可以看见Engineering EA前面层次清楚地草坪,还有步履匆匆的先生和学子,姿态优雅的女士和金发教授在附属餐厅款动刀叉,细细碎碎的音乐,连这宝光十色的夜也分明有些艺术的韵味了。
 
8点正开始,因是口琴会,舞台布置得很简单,只有乐谱架子和一角的三角钢琴,司仪略略介绍曲目和乐团,然后演奏者就和钢琴伴奏款款上台了,一式的黑色礼服,女孩子则是一色的黑裙。开始的两首曲子都是耳熟能详的,极之轻快,仿佛掠过田间的火车,可以看见外面青绿的农田还有稻花香,接着的Theme From Love Story,却是缠绵曲风,取自电影love story那首经典主题曲,只有两人演奏,却让人感受到青涩而忧郁的爱情,也许爱情这样高贵的东西,只能在同样虚幻而华美的艺术中才能找寻和体会吧。接下来的两首则最为震撼,是独奏,第一首是Fiddler On the Roof (Jerry Bock),上来位男孩子,只轻轻鞠个躬,从口袋里从容掏出口琴便开始吹奏,低低婉转,引人屏息聆听,琴音缓缓流转,如泉水琮琮,忽然激越起来,铮铮不绝于耳,真是千岩万转,跌宕起伏,恍若置身最最华美绮丽的东方式梦境——整个世界,似乎只有一人,一琴,一曲,曲毕众人似乎还未回神,然后爆发经久不衰的掌声,伊只淡淡鞠过躬便飘然离场。第二首是Pete Peterson 的Pictures of  A Woman, 演奏者是位女孩子,各式滑音极其婉转,如同无数精灵空中旋舞,和着高低起伏的钢琴声,实在让我领略到了节奏的美感,如同优雅却眩目的华尔兹。
 
散场后,旁边很多人评价,似乎前面的国大学生们的演出稍显生涩,后面的独奏似乎也有些仓促云云:我不是乐评人,亦非个中高手,只是单纯喜欢这种体验——如清澈的溪水温柔流过心间,薄醉一般,可以拥它入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