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Recess过去,惊觉当初的豪言壮语满纸计划竟然未完成过半,惊恐再三,决定挑灯夜读。加之前些天被朋友当头棒喝,顿觉过往伤春悲秋极之无聊,路上就开始打腹稿要怎样怎样写这些assignment, 回家进门踢掉鞋子就开始伏案狂书,结果总是三心两意,拖到半夜,不过两页尔尔,还属introduction, brief。。。。
 
想起以前在公司,老板说要三更交report, 绝对没有胆子拖到五更,就是赴汤蹈火也要把report搞出来。记得那个时候和大老板一起Daily同供应商开会review gating item ,每天4点以前都要拿出最新的status的报告。每天早上自踏进办公室起,屁股就没有离开过座位,为了拿数据和供应商打的天翻地覆,摸摸电话听筒都发烫,从系统抓数据,导不出来就急得上窜下跳,频频拍打电脑,恨不得拍出一份来,好容易万数齐备,开始对牢EXEL一顿狂算,末了还要调好格式方便老板直接print出来就好。。这个时候秘书已经频频催促,正好赶得及跳进会议室血战。往往一天下来,发现水没有时间喝一口,厕所都没时间上。。
 
现在到好,学习都是给自己的,不是给老板的,老师也非常的kind, 从来不push你催你天天打电话找你,反而极没有效率。看来我真是生来惰性,非得有人提刀在后才能作为?跟Cindy中午说,看来跟老师比起来,我更需要老板。。。
 
P.S 想起以前很多和供应商的精彩对白。。。
 
我 :我们有urgent 需求,大约XXX, 你最好的commit?
供应商:你最好先下订单。
我:下过了,你最好的commit?
供应商:我要研究。  
我:研究出来了么?
供应商:我的供应商还没研究出来。
我:不行,我下订单给你,你3天内必须commit
供应商:好,29号吧。
我:不行,太晚。
供应商:谁叫你现在就要?我只能拍脑袋。
我:你要push
供应商:天天在追啊。
我:追到什么时候了?
供应商:提前一周了。
我:怎么decommit,不是提前一周么?
供应商:谁叫我的供应商decommit?
然后开QBR
我:你们这一季度表现不佳,总是decommit
供应商:不可能,我们On Time Delivery 从来100%, 从来都是抛头颅洒热血来满足个别客户极其变态的要求。。。
另外一个供应商:。。。地震结束后,瓦砾堆里你们挖出了我,发现我身体下面紧紧护着一个笔记本,打开看,屏幕上写着,Ling Chen, 这根cable 解决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