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非常沮丧。
 
3 by 3的Matrix逆矩阵到现在还不会解,会解的矩阵算上半夜总是和答案不一样;论文里面的Broken English多到我改不过来,我在想要不要回去背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t?帮老公套的教授不知怎么的就忽然翻脸,患得患失的我几天都食不下咽,想到前途茫茫,不禁潸然;房东突然生事,顿时就荒了手脚,破绽百出,授人以柄;和老公SKYPE网络效果不好,两个人都是火冒三丈,一个比一个不耐烦;连修只鞋子,也要跑两三趟,好不容易寻着,人家竟然说修不了, 让我去什么乱七八糟百货商场才有的修。。。。今天最后一堂Finance lecture, 几乎要被那Nobel Prize的equation打击到崩溃。。。开始觉得是时乖命蹇,后来觉得根本就是自己情商智商不够数,偏偏总是不知死活的要挑战自己,话越说越不会说,事情越做越不会做,我真的很笨,是个什么都做不好的笨女人。
 
活在这个世上,哪里是件容易的事。工作要做的漂亮,说话要懂得艺术,进退都要有规矩,决断要干脆利索,打落牙齿也要和血吞,回家还扮演好自己人生的各种角色。我们被这现实生活扭曲成形形色色,脾气越来越乖戾,大家都失去耐性,动不动就口角寒风让人针芒在背,非要辨个是非黑白你死我活,越来越敏感,一句无心的话可能就要寻思半天,一件不如意就要感叹命运不公,一味计较得失,小胜则喜,小过则忧,一触即跳象只螃蟹,恁的不成熟。批评人人都会,自省少有为之。年龄越长,工作愈久,顽疾愈多,更不能听听别人说些什么,大家上来都是自己的那一套,似乎和自己不一样的就是不对,自己没听说过的就肯定不存在,口气都是那么不必要的权威,为什么人人都爱做慈禧?
 
我们都不是天使,都是凡夫俗子,面对这个世界,都还是小孩子。
 
若有人问我,何为大?何为善?我的答案是:有容乃大,上善若水。
 
与诸兄共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