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实在太快。
 
1月6号已经屈指可数。父亲开始每天晚上做鱼给我吃,我嫌他大冷天出去买回来收拾鱼太麻烦,直说新加坡也能吃到,不要忙了,父亲沉默,然后说,新加坡怎么可能有黄海海产?将来就算你有钱,也恐怕吃不到这新鲜的偏口,百家,红头鱼。。妈妈开始腌咸菜,直问我要不要带些?然后开始叹气,说今年连年都过不成,生日也不能在家过,梦梦的生日能回来么?。。。。姐姐姐夫请我吃饭,说的也不外乎壮行色,似乎我要慷慨出征一般。。。夜里哄梦梦睡觉,被小家伙折磨得简直要发疯,想想出发在即,只有更加耐心。。。
 
昨晚吃晚饭,父亲忽然说,下次你能什么时候回来?我默然,实在是心里也没有答案,妈妈和老公都不说话,只能听见电视里面的无聊歌唱,显得屋子里安静的让人难受,父亲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去书房抽烟去了,我站在书房门口,看看父亲日渐衰老的背影,眼泪无声的往下掉。。。父亲也没有看我,慢慢的说,你好自为之吧,家里一切不用操心。。。。直到半夜,父亲书房的灯还亮着,烟雾缭绕,第二天早上一看,是我从新加坡带回来的七星,抽掉整整一盒。。。。
 
今夜,父亲为我的远行而黯然神伤,他日,娇声唤我的女儿,也许就是将来我梦里声声呼唤的名字吧。。。
 
问君归期未有期,只是,这些爱和思念,将陪伴我远行天涯,是中夜猛醒之际的冷月钟笛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