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是小年。
 
其实我一直都不清楚,直到前天朋友说要回家过年,赶着小年前回去才好,这才知道周日是小年。
 
身在热带都会,就是这点不好,一年四季一个样,天天早晚都相同,实在容易让人忘记时间的计算,更匡论传统节日了,除却洋鬼子的节日,整日价的吵吵闹闹,想忽略都不行。
 
小的时候问过妈妈,干嘛要搞个小年出来,妈妈讲说这就是提醒在外面的孩子,还有7天就过年了,赶紧回家吧。不过老妈还有更深层次的解释,就是,你们姐妹俩赶紧给我好好干活,还有7天过年了不要再躲懒!学生时代的我和姐姐都是最痛恨小年的,往往吃完小年的饺子,就被指使的团团转,还记得有一年我还很小,《神雕侠侣》最后连播4集大结局,我和姐姐一边擦着锅碗瓢盆,一边感叹剧情,尤其16年后相聚那段。。。结果看到结局锅还没有擦完,被老妈好一个骂。。。。
 
后来工作了,每到这样的“重大节日”,老爸就会挨个打电话,下班按时回来啊,能早最好,晚回来早点说。于是就特别害怕突然什么事情加班,结果经常怕什么来什么,第一年在朗讯的时候,就是小年当天接到客户订单,要求必须当天把订单下给供应商(现在都觉得莫名其妙,我们的客户似乎总是喜欢在5.1,10.1, 年三十忽然下订单,故意的么?!),干到晚上9点,出去打车都打不着,顶着漫天劈头盖脸的鞭炮活活走了2里地,最后好歹打上车。。。回家以为老爸肯定要生气了,结果老爸把饭菜都热好,然后坐下来点支烟,听我抱怨是个多么变态的客户,多么不合理的project, 然后姐姐也过来,大家眉飞色舞的讲讲公司趣闻,嘻嘻哈哈,郁闷心情一扫而光。。
 
以前都觉得这些场景实在很平常,但是我现在最最怀念的,就是那个时候,虽然工作很辛苦,天天加班,有时候也有很多委屈无奈,甚至擦干眼泪才敢进家门。。。但是无论多么晚回家,每次都有热腾腾的饭菜,然后老爸点上烟,听我或者姐姐絮絮叨叨,然后很平静的跟我们说说他的看法。有一次,跟爸爸说我真害怕明天,这么多事情这么多状况我真不知道能不能handle, 老爸拍拍我,睡吧,醒来你就发现,时间依旧流驶,街市依旧繁华。。。。。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有时千头万绪诸多恨事实在不知挑哪件来咬牙切齿哪件来担惊受怕,索性全抛脑后,安静睡觉。
 
今年的小年夜,没有了擦锅的任务,也没有了变态的订单,可是,也没有了那样温暖的夜晚,没有了那样的秉烛夜谈,夜谈的主角们也纷纷踏上新的命运之路,只有老爸,还在那里点着烟,继续听着外孙女的“胡言乱语”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