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初一早上了。
 
窗外细雨纷飞,最近搬的这个房间风景恁好,窗户正对远山绿水,蓊蓊郁郁,虽然陋室,也算是“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了。只不过这般浓郁热带雨林风情,硬要说是大年三十除夕夜,实在让人感觉上颇有些古怪。不过也好,我跟父亲说,少却很多异乡佳节孤独之感,夏天嘛,哪里是过年的季节!和女博士同学笑谈,如果是大雪纷纷的冬日,那才叫真正凄惨。
 
下午和家里视频,父亲忙着炖煮煎炸,无暇多话,只嘱咐好好吃饭,莫要省钱;梦梦很开心的作画,据说李梦安一岁半作品集正在加工处理之中,不日可与李梦安起居注同时面世;到了晚上再次视频的时候,据说我们大小姐喝了点红酒,兴奋得红光满面,引吭高歌,手舞足蹈,晕晕陶陶,最后竟不用人哄自管睡着了!。。。。
 
本来今天打算自己一个人就好了,结果原来的邻居小姐妹们纷纷要下厨庆祝,愿望是美好的,技术是没有的,于是就想起我这个会做饭的已婚已育妇女,硬是叫了来。想想也觉得热闹些好,于是欣然赴会,指挥若定,竟然也搞得似模似样,最后大家胡说八道之余也都“满载而归”。本来想找人打牌,可惜大家兴趣都不浓厚,很郁闷的回来看春晚。。。。
 
说实话,每年春晚10点以后的节目我从来都没有看过,因为都忙活着帮老爸准备鞭炮,然后准备包饺子下饺子。我家的规矩是四个人包6个钱,去年人最多,加上我老公和梦梦6个人就包了8个钱,自然是谁吃得多谁今年运气大好了。这简直是吾家不二之传统,且特别灵验,诸如中考高考,结婚生子,升官发财,年年灵验。我和姐姐经常使出各种手段,预测哪个盘子有戏,经常预测到同一个盘子里然后嘻嘻哈哈的乱抢一阵,经常撑到塞不进去了仍旧咬牙坚持轻伤不下火线。。。直到吃到为止才觉得心安可以舒服的喝茶消化,没吃到的就愁眉苦脸唧唧歪歪。。。。爸爸总是嘱咐我们–不要撑死啊。。。别糟蹋我的饺子!。。。。
 
写到这里似乎去年的场景还在眼前,嘴角都忍不住微笑。可是今年两个搞笑的主角都不在身边,真不知爸爸妈妈是怎样的心情面对这样的除夕夜。。。我并不为自己身在异乡独自过年而难过,而是深深为不能承欢膝下泪流满面。。。好在有老公和梦梦,我打心眼里感激他们,因为他们,爸爸妈妈也算是一家三代同贺新春,女儿不在身边,就让活泼可爱的梦梦代我来承欢膝下,带给他们生命的快慰吧。。。
 
衷心祝福爱我的人们和我爱的人们。。。。希望平安,健康,幸福到永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