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发现自己其实根本不会讲英文。
 
或者说,我只能用有限的单词组成拙劣的意段,见者奇闻者怪,估计在受过高等教育的西方人眼中,只能算得市井泼妇,贩夫走卒的语言水准了。
 
受刺激始于最近attend的一些大公司在NUS的lecture ,无论本科还是研究生,这时节凡是面临毕业都共同面临失业,是以大家都济济一堂。幸得我在Lucent这么多年的积累,这些老总的point, 思路,所说的公司架构模式,vision也好,value也罢,我还是比较清楚的,如果面试涉及,应该是比较有信心展开说出一二三四五的。可有一场的quiz,第一题说是专给女生留的,因为女生抢答总是吃亏嘛。。。what is out company’s tagline? 我一下子愣住,对这个词实在不熟悉之至,前排几个本科本地女孩子笑答容易,站起来说high performance delivered.紧接着第二个就来了,what is your understanding of stewardship? 正胡思乱想间后排的本科本地男生很清楚的讲明白,pass to generation, long lasting…然后就是Q&A环节,你可以清楚地听到操着Singlish的这些年轻的本科生们是怎样用流利,专业,自信的singlish清楚准确的表达自己的,也可以看到他们的已经在该公司工作的师兄是怎样的从容自如应对。
 
讲实话,我一开始对新加坡独有的singlish颇有微词,可是这几天的感受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清楚,准确,专业的表达?
 
严复先生曾讲过,翻译的三大黄金原则,信,达,雅。信,自然是准确,算是最最基本的要求。达,意为通顺,清楚,这就比信上了一个台阶。雅自然是比较高端了,是需要有文化积淀的。我们不搞文学创作,自然也不是这样的标准。我个人的领悟就是,准确,清楚,专业。须知,别人并没有时间也不可能花很长的时间来了解你究竟是怎样的学富五车,唯一了解你的最有效途径,就是和你交流:听你说话,看你写的东西。往往这些都是能清楚反映一个人的思维,积累和修养的最有效指标。甚至我在写这两句话的时候,也是很注意自己的遣词造句的,试想下如果换成英文,我恐怕会词不达意,造成的恶果就是,表达不出自己真实的素养,把所有优势全部打折。试想,我说brand, slogan而人家说tagline, 我说creative人家说innovation, 我说double check 人家说due diligence 我说upright人家说integirty,我说XXX人家说XXXX….更匡论句法了。。。
 
于是,我要求自己,每节课都要发言,只有这种即兴的“发挥”,才能最有效的锻炼自己。
 
果然,第一节课就惨遭滑铁卢。
 
这一学期有法律课,教授是位声名卓著的律师,政府仲裁庭的仲裁员,更是博导,副院长,政府机构的法律顾问。这一堂课讲WTO有关的rule, 于是就提问大家对WTO的理解,是有效还是没有意义?作为以前课上沉默是金的我,想想好歹自己是学国际贸易的,决定拿这个开始锻炼。结果被教授抓住两个表达问题,第一,是for international trade么?我仔细想,不对,应该是multilateral trade.第二,是for countries involved么?我很汗,这个我的本科老师是强调过的,一共有146个成员方,不是成员国,比如台湾,它是以“台、澎、金、马”四方的名字签署的,所以应该是all participants ….
 
教授说,在现实的工作环境里,语言精准是非常重要的素质。不然小则引起误会哈哈大笑,大则惹官司上身。。举个小例子,讲他以前仲裁的时候,一方很激动:we need to terminate the contractor!! 教授说他当时很惊恐。。。。。what you can terminate, is only the contract…你要是terminate contractor, 恐怕只有一个途径,murder…then you’d better not let me know ah……而法律上的语言更是逻辑的体现,比如你出庭作证说案发当日你目睹整个过程,辩方律师先问你,are u sure?你自然答,yes, i am sure. 好了,辩方律师不会问你视力如何这等低级逻辑,而是问你,how about the lighting? what wa sthe distance ? How about the visibility……..然后再问你,are you sure? 你估计只能答,i am not sure sorry sir…
 
其实根源上讲,还是英文的素养不够,积累沉淀太少,部分因为没有下功夫,部分因为接触面有限。。而往往反映在表面上,就是很直接的问题,你不够professional…我们当然可以说我们中文素养自然是很好的,中文表达是规范的,精准的,古文诗词的凝练深远世上任何一种语言只能望其项背。。。可是我们生活在这样的时代里,英文是不能逃避,不能说我还是回中国去吧就能逃避的了的。我现在才领悟林语堂先生的《京华烟云》,当时看中文版就觉得很奇怪,后来才明白,林语堂先生是当时是用英文写的,这本书说白了就“不是给中国人看的”,而是旨在用精纯的西方语言,给西方社会展示真正的可以被西方理解的“京华烟云”。。。恐怕这才是真正的“学贯中西”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