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题目应该属于大明王朝最具传奇色彩的皇帝–朱祁镇。
 
我在看到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之前,对明英宗朱祁镇的印象完全来自历史课本。土木堡之变,这昏庸的帝王在宦官怂恿下御驾亲征瓦剌,使大明王朝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前途几乎毁于一旦,自己也沦为瓦剌阶下囚。。。。。也先部队长驱直入,于谦一届文弱书生如何力挽狂澜,写下最为悲壮而豪迈的北京保卫战史诗。而这样的英雄竟然最后丧生于小人谗言,被朱祁镇推出崇文门外–这个他用生命捍卫的城市的城门外,斩决。
 
通过这样的只字片语,朱祁镇只能是个没有脑袋冷血的昏君罢了。
 
我要谈的是朱祁镇。
 
因为,这本书头一次展示给我一个真实的朱祁镇,尤其当他于乱军中被俘后在敌营怎样度过的8年岁月,这些,似乎是历史根本忽略的人性角落。可是我很好奇,这样的8年,究竟是怎样的人,怎样的方式生存下来,直到最后又复帝位?
 
是以,我们不讨论这场战争之事事非非,让我们关注历史所未关注的角落。
 
朱祁镇面临首先是生存和死亡的尴尬。为什么是尴尬?对于已经乱套的大明江山,兵没有了可以再召,大臣死了可以再考,其实皇帝死了倒也没有什么,再立一个就是了。可是偏偏皇帝还活着,还成了“绑匪”手里的“人质”,人肉盾牌,这教人如何是好?而也先部也很头疼,生怕明朝干脆不要了这个皇帝,留着除了浪费大米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作用,杀之还是不杀?
 
而后的事实更为残酷,明朝确实“抛弃”了他,另立新君才能力挽狂澜,才能不受制于人,朱祁镇不是不明白的,可是当他在北京前线的敌营里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家明朝的炮弹毫无顾忌的打在自个附近,心里不知作何感想?
 
朱祁镇开始他在敌营的8年生活,孤独,恐惧,耻辱,后悔,饥饿,寒冷,回忆,思念,盼望,失望,还有身边太监的背叛,几乎使他丧命,这是种怎样的心理压力?
 
北京保卫战胜利了,他的弟弟坐在九五至尊的龙椅上是坚决不下来了,人们开始遗忘他,更重要的是,他的弟弟根本就不希望他活着回来。他被明朝彻底抛弃。面对这一窘境,连他的两个随从都倍感沮丧,但出人意料的是,朱祁镇并没有屈服,他依然每天站在土坡之上,向南迎风眺望,无论刮风下雨,日晒风吹,始终坚持不辍。
 
朱祁镇是个奇人。“在我们的身边,经常会出现一些人,让我们一见如故,感觉温暖,如沐春风,这种气质往往是天生的,我们都愿意和这样的人交往。而朱祁镇正是一个这样的人,可以说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在被敌人俘虏的窘境中,在时刻面临死亡威胁的阴影下,在异国他乡的茫茫大漠里,朱祁镇始终保持着镇定自若的态度,即使对自己的敌人也是有礼有节,时间一长,连看管他的蒙古士兵和军官都心甘情愿为他效力。”其中甚至还包括二当家伯颜帖木尔,后者不断多次请求释放他,而当朱祁镇最终回朝时刻,这位二当家亲自送到居庸关外,今日一别,实为永别,泪洒连连。
 
因为这样的气质,加上他坚忍的信念,终于,他盼来了机会。搞笑的是,是也先饱尝此“鸡肋”的滋味,通知明朝,只要派个人,差不多点就把他送回去。
 
朱祁镇此时已经没有半点争权夺利的心思,只不过是想回家,哪怕做个平头百姓也是好的。
 
可是即时这样,道路并不是顺利的。
 
在权力面前,从来就没有兄弟的位置。“于是,一个见面礼少得可怜、连路费都不充裕的使团,一个被随意指派的官员,带着一封莫名其妙的国书,向着瓦剌出发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似乎是一场闹剧。”要不是明朝第一辩手杨善精彩绝伦的演出,恐怕朱祁镇就要跟那二当家一生不分离了。
 
当朱祁镇再次踏进北京城时,没有迎接队伍,没有欢迎仪式,没有同胞亲人慰问,有的,只有南宫这个囚牢而已,生活要靠钱皇后的针线维持,甚至夏天图阴凉的大树也被朱祁钰砍掉。。。。。
 
后面的故事似乎老套,朱祁钰将死,朱祁镇逼宫夺位。
 
我似乎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历史的复杂,我亦无法评价朱祁镇。可是我看到朱祁镇深陷险境,千里荒漠,是怎样的信念和心态让他坚强的熬到回家的一刻。
 
千里荒漠,冷月钟笛,胡歌羌曲,当黄沙早就把这样的故事淹没,我们在历史课本上只能看到寥寥几句的概括,谁又能知道,这些文字背后真实的人性和精神呢?
 
。。。。。
 
最近琐事频仍,状况不断,学业尤艰,前途茫茫,有时难免触景伤情,只觉天下之大,竟无容身之处,异国他乡,倾诉无人,中夜难寐辗转之际,只得借书自勉罢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