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苦痛纠缠烦恼已极,尽管夜夜读书励志,还是经常一夜无眠直到天光大亮。
 
觉得人生很有意思,很多事情越是临近尾声,越是想要珍惜,但却越是烦恼丛生,让你心情很矛盾,希望时间过慢点可以珍惜怀念,又希望时间可以过快点,赶紧掠过苦痛折磨,着急能否catch up 上下班人生旅程的列车。
 
有时候在周末的傍晚独自走在菁菁校园的黄昏里,或者下了班车匆匆掠过人群奔向食堂和教室的瞬息,甚至站在图书馆的凳子上看最高层架子上的书本的时候,都觉得是种将要失去的幸福—-尽管迫切的想出去工作,想恢复以前的战斗生活,甚至觉得这样的校园生活太过平淡,可是在这样的瞬息,我心里清楚地感觉到,我以后都会怀念这一年的full-time校园生活,我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可是每当看到头大如斗的法律书,想起只字未动的大论文,还有乱七八糟的各种各样让你哭笑不得的烦心事,加上前途茫茫,简直恨不得一闭眼就不要醒来好了。
 
周日去学校讨论我们的group assignment, 任务是develop and relocation of  Maldive, 大意是在斯里兰卡选址,建一个首都加四个卫星城。我们的任务是come out a final 20-30 pages report, talking about financing, urban planning, development and construction, project management plan and finally the relocation plan. 这个动议不是虚妄,如果上网看马尔代夫政府report, 你就会找到相关话题。应该说topic很有趣,可是讨论起来一直乱无头绪,另外一个女孩子食物中毒,只有我一个人坐在一伙资深project management和consultant中间哀叹妇女节竟是这样过的。。想起去年妇女节,公司当场给每位女员工点票100大元,给一下午假外加发班车直奔青岛各大商场,男同事铁青着脸作backup的happy 景象一去不返,只能暗自扼腕。。
 
正郁闷着准备回去继续过宅女的论文生活,大家说不成不成,妇女节咱们还是要庆祝的,论文反正一个字都没写,也不差今天了。于是出发去国家植物园—我还是第一次走出校园纯粹为了闲逛。这个植物园确实很大很漂亮,入口的路上就能看见小松鼠跑过,湖水青莲荡漾,远远可以看见两只白天鹅。向里走可以经过国家胡姬花园,兰花园还有姜园,我只选了胡姬花园,据说里面都是名品,有的只能养在温室,而且都是以国王名字命名,诸如阿普杜拉云云。木栈道曲曲折折,旁边各式奇妍,暗香芬芳,远处还有渺茫的歌声,只是太阳太毒,走的有些汗流浃背,看前面有个宽大水榭,隔着湖水便是如茵草地,往来孩童嬉戏甚是热闹,凑过去一看,原来适逢邵氏基金音乐会,旁边的老外问我怎么知道这场演出,我哈哈大笑说只是适逢其会罢了,伊说伊可是全家慕名而来,事实上今天来的大多数都是旅居狮城的老外,拖家带口,好不热闹。演出倒是很有趣,一个澳洲4人乐团,曲风轻快,着意和全场互动,比如要大家跟着节拍一起拍手,跺脚,或是发一声“哦”,跟着又是要求大家根据演出的节奏唱一个节拍,所幸本人粗通音律,倒也乐在其中了。紧接着请观众上台一起演出,这些小洋童各个扭腰摆手晃屁股,煞是可爱,博得彩声一片。紧接着就是一个墨西哥乐团,钢琴吉他都不错,可惜主唱是个风骚半老肥婆娘,唱的哼哼唧唧,旁边老外跟我说这绝对是伪墨西哥乐团,实在让人无法忍受,我悄悄告诉他,这是主办方特意安排的toilet time…伊哈哈大笑。。
 
晚上跑去乌节路逛街,路过Takashimaya,碰到路边酒吧正好在弹唱加州旅馆,路人纷纷驻足,就趴在栏杆上静静听完,店家也不恼,只是看着我们微笑,听完一曲,奉献掌声,安静离开。
 
回家路上和朋友笑谈,真是相请不如偶遇,本来我们今天就没特意安排,胡乱出来,没想到精彩若斯。也许人生就是这样罢,安排了些许痛苦,总会给你点惊喜快乐,虽然也许只是短暂一瞬,也说不上什么大惊大喜,总算是在烦恼人生里面添了些许微亮的色彩,不至于太过灰暗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