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正午,正酣睡间,忽然接到一通神秘电话。
 
一把细细女声,问我可愿来Interview?
 
很迷惑,从未曾投简历至贵宝地,怎恁的想起我来?难不成我早已“誉满全岛”而不自知??
 
伊接着说在贵校Career Fair曾幸得您协助帮我们做了一个求职survey。。。。不置可否赏脸明日十时正小聚?
 
挂电话后心中疑惑已极,目下天天不是拒信如雪,就是杳无音讯,这等“主动上门“的事情,简直闻所未闻。。
 
首先怀疑是骗子。
 
第一,我未曾投过简历就因一份半吊子survey就shortlist, 实在于常理不合。
第二,如果是正常公司,为什么不在学校的Career Fair正常摆台?
第三,好,也许摆台管理费用对小公司不合算,那不摆台也罢,为什么偷偷摸摸的打着survey旗号而后又来这一套?
 
开始上网找这间公司。
 
搜索结果如下:
第一,确实有此公司,是个大保险公司旗下的分支机构,创始人系南洋理工大学一位美貌奇才少女,26岁就赚得百万并出书一本,兼作培训师。
第二,其员工的博客内容及其“激进”,诸如此保险外加培训行业如何之inspiring, 是人生方向价值体现年轻有为当如是云云,某某大公司聘请也不能让其动心,其创始人这位美女小姐更是让人如何如何终生得益。。。。。。。。。。只让我联想起两个字—–“安利”。
第三,很多同学也跟我一样,只做过suvey就被召唤,时间从2月份到3月份不等,经历不详。
 
犹豫。。。
 
A.我对做保险没有半点兴趣,也对整件事情保持高度怀疑。
B.现下没有在新加坡面试过,去且当体验一把,有何不可?反正要钱没有,要命就跑,外加老娘年纪一把,别的记不住,三条九关键时刻还是想的起来的。
 
让我动心的是计算机博士的一句话,就当是开张吧,希望后面面试能源源不断,总得开张吧?
 
出发,单刀赴会去也!
 
素面朝天,胡乱洗了把脸就出发了,地方倒不是预想中的犄角旮旯,在Newton MRT旁边的一个新建大厦里,走进去还能听见装修的丁丁当当。
 
前面已然有位女士在会客处等待。
 
紧接着给一份性格自测,大约是在80个statement里面寻找最符合自己的说法然后挑勾,题目都是些明显的对比,诸如第一个说你是个谨言慎行的家伙,第二个差不多就是你很aggressive,….旁边女士则托腮凝神,全情贯注,苦苦思索,老娘则大笔一挥刷刷刷三五分钟就把maximium的36个挑完,是以我先被叫进去面谈。
 
面谈
 
穿过办公区域,隐约似乎感觉群情激奋,不知所谓。开门处,一英俊小生满面笑容(果然符合故事情节发展),极温柔的唤我"Ling Chen"——罢罢,就当陪帅哥聊天了。
 
上来自然是先自我介绍,本人经历实在乏善足陈,毕业-工作-跳槽-结婚-产女-留学-待业,一个完整的project lifecycle。。。外加说过一百遍的老一套,什么self motivated, mature, professional,integrity..正待侃侃而谈偶这个material planning那叫一个博大精深, 伊微笑打断我说,能不能讲讲您个人,比如为什么选新加坡,您的ideal job是什么,职业规划是什么? 我也就贴着他们招的职位结合自己生搬硬套一番(Material planning和保险能有什么关系?我当时只能说比较喜欢manage  supplier, 想来manage 客户也就是个vice versa 吧。。。)接着大概说了下这个职位的requirement, 大约是hard working, discipline and teachable, 让我描述下自己的理解是什么,然后给自己打分,举例说明。老娘这种脸皮比城墙拐角还厚的自然当仁不让,开始一通大吹法螺,不过观察似乎效果尚可。
 
目前为止气氛都是友好的,谈话都是愉快的。
 
紧接着,他先拿出一本簿子,里面全是有关其公司在各大报纸的报道以及其创始人的光辉事迹,让我阅读,我直接挥手,清楚地告诉他昨天一晚上已经research的很清楚,要不要我现场背颂一段贵司同仁乔迁新居有感赋?伊一愣,只得一句that’s good。。。。
继续又道,下一轮面试是小组互动,大约20人左右一起做游戏等等综合测评,不过请付活动经费20大元,此费用还将cover我司创始人XX小姐畅销书一本,且将极幸运得见其真颜云云。。。。。。
 
Any questions?
 
此时我已经很有状态了,开始单刀直入。
 
我说既然您一再讲mutual  trust, mutual  understanding, 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容我放肆:
 
1。为什么贵公司shortlist candidate的方式如此之另辟蹊径?
2。我的薪水要求你一定看见了,不知道贵公司有无问题?
3。我自然是番邦女子,要求绿卡,不知道贵公司可愿协助?
4。如果通过面试,将与贵司签署何种性质合同?permanent, contract base or temporary?
 
伊明显有片刻呆滞,恐怕想这中国大妈看来也不是吃素的。(伊上来就说你女儿真可爱,我惊呆,你怎生知道?伊说看见你手机屏幕嘛。。果然是干保险的。。。)旋即立即恢复笑容满面,先连声说薪水绿卡根本不是问题,只要你有能力,这个program本来就是两年内培养管理岗位的。至于shortlist的方式,每个公司自有一套,总之这就是我们的logic, 言下之意问也无用。。。至于合同,他忽然看了我一眼,您必须通过一个业界考试,我公司将全程辅导保您能过,不过费用嘛,自然是您自理,因为您拿到此资格,是全行业通行,这个万一您甩耙不干,我们是不是也冤大头了些?我继续问那就是说如果没有通过这个考试就不会有合同?伊点头默然。
 
我说我没有问题了,伊说您可否于本周末确认是否参加第二轮?如果确认,请莫忘20元一并交上。
 
我冲他一笑,说,let me discuss with my husband first and let you know soon…伊又一呆,刚才还是女强人什么奋斗啊事业啊,这回子又要请示老公?
 
。。。。。。
 
走出来看表,10点到,11:30结束。。
 
外面晴空万里,天空蓝得几乎怀疑被谁涂了颜色。。。
 
希望真能就此开张大吉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