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遭遇良多,实在无法下笔。
 
写博,和流泪是一样的,也需要时间,条件和心情。
 
每天企图鼓励自己,可是一天下来总是不停的太息。盯在电脑和电话上,有时候都觉得似乎入了魔障,晚上和Karen姐姐说,每天鼓励自己10次,每天绝望10次。。
 
生活总在验证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的道理。其实原因很简单,父亲说,因为你的心如同日全蚀一般,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到你眼前的那一点悲伤,自然只能恶性循环。。。
 
心之全蚀。
 
我开始觉得这是一种很可怕的状态。心看不到任何积极和美好,每天都是沉浸在祥林嫂式的痛苦追忆和诉苦中,照照镜子,都觉得面目可憎。
 
周五半夜忽然接到通知,明天必须搬家,不然只能睡马路。。当时眼前,真是看见了金星飞舞,上天,你还有什么倒霉事没有安排给我?那一刻竟然异常冷静,人一冷静,思路马上清晰开阔起来,马上打电话联系所有可以联系的人,安排好所有能安排好的步骤。看表,10点接到通知,11点安排好事情。然后开始疯狂收拾。。。。。看着满床满地满桌子堆满的东西,我只能叹口气,不可以发疯,不可以抓狂,必须在明天9点以前全部搞定,没有时间发疯!。。。。。有时候人在频繁打击下,似乎忽然就能产生一种勇气和力量。似乎刹那间所有的干劲似乎又回来:扎起头发,打开窗户,打开大门,打开音乐,不要的丢到门外垃圾袋,要得一件件打包清楚,中间鲸饮一次,继续埋头苦干。3点钟,结束战斗,倒在床上,真是动也不能动了。
 
迷迷糊糊,根本睡不沉,早上8点就起来,开始等消息,然后开始上上下下折腾,表弟一进门看到我这一队东西不由得眉头大皱(我只有一个箱子。其余的都只能散在地上。。)我只能二话不说,能背得背上,能提的提上,能拉得拉上,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来来回回,走走停停,折腾了四趟才结束。本人一贯笃信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尤其在体力活上。于是没有休息,继续收拾,到一点的时候,连和表弟的午饭都做好。表弟不由的感叹,姐姐,看你满墙贴的诗书,总觉得你一个人出来奋斗有些笑话,现在看看,还真不是盖的。。我只能边洗锅子边苦笑。。
 
晚上煮了粥,趁着夕阳,我又恢复了饭后散步,沿着A2路线,转过business school, 转过Arts, 转过图书馆,走过YIH, 来到体育场,我很喜欢这个体育场,空旷,风很大,走一圈,能看到长发在灯影下飞舞,至要紧的是,怎么哭别人都不会看到,听到,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这样的流泪。。。你看,这校园是这样的美好,这暗夜的星空是怎样的深蓝,风拂过草坪吹在身上是多么的清爽,你还有这样年轻的身体,可以走这么远,可以站在这里呼吸这样的夜的香气,为什么要把心封在全蚀里?看不到你生活一年的这个校园的美好,看不到你即将失去的这个校园?
 
晚上回来,父亲问我,今天看到了什么?
 
我说,从我这个房间的窗外看去,是密密的树林,夕阳下色彩甚是美好;推开消防门,我可以坐在台阶上吃晚饭,看楼下篮球场上的人声鼎沸,风可以自由的吹动,空气里似乎有芳香的味道。
 
父亲说,很好,我也都看见了。人面对困难的时候,一定要若能想开想的明白,积极的态度面对这些痛苦,那么痛苦也就不在是痛苦,而是享受的过程。如果没有这样的精神,我们根本走不到今天,也根本走不到明天。
 
突然想起王阳明: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寂,你来看此花时,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原来如此!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