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中国古代的先贤们,对着还没有污染的星空,看着四季变幻,星象起伏,总结出,万事万物皆有规律,顺着昌,逆者亡,无论事物,生命,甚至历史。
 
可惜这样浅显的道理,不是人人都能懂得,懂得的人们,往往在关键时刻忽略了它,或者,陷入五花八门的表象,如同中了沙加的天舞宝轮,六感俱失,丧失思考能力,找不到方向。而历史总是证明,凡是能真正坚持而循其道者,往往才是真正的赢家。
 
来这个公司已经一个月了,我的任务是inventory control,  可是越来越被各样不一的说辞和做法引入歧途,正常的流程为什么不可以做?正常的设备为什么不到位?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所以,科学道理。于是干脆有人说,你烦不烦,每天赶生产都来不及,谁有空顾你这劳什子流程,库存, 管理?
 
订单满天飞,我们产量每月过亿,些许库存,流程,为什么要花那么多精力?
 
恕学生愚鲁,敢问我们一张卡纯利多少?我们和别的竞争对手的纯利差值又有多少?我们的边际效益到底如何?很遗憾,这个市场的胜负从来不是以产量这样单纯计算。。现在看到的不过冰山一角,库存有差异,还有很多其他问题,我们不能一古脑推到工人身上,或者又推到系统不完善上,我们应该想的是,造成这些事情的根本是什么?我们流程如何改进?这才是管理的真正Value所在.
 
于是我也不说话,每天搬出以前成山的档案材料,开始自发研究,对质疑甚至嘲笑充耳不闻。
 
周六公司活动,不小心伤的全身青紫,回家又是暴雨倾盆,我已疼痛的动弹不得,只能平躺在床上,开始看《如果这是宋史》。
 
说实话,这本书我有点失望,因为整个风格都是类似《明朝那些事》,而且作者有些地方难免主管意见过多。可是,我还是被“人性”的些史而吸引。
 
我看到了周世宗柴荣。
 
一直以来,我对他传奇一生都颇感兴趣。他短暂而辉煌的生命,太多不可思议的煌煌战绩—-“平生有进无退、坚忍不拔、遇强愈强、战无不胜,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没有一个字是为了烘托气氛才罗列出来的排比句式,历史可以作证,句句都是真的。 ”
 
公元954年,33岁的柴荣,接过了养父郭威打下的后周江山。那是五代十国腥风血雨的混乱割据时代:北汉仰契丹为父,出卖燕云十六州;南唐割据江南;后蜀坐拥天险;南汉的暴力血腥统治,契丹的疯狂“打草古”。。。纵观中国历史,也是一部“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也许就是五代十国的混乱,使得北宋先天不足,尽管统一中原,可是总是面对强敌扰攘,终其一朝也没有夺回燕云十六州,洗刷中原大地上汉族和异族战争史上最大的耻辱,使得中华民族百年来失去屏障必须直接面对居高临下的契丹而倍受折辱,这个伟大的任务,也许只能交给真正强大的明王朝完成了。
 
柴荣登基后,就是这样一个局面。而最最尴尬的,不是外患,而是内忧。
 
主要的根本问题,就是柴荣的个人威望。
 
是的,他是至高无尚的皇帝了,可是却没有人服他—-不是郭威的嫡系子嗣,没有军功,只不过是个身居高位的年轻公子哥,”而这该死的威望却是个最奇妙的东西,你用钱买不到,你用美女也骗不来,你用刀子更吓唬不出来,威望之确立,唯有众所不及的功绩和日积月累的心理压迫才能产生。而这些,历史和时间都没有给他。“
 
却马上就派给了他倾巢而出,不死不休的敌人!
 
北汉刘崇在郭威死后第二个月就带兵杀到了过来!三万北汉兵,一万契丹人,柴荣怎么办?
 
柴荣面对满朝慌乱如没头苍蝇的文武,清楚地宣布,御驾亲征,攻破北汉!
 
不是抵挡,而是攻破。柴荣是一把人们还没有清醒认识到的空前锋利,有进无退的利剑,在他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过防守二字,事实证明,永远都是他去主动攻击别人!
 
可是只换来朝堂上一片讪笑—–毛头小子,你很快就要见到你干爹了。。
 
柴荣行动迅速,前期抵达前线,“前方,就是敢于蔑视他,趁着他父亲新死,马上就来侵袭的敌人了。他们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柴荣的胸中燃烧的不再是万丈的豪情,而是汹涌的怒火!是时候了,要让全世界的人,包括他的敌人,还有他自己的臣子和人民都对他重新认识!“
 
前哨出击!
 
我知道你们要埋伏,我要让你知道,“在真正的勇气和绝对必胜的信心面前,你这些可笑的小把戏什么都不是!你的埋伏算是什么?不还是你原来的那些人吗?很好,看来你真的不知道,我本来就是要找到全须全尾的你,和你来一次彻彻底底的较量! ”
 
可是柴荣万万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北汉首先发难,后周一片混乱,结果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阵地上一片山呼万岁之声—-后周的士兵–他的士兵–竟然临阵倒戈,柴荣没有想到,这些士兵在本国的皇帝面前,在只稍微接战不利的情况下就马上叛变,向敌方山呼万岁!!
 
柴荣的右翼已经崩溃,军心极度动摇。而最致命的是他孤立无援,手上没有任何能让他翻身的本钱! 而失败……就是死亡,还有比死亡更加难以忍受的屈辱!后周、柴荣……难道在郭威才刚刚死了不到两个月之后,就要这样耻辱地被终结了吗……?!
 
身处绝境的柴荣根本没有选择失败者通常走的路,他突然间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举动,直接策马义无反顾地抛下阵地,抛下全军向对方正准备欢庆的刘崇直接冲了过去!而此时柴荣心里更加悲凉,因为他清楚地听到,跟上他的,不过区区50骑!此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谁有事事必胜的把握?!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得这样做――因为他不想做个俘虏,或者屈辱地作为失败者活下去。哪怕是死,我也要倒在冲锋的道路上!
 
可是奇迹出现了,刘崇面对这样生猛的柴荣,虽然只有50骑,他在千军万马众目睽睽之下居然选择了躲避!此时柴荣增援部一看机会大好,趁势赶上,一举扭转战场局势。
 
胜利后柴荣并没有欢呼雀跃,因为他知道这次胜利实在是险过剃头,他把自己关起来开始思索,为什么他的部队公开背叛他?是他的队伍本身就不行么?不,柴荣随即就否认了这点。还是这些军队,在父亲郭威还有前辈王峻的手里,就指哪儿打哪儿,绝无折扣,所以,根源是自己!是自己没有足够的威望!
 
柴荣开始整顿军纪,严明军法,用战功和军纪铁腕管理部队。可是他也知道,总不能每次上阵都是他身先士卒不要命的冲锋在前吧?根本上如何解决?
 
柴荣开始对内招募自己的力量,从文臣到武将,培养自己的班底。
 
可是另外一个赤裸裸的问题摆上台面,钱!打仗需要钱,养活自己需要钱,处处都需要钱,而这正是后周最最没有的东西。柴荣开始露出狰狞一面,下手对付天下为数众多,而且最闲散,而且非常有钱的一群人――和尚。说来可笑,五代十一国乱到了这步田地,可是佛教事业却比以往更加昌盛:只要是庙产,你可以不上任何税,然后大家一起摇身一变成了”佛祖门生“,集体敲诈国家。
 
柴荣忍无可忍,终于下令毁佛。在短短二三个月的时间里,毁了佛寺30336座,还俗僧尼近百万人,甚至佛像都毁掉,熔炉造钱。
 
“就这样,柴荣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南唐、李璟,你们做好准备了吗?你们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人了吗?只知道风花雪月,顾影自怜的人哪,还有错把自大妄想当作豪情壮志的人哪,你们的好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
 
柴荣开始了他的辉煌而波澜壮阔的战争生涯,痛击南唐,攻后蜀,写下一个又一个神奇的战争奇迹和神话。对外一连串的军事武功之余,他一刻都没有歇息, 他知道,真正的富国强兵才是根本!。。而首当其冲就是必须解决吃饭的问题,前线的军人和国内的人民都在等着他想出办法来!他开始修建开封城,整顿吏治,并且亲自上前线治理黄河泛滥,了解民生,改革土地制度;同时,他请王朴主持修订了历法,制成《显德钦天历》,并且立即使用,取代了之前各国混乱不堪的历法;之后命群臣编订《大周刑统》,让人民有法可依;极为难能可贵的是,柴荣还修编补齐了五代十一国期间散乱无章的历史,基本做到了一视同仁,不偏不倚;还有,他下招搜求散落在民间的各种珍贵典籍,建立了国家史馆。。。
 
柴荣,就像是知道自己短暂的生命不容许他虚掷时光一样,每时每刻都在做事。可是,这也埋下了他英年早逝的阴影。
 
柴荣在抗击契丹过程中倒下,带着没有收复燕云十六州的遗憾。他的一生这样短暂,可是却写满了奋斗,理想,光明,坚韧。在五代十国这样混乱肮脏不堪的历史里,他以这样的性格书写无可匹敌的辉煌,使后周得以立身于乱世,外抗蛮夷,内震群雄,犹如绚丽之星,照亮这段黑暗的历史。 面对人生挑战,从不绝望,从不推卸,大刀阔斧,勇往直前,正是他的这一番作为,才为北宋的统一中原打下坚实基础,并且以这样波澜壮阔的人生而光明的人格,深深影响到了一直跟随他出生入死的赵匡胤,从而使北宋,乃至后世也都有了他的性格。
 
有时我在想,也许柴荣的人生实在太短暂,就犹如暗夜里忽然划过天际的流星,绚烂的连恒星都不可以比拟,那样的绚丽色彩,也许是那些横亘于黑暗宇宙中的恒星千亿年也不能拥有的瞬间。那些暗夜中的千年不变的恒星,即便是有了永恒的生命,可是每当天空划过这样的绚丽夺目的流星,他们心中可曾有一瞬心动过?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