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搬了家,换了工作。
 
是的,上个月底到现在,我一直忙于这两件人生中难度和重要程度可以和找对象媲美的事情,找房子,换工作。
 
每天坐在MRT上看飞驰的高楼和绿野,有时候都觉得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更不知道命运这趟MRT会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命运真是神奇,可是?
 
我不想谈找工作,因为单单这个故事足以让我写到明天早上,总之一句话,凡是爱抽烟的同仁,请以后选择Dunhill, Kent, Pall Mall,总之就是不要再选万宝路,也算是支持我了。
 
话说找房子如同找对象。
 
一开始总有个梦中佳人或者MR right ,然后很快你就发现either这种人根本不存在,or 存在早就被他人捷足先登,or, 你根本配不上,负担不起。这真是件让人痛苦的事情,不是么?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世上事情有的就是这样,美好可是不属于我,努力也是徒然,我们于是学会了调整,比如先退而求其次,最后干脆到两害相权取其轻。
 
于是我开始找学校附近的公寓而非组屋,公寓相对条件好,人员素质也比较好些,尽管囊中羞涩,可是想想这是未来一年的家,也只能硬充大尾巴狼。在网上疯狂寻找,立即打电话,基本上你晚打一个钟头房子就没有了,这样火拼了一个星期,终于看好一个,视野非常好,明亮宽敞,外面就是无尽的绿野,于是立即下定金,言笑甚欢,以为“暂时有托”。
 
世界上最不幸的事情有一种,就是你的情人背叛你,背叛你也许并不可恶,最可恶的是不仅背叛你,还欺负你弱小无力,公开寻找新情人,并且扣住你的钱不给你。。而往往做这件事情的还真不是异乡人,都是自己同胞。既然已经遭遗弃,也不必苦苦哀求,老娘现在就是要把银子讨回来,告诉你,你不是不回我短信,不是不接我电话么?我很严肃的知会你,你今天晚上12点之前不把定金还给我,我明天就到你公司门口拿喇叭喊你,逢人我就讲你的事迹,我还可以摆摊,分发中英文材料然后到建屋发展局告你非法二房东你信不信?大家好聚好散,免得下次街头相遇分外眼红,何必呢?
 
然后白天上班晚上就在这个五光十色的万家灯火里面满城乱窜。有的人花言巧语,让你一听就怦然心动,可是一看之下只能用绣花枕头形容;有的倒是不错,可是狮子大开口,这样的爱人我爱不起;还有的一方小斗室,空调就在头顶上,房东竟然说,这样才凉快嘛,对不起,我虽然着急,也不至于随便上马路拉一个嫁了。
 
恐怕最尴尬的事情,就是你不停相亲,结果相着相着,兜兜转转,灯下一看,竟然是你的初恋情人。
 
我去年刚来新加坡,短租在Pasir Panjiang一间公寓。那个时候我初次抵埠,惶惶然如乡下土女,依稀记得那个女博士十指尖尖,居高临下教我这初来新人如何在狮城生存,那个男博士指使我去叫谁谁谁,然后我就默默拖地。。。然后一年时间匆匆过去,我打电话时并不知道就是她,就在上班前匆匆抹上淡妆衬衫膝裙挽包去了。我一眼认出伊来,也许早上室内光线暗淡,伊竟没有认出我来,态度甚为客气,我看着这一方斗室,所有都如同一年前,没有任何变化,变得,只有我们吧。
 
已经接近最后期限,我自认才疏学浅,相貌平平,看来自救是不行了,只能求助媒介给牵个红线。
 
于是很多媒介登场,有的劝我莫要挑肥拣瘦,差不多就从了吧,这年头谁不是凑合的过?有的就骂我小姐你太挑剔,找不到也是应该;还有的就是不停问你,还能不能提高budget? 就当我决定算了,钱遭罪人不遭罪吧,另外一个中介说看看这个组屋吧,虽然是组屋,但是装修很好,是新式组屋,就是只住一位女士,不会讲中文,只能讲英文,且卫生标准非常高。去了看过,确实已经是见过最好的,而且还有几天就到期,于是匆匆签下。没想到最后找来找去,竟找到个番邦女子。看见也是命中注定。不过倒也有些意思,有些生活化词汇比如螺丝刀,油烟机,粉丝酱油吸尘器,我的英文简直捉襟见肘,然后指手画脚一番,未果,只能着急的领她看实物,然后哈哈狂笑。
 
。。。。。。。。
 
蒹芥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徊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