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宫心计》迷,对此等宫廷争斗的戏码也无非抱着看戏的心态。抛开这些可怜女人的争斗的剧情,这三句看似普通甚至有些傻气的话,在我经历人生种种,环境变化,起起伏伏之后,反而觉得身有体会。
 
从小就秉承父训,以厚德载物传家。父亲为人正如其名“善”字, 不仅学识渊博,为人正直善良,有口皆碑。听母亲讲刚过文革,一切都还凭票供应,晚上父亲教完夜校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看到一辆运货卡车掉下一件东西,近前一看,竟然是整整一条大红肠。那个年代,人人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有这么大红肠简直是飨宴。不过父亲一点都犹豫跑着一直追卡车,喊着—-你们红肠掉了~~~~~~~(这个片段被很多人笑父亲书生迂腐,可是我懂得父亲一定是这样的),那个司机挥挥手,你拿着吧。。。父亲先给姥姥姥爷家送去一半,剩下的才拿回家。后来上海一家造船厂的工程师过来开会,对父亲的技术合同水准非常钦佩,结果临到上火车竟然被人偷走了钱包,火车票等等一概不见,简直欲哭无泪,父亲二话不说掏出500块钱给这位相识不过5天的异地同事,那个时候家里因为有了我经济极度窘困,这笔钱简直就是家财泰半了,这位工程师后来做了总工,姐姐去到上海读大学,每逢过节都一定邀请姐姐到家里吃饭,一直照顾到姐姐大学毕业。 一次日本的客户到厂里来谈技术合同,一开始很是傲慢,可是很快被父亲英文日文互译的功底和技术合同的追求细节精神而佩服,结果一日上船不幸摔伤,父亲二话不说送去医院,一直悉心照顾,回来谈合同亦非常公正,并且对日本文史哲侃侃而谈,从此我们家就交下这位日本朋友,就是我婚礼上大家见到的那位,知道父亲肠胃不好,每年到青岛都带日本的散剂,十几年都没有变过。
 
可是也并非所有的“善心”都有“善报”,凭父亲的才华经验学识能力,却也是怀才不遇,生活一直清贫,很多掩袖工馋之徒,盗他人之才,窃他人之果,早已豪宅广厦,子女无论劣好,都送诸海外,有时我操持家务,夜半点灯之际,也问父亲可曾后悔,父亲说,我内心平安,凡同事邻右,见到都尊称一声“蒋工”,敬其才,佩其为人, 我家虽十分清苦,可是两个女儿甚是上进,上天已然报其善矣,只不过看你们这般辛苦,只觉惭愧。
 
我也是从小憨直,十分珍惜朋友。朋友书籍遗失,害怕上课被罚,我就把傻乎乎把书借她,自己被罚去拔了一个星期的草,那位朋友当时跟很多人笑话我很傻,我也不以为意。有时候和宿舍女孩子有争吵,也从来不跟任何人说其半句坏话,亦不会做任何没品的行为。可是渐渐工作,接触社会,诸多不平,磕磕绊绊,加上年轻气盛,总是一是一二是二,为了一点较真,或者意气之争,有时咄咄逼人,做事情也全然不顾别人感受,也许我也得到了认可,成绩也不可以抹杀,可是挣扎的非常孤独,异常辛苦,暗夜之际,也不知道泪流多少,第二天还是要爬起来继续战斗,哪里有任何快乐可言。
 
有时候跟父亲夜半煮酒,也曾迷惑,为什么我所珍惜的朋友,总是渐渐渐行渐远,为什么你教我宽容体谅,可是偏偏就有人拿你的宽容,理解,体谅当做可以忽视,侮辱和欺负的本钱?父亲说,这些都是短时的,短暂的,长远而言,你必将是得益者。古往今来不论诗人墨客,还是哲学先贤,甚至武林高手,称霸江湖者无不转瞬即逝,而真正集大成者,后世流芳,无不是胸怀广大,兼济天下的一代宗师,成就早已流传千古,超越帝王将相。没有深厚之“德”,又何以“载物”?
 
于是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看到老人,或者小朋友,即使知道要站半个小时,也会把座位让出来,看到他们挤不出地铁,也会自动把后面拥挤的人潮拦在后面,甚至我这“刁钻”室友,前两日找工作关头需要我帮助材料,想想也是没有保留的给她了。即使伊依然黑脸,我也不过笑笑而已。 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让位子给老人,就有人也会让位子给我年迈的父母,我照顾别人的孩子,别人也会在我女儿快摔倒时扶起她,我帮助了这个同我一样的孤身异乡女子,相信他日我女儿不论在世界任何角落,也会有人在她奋斗路上施以援手吧。
 
王阳明临死前手指胸口—我心光明,亦复何言。无论凡夫俗子,但凡一心向善者,皆可为圣贤。我也并不渴望做圣贤,亦更不擅长游戏人生,只不过希望内心平安,所爱的人亦都能平安,和我一样享有真正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