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把灯泡修好了。
 
偏头疼又发作,夜半如厕,迷迷糊糊,顺手开灯,结果啪一声响,顿时一片漆黑,然后听见室友钢丝划玻璃似的尖叫,赶紧跑到电闸处,结果所有灯都亮了,就是廊灯挂了。爬到梯子上折腾半天,未果,第二天一早买了灯泡,又爬上,又未果,痛骂自己为什么不是学电工的,整日价搞些经济理论,文学哲理,关键时刻根本无半点用武之地。。。只好找来邻居老大哥帮忙,伊折腾半天搞定,告诉我启动器也挂了,不过看我们两个女孩子实在可怜,就把他家里备用的借我们。
 
连声道谢,结果回来看见已经有老公两个miss call, 赶紧拨过去,伊沉声道,干什么呢!
 
我一边抹地板一边说,你以为我一个人在外面容易么?!伊以为我又要抬杠,你又不白天上班晚上看孩子凌晨看英文,有什么不容易的?!
 
我实在懒的解释。
 
早上一进办公室开始一贯的就系统还是人为,protocal还是flexible, discipline还是workload扯皮一番,然后室友忽然来电“you know what, 有人跳楼了,就在我们这栋!!”我正在为导今天的MRP数据而焦头烂额,伊短信又至“哇,好多记者电台。。都封住了,尸体还在”,我开始打电话给供应商,sorry ah, due to system issue, demand change, whatever, 总之我现在就要你三个星期内出货,你可以骂我骂BAT骂老天什么都可以但是必须给我commitment by today,伊继续短信“好年轻呢,20多岁,说是马来人在此地打工,为情所困,邻居称夜夜能听到其哀哀哭声,结果没想到今天就走了绝路”。。。。
 
间隙去茶水间泡茶,碰到同事,伊刚结婚不到两个月,公司就要求她从吉隆坡调到新加坡来support,伊每个周末都飞回家,结果早上匆忙把手机丢了,伊同我说,在新加坡,唯一能证明我存在的就是我的手机号了吧,如果我今天出门被车撞死,恐怕都不知道要多少天才能知道死的是我。。。心中突然淡淡一酸,然后笑说,我比你好不到哪里去,真要出了事情,手机里翻翻看,不然就是不能打的,不方便打的,不然就是打了也不会接或者也不会bother to help的,有个手机又能有多少意义呢。。。
 
室友开始在Cambridge business school做part time lecturer, 每次上课前都纠结于slides,然后总是哭号一番然后叫我跟她一起想,起先也实在懒得理她,一次夜半伊忽然说,已近不惑,还是孤身一人,又不想就这样回吉隆坡,去年不仅被裁员,感情又失败,人财两空,眼看坐吃山空每日流泪,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份工,死也要做啊。。。伊班上一个中国学生,白天在shopping centre做10个钟,一周工作六天,薪水及其微薄,可是又不甘心想读书,经常在课上就昏睡过去,有一次竟晕倒在课堂上。。
 
那天雨下得很大,据说那个年轻的尸体一直到下午才彻底clear清楚,我回家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任何痕迹,只是电梯间里有人抬出很多家具。一瞬间,我突然想,如果有勇气从25楼跳下去,为什么没有勇气面对生活这些磨难?也许并不是磨难,不过是自己解不开的心结罢了。
 
但凡这样繁华的都市,也不知道每天有多少异乡人,涌进来,走出去,出生,死亡,扬名,破产,也不知道有几千几百种困难,挑战需要面对,没有家人,没有亲戚,朋友大都是一堆堆的号码,各自有各自的烦恼,各自有各自的账单要埋,有几个真正雪中送炭?能关心你问一声平安,也算是有些情意了,又何必要求太多,徒添烦恼?房租每月1号,水电网每月12号,交通卡要冲,手机费要缴,水管坏了要找人修(天知道找谁?!),灯泡坏了半夜也要下去买,房东没事找事还要entertain一下,孩子老公都要过问,人情更是要讲,绿卡现在也没有消息,机票订的让人发疯,工作中各种误会需要澄清,出的错误需要善后,连出差都比别人麻烦,全公司只有我和一个巴基斯坦兄弟去哪都要办签证。。。。早上6点半准时爬起来,匆匆跑到地铁站,运气好正好赶上绿线,运气不好比如下雨,经常沿途耽误5分钟,到来时已然暴挤,有一次竟然只让下不让上,到了下一站要下来换红线,必须眼明腿快冲到对面,正好赶上关门,不必多浪费5分钟立等时间。。。下了地铁,开始等最难等的公交车,座位?没有这样的奢望,只求能有立锥之地而已。。回家做完饭倒在床上,祈祷千万不要生病,只要我一口气在,万事都好说,生病就万事休矣。。
 
谁没有疲倦的时候,甚至绝望的时候,倒不是跳楼,不过有时恍惚间真的觉得就这样吧,哪辆车过来没看见就这么着吧,谁又在乎你是谁,顶多叹息一声又另觅新友。。。所以何必呢?若以为跳下去以后那个“她”或者“他”能为你悲恸,甚至后悔,那就太天真了,伊至多至多叹口气,挥挥手另觅新欢。你的痴情,眼泪,期盼,失望,复又期盼,对其做任何事情都比给自己亲爹娘做的还要上心。。。。一切不过是伊炫耀的笑话和心情好,时间差的消遣而已,你若知道是这样,还会在寒夜里独自走到25楼这样的跳下去么?还会在车流穿梭的马路上失神流泪么。。。。每次看到本地报纸曰今年自杀率提高多少多少百分点,原因不外乎–钱,情。破产不想拖累全家,自己死后全家解脱,我同情且理解,后者,痛哭过后,从此萧郎是路人——是的,我忘记你很困难,但是我正在忘记,如果还想积点阴德,最好不要再来烦我。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J姐妹短信过来,宝宝顺利出生,伊36岁高龄产妇,奋斗若干年,去年拿到citizenship,买了房子,结了婚,坚持自然产,我发过短信大大恭喜,伊回过,我的前半生,总觉得奋斗的很辛苦,很孤独,不知道什么是幸福,什么时候能幸福,不过LC,我跟你说,我现在真的感觉到了幸福。。你也一样,一定会幸福。。。。
 
我翻开GMAT单词书,若想得到多少幸福,你就要成倍的付出。只有奋斗的路上,才不会觉得孤苦绝望,想着家里那个拥有最最可爱粉红嘴唇的小小女儿,正在大声的热火朝天的讲故事,寒夜冷清,亦有暗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