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已近公元2010年。
 
身为热带都会的狮城竟是流光溢彩,人潮涌动倒计时新年。
 
我自书桌前,抬头浩浩明月,外面鬼哭狼嚎,谁能想千年变幻,沧海桑田,这个小小岛屿今世可以繁华若斯?
 
想起最近正在攻读GMAT之逻辑分析部分,看到著名GWD一句,逻辑题目,千变万化,层出不穷,不可墨守前人总结几种题型,看似A-B,其实A不过充分非必要条件罢了。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每当我深陷英文苦海,总爱看上古传奇。于是题目旁的注释,不是“大然也”,就是“非也非也,狗屁不通”,尤其在"宝典“上看到,美国人只能转一个弯,两个层次以上的判断,就不是逻辑,而上升到哲学层次了,不禁哑然失笑,尔等蛮夷,岂能领会我中华哲学之浩浩恢弘?老娘之所以频频做错,主要是想的太多。。。
 
诸多历史朝代,文化风流,我最向往而欣赏的是战国。
 
我一直以为,春秋战国是中华文化最原始的开端,更是最恢弘的时代,诸子百家,灿若星辰,名士游侠,自由的穿梭各国之家,著书立说,广纳弟子,而各国的君主,无不倒履相迎,给诸子以最大的空间挥洒智慧,而这样的体制,激发了最大的创造力,我倒是同意余秋雨《行者无疆》里的说法,正是这样,才使中华文明空前繁荣,促使中国统一,文明不至于失散,不像欧洲一样,同源却如今四分五裂,远古亚里斯多德的呼唤,早就消失在爱琴海的眼波里,各国描述同样的历史,却是不同的文字了。
 
那时节,磨快刀子想干陛下这个营生的人多了去了,各国互相攻伐,转瞬间此消彼长,亡国灭种也就是须臾间的事儿。于是各国纷纷走上变法图强的道路,儒家学说这等死气沉沉的学说自然不会得到君主的认同,不过孟子车队经过,大家也都是海阔天空胡聊一通然后几个大家熟悉的门生记下某年某月孟子老人家与某某论证如下内容,后世景仰,然后宾主恭敬一番了事;墨子兼爱非攻可惜过于极端,过洁世同嫌,动不动就墨者组织暗杀一把,然后贴一条儿–”暴政”,估计哪家君主也受不大了;庄子的《逍遥游》是我心头最爱,“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 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不过可惜就像魏王所说,这个庄子到底想说个啥?什么蝴蝶,晓梦,鲲鹏?邹衍这阴阳学家在战国大受欢迎,阴阳五德之说甚至影响到了战国服色;兵家不必说,孙膑庞涓,田忌吴起,传奇故事百篇,然则,却不是治国根本之道。
 
治国根本之道,实践证明,最成功在战国推广的是法家。商鞅、申不害、李悝开创法家一派,使秦国,韩国和魏国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生机,只不过后两者未能贯彻下去,而前者二十年变法彻底奠定了强秦的基础。
 
可是我最欣赏的,是震烁古今,开辟纵横捭阖外交的纵横家,苏秦张仪。
 
时六国互相鸡争鹅斗,秦国东出趁机占据山河之险。局面有多混乱,也就不用多说了,偏偏六国还是继续忙着狗咬狗,中原统一更是半点影子也看不到。苏秦游说六国,提出了“六国合纵,共抵强秦”。很多人都说,这算什么,六国互相结盟锁秦又不是第一次,哪次不都内讧完蛋了事,这算什么创举?君识乎,以前六国的同盟,不是为争夺一时小利,就是小看秦国以为“六国之力,蛮秦必亡”,而且谁也没有把外交策略提到一个政治高度上,更重要的是,谁也不信“化外粗鄙”的秦国能把他们灭了。苏秦却看到了这一点,点出这个事实,并且不断奔波化解六国恩怨,促使合纵成功,确实抵御秦国15年未能有作为。而张仪应声而出,提出“积羽沉舟,连横破纵”的外交策略,不惜以各种手段,分化,瓦解,远交近攻,从内部分崩合纵,达到制衡的效果。
 
其时可真是,“天下做棋盘,列国当棋子”,两名士纵横捭阖,威镇寰宇。
 
有时候真是觉得,英雄人物对时间和空间的自由挥洒,真是不可思议。用这样的指点江山,让六国乃之后世明白,“敌无恒敌,友无恒友”这种外交的魅力。
 
可是六国根本就没有彻底明白,合纵只不过是缓兵之计,外交不是强国法宝,更不是根除秦国的良药,苏秦的合纵,目的不过是给六国喘息时间,可以积极变法,真正强国而御敌,大家可以公平竞争,逐鹿中原,最后真正的强者得以统一中原。可惜六国一看情况缓和,又开始继续的狗咬狗。。贾谊的《过秦论》说的好,败六国者,非秦也,六国也。
 
秦王问苏秦,当世可有人匹敌合纵者,苏秦毫不犹疑说,张仪;张仪连横,打破合纵,齐王问,何人能救齐?张仪说,苏秦。齐王问,你不怕苏秦使齐国强大而灭掉秦国么?张仪哈哈大笑,“我自不乱,何人乱我?我自不灭,何人灭我?秦国就是强大,给你们山东六国强大的机会,结果也还是一样!”
 
也许正如易中天所说,那个时代,是一个英雄的时代,也是一个贵族的时代。高贵感和英雄气质,是那个时代的精神。
 
然而,自从秦始皇开创了中央集权的专制统治,英雄的时代也就开始走向没落。君臣之间的促膝谈心没有了,而代之以行礼如仪、磕头如捣蒜;游侠谋士纵横天下各展才华没有了,而代之以拉帮结派、巴结权贵往上爬;诸子百家争鸣自由辩论也没有了,而代之以独尊儒术、只许一个人思想。权欲和利欲将成为主宰和动力,人格和灵魂则将被阉割和践踏。后世哪里还有这样的挥洒时空的创意?哪里还有这样的名士风采?哪有可以自由呼吸的空气和恣意潇洒的天地?
 
于是这样的静夜里,我只能面对着曾经遥远蛮荒而却纵横今世的文字而苦读,为着继续攻读这些蛮夷的现代管理思想而奋斗。殊不知几等Marketing策略,几等商战沉浮,我们祖先淹没在荒草尘埃,冷月钟笛下得千年故事,早就在沧海桑田,血泪斑驳中,懒得再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