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拿到绿卡了。
 
说是绿卡,其实是蓝色的。
 
就像身份证一样,正面有我的永远的“永垂不朽”式大头照,还有中英文名字,背面是我右手拇指指纹还有我的地址。
 
本来等的都有些绝望,尤其最近政策忽然收紧,周围很多在这里工作一年多的朋友申请都被拒了,没有原因,就是一句,希望一年半以后再次申请。
 
拿到这张“蓝卡”,我就不用每次出入境办两张visa, 可以有公积金,可以买手机套餐,办信用卡,积分卡,会员卡,等等等等,可以买房子,可以不用当纯外国人处理。
 
第一次去移民局,是2009年一月,周围同学都有绿卡邀请函,就我没有,惶惶然不知道怎么办好,到处打听,发帖子,都没有音讯,一位老版友说他去年直接去移民局拿的,我一听就立刻扑去移民局。
 
Lavendar 地铁站出来就是,感觉更像是大集,大人,老人,孩子,各国服色,各种语言,孩哭娘吼,嗡嗡嗡嗡,感觉就是《口技》现场,更有甚者鞋脱袜甩,青筋暴露,什么前妻的女儿和现妻的儿子,反正都要办绿卡。。。。但是效率确实很高,排号,叫号,很快就到我,说明来意立即给我,然后附带全套申请用表,告诉我填错也没有关系,网上下载得到。
 
第二次扑过去是找到工作了,满世界扑腾的找到所有材料,祖宗八代信息都挖出来填好,然后满心欢喜的去递申请,因为我有邀请函,所以不需要提前预约,可以随时walk in 申请。谁知到了柜台竟然被告知,只有在正式开工前三天才能申请,早了不可以。很闷。
 
第三次去的时候,我已经很有经验了。为了表彰我勤于报道,一位中文很好的英俊小生接待了我,我当下根本不用伊开口询问,一份份材料,中文,英文,原件,复印件,一样样依次摆开,伊忽然说,要是人人都像你这么利索就好了,我报以嫣然一笑。。。然后不到10分钟就搞定,拿到了我的临时工作准证。我怀揣一年的student pass,被轻轻的剪成两半。。。
 
于是开始等,等到两个多月的时候,忽然收到他老人家“情书”一封,要我把父母兄弟姐妹老公30年内所有住址,学历,工作经历,职责,地点等信息详细做表云云。于是全家连夜Skype,  我竟一直都不知道老妈什么学历,伊忽然怒了,老娘是正宗中专的会计,比现在的野鸡大学会计正宗不知多少!!我赶紧噤声,大笔一挥写上polytechnic。。。。。填好后第四次杀去移民局,把表格递上。P移民局不接受传真,邮件,快递等,只接受本人亲自递交。
 
然后大家都知道我换了工作,然后就要去移民局写备注,然后换掉临时工作准证。结果没想到这次被老太太揪住,生生说我的”1"写的像“7”,我简直要发疯,恨不得要她把老花镜好好擦擦,可是伊不依不饶,我只得拿回来。。。可是要知道老娘是那种字典里根本没有放弃两字的,我出去到马路上,要了一碗豆浆油条,看了又看那个“疑惑”处,二话不说,拿油条的油立即涂花该处,然后拿出一样的签字笔大笔一挥,我胡汉三抹抹嘴又回来了。这次我态度很陈恳加可怜,说,aunty你看嘛,我出去让好多uncle都看了,都说是“1”啊,麻烦您了,不然我怎么办啊。。。伊接过推上老花镜使劲看,然后看了我一眼,说我老板要是同意就没问题了,我先给你递进去吧。
过了半个小时煎熬,我都想不行就回去求公司重新写了,大不了晚上工就是了,只求他们不要cancel我的contract.,不要说对不起你太麻烦了我们找别人了。。。正想着结果就叫我名字,竟然批了。。。从此我每次去移民局都去吃豆浆。。
 
又等了三个月,这三个月真是熬得艰苦,大约是我人生中仅次于生完孩子自己带的那三个月。。不能随便催,每次打电话就是正在processing, 然后跑去问也没有结果,周围有人被拒,又有人被拒,被拒了只能一年半以后在申请。如果我被拒,那么老公孩子怎么办?我后面怎么办?。。。。
 
不论怎样痛苦,可是我的临时准证到期了,我要去移民局加注(基本外交条例能遇到的事情我都差不多遇到了,我大概就是天生有故事的人吧)然后把准证延期。这次我不想休假,决定一早去,就可以快点回去上班。结果早上7点45一看,我的天哪。。。。排队等待的队伍整整把大楼围了一圈。。。我绕到几乎转向才找到“队尾”(新加坡很少有插队现象)。。可是很好奇的是,8点一开门,哗哗哗哗,不到10分钟这些人就不知道被这栋大楼消化到什么角落去了,我排在第一个,很快办好,我抓紧问,我什么时候能批下来?伊说,under processing…我真。。在听一遍这句话我就要打人了。。。
 
然后就继续等吧,我都想开了,无所谓,不批老娘就办employment pass,也没什么,一年半就一年半,一年半后老娘还是一条好汉。
 
就这样到了12月底的一天,老冯打电话给我–请客请客!!我愣住了,然后伊说移民局把信寄到他家了,我一阵风扑过去,什么也没看清,就是一句, we are sure you can contribute to our community…然后每次新加坡同事拿我开玩笑,我就把这句话重复一遍,然后告诉他们,这可是你们移民局说的。。
 
就这样我第八次来到移民局,可是心情很不一样,尽管我被通知两张纸加一张卡要200大元,可是还是很高兴的去交钱了。轮到写中文名字的地方,赫然一个印度姐姐,伊很牛逼的打我名字,然后得意的看着我,对么?我毫不客气,姐姐,你那“凌”字打错了,是两点水不是三点水,伊立时愣住。。然后选出满屏的"ling",说: 你挑一个吧。。我。。。。。。。
 
第九次来到移民局,我终于拿到了这张小小的卡片,出来的时候,我没有急着从大东边赶到西北边上工,而是跑到豆浆店又要了一碗豆浆油条,老板娘看看我,批了?我说,批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