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
 
订的机票比较晚,过年回家一路飞奔,一开门,看见全家整整齐齐坐在那里等我,父亲满头白发,竟然哽咽不出声。
 
很快到了正月十五,我上蹿下跳的打行李,父亲只在一边不停劝我吃饭,我匆忙拔几口,哪里吃的下。临走,拥抱父亲,这次老人家泪流满面,孩子长大了,留不住你,一个人走路,自己小心吧。
 
旁边的女儿似懂非懂,紧紧靠着外婆。
 
也许,有一天,我的女儿也要远行,也会对我说,妈妈,外面世界很精彩,我要出去闯一闯,我是不是,也只能一边把眼泪咽进肚子里,一边重复这样的话呢。
 
龙应台的《目送》里,说的最是真切: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且他用背影默默的告诉你,不必追。
 
飞机在深圳出发以后的两个半小时返航。
 
直到快降落时,机长才通知我们,是个老外,说的英文,we meet a mechanical issue, it is a normal issue, we will land in  Shenzhen airport soon. 很多人没有听明白,我很清楚的听到了。然后中文开始广播,说的含糊其辞。大家都沉默,能做什么呢?什么也不能。看着窗边的月亮,后悔没有早点立下遗嘱,奋斗小半生,总要给女儿和父母留下点东西吧。
 
我们到了这个年纪,很多事情就需要面对,很多事情就不能逃避了。
 
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
 
人生就是这样吧。
 
回家的这些日子,只是高谈阔论新奇见闻,说的花团锦簇,所经历的种种挣扎,自然隐去。
 
我怎能说,我一年搬了六次家,天天提心吊胆怕又要搬家?怎能说,一边担心考试一边担心生活费用?怎能说,找工作找房子的痛苦凄惶?怎能说,一个女人,所有事情都要自己扛,夜半思念女儿的心伤?
 
因为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
 
去医院看脚,问医生需不需要开刀?医生说,你这样子怎么开刀?脚部皮肤创口这样大,根本无法愈合!植皮?身上哪块皮肤能像脚一样抗磨损?没有人教你怎么保护自己么?!
 
我们的成长过程里,谁,教过我们怎么去面对痛苦,挫折,失败?谁教过我们一个人走路,应该怎么走?我们的教育不外乎,头悬梁锥刺股,卧薪尝胆洗雪耻辱,不屈不挠,永不放弃,即使谈到失败,目的也是要你绝地反攻,再度出人头地。。。
 
可是没有人教过我们,人是有限的。精力有限,能力有限,时间空间有限,生命本身就是有限的。
 
“怎么样跌的有尊严?怎么样清洗伤口怎么包扎?一头栽下时,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划开一个大口子,血流不止,该怎么愈合它?你痛得无法忍受时,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别人,怎样才能获得心灵深层的平静?于是该积累怎样的经验,让自己后面的路,走的顺利些,遇到鬼不害怕?
 
怎样的勇敢才真正有用?怎样的智慧才能帮助我们度过?为什么失败往往是人生的修行?何以跌倒过的人,更深刻,更真诚?”
 
我们没有学过。
 
我们以为总有师长在身边,朋友,家人。可是,有的路,只能一个人走。
 
我们总以为自己很行,见多识广,判断准确。可是,走到一半,发现自己走了很多弯路,甚至差点走上绝路。
 
修行的路总是孤独的,因为智慧必然来自孤独。
 
出门前跟老公说,有些害怕回去。这两周,已经习惯把手塞在你口袋里,现在,又要回去修炼金刚不坏之身了。
 
老公说,不要怕,有些路,也许只能你一个人走,可是,我们都会在这里,等着你,给你一个温暖的眼神,一个结实的拥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