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时候真是很难说,不知道是性格使然,还是当时当事的环境,有些时候真是非常固执,固执的后果往往容易情绪化,而情绪化的最高形式就走到了极端。
 
这几个月,真的成长很多。
 
这几个星期,有很多事情,当时当事,真的有百口莫辩,恨不得立即拍桌走人,有时候甚至觉得似乎人人都有意要难为我,与世隔绝算了。
 
可是我现在已经学会平静的看这些事情。出了问题,赶紧低头认错,吸取教训就是了,不要纠缠于别人如何如何,只要问你自己为什么爱上当;人家对你百般刁难,没关系,我先把自己踩平,你也就没有怨气了吧?高等法院也不是阎罗殿,总还有说理的地方,去了大家态度都挺好,跑跑腿也就办成了;税务局已经道过谦,你破口大骂又能怎样,还不如笑笑说谁没犯过错,下次千万别弄错,那我真是要完蛋了,哈哈哈哈哈。
 
晚上10点加班回家倒头就睡,周末睡成死猪,起来学习,晚上继续去母校的操场跑步。
 
一个人可以很寂寞的忍受孤独,也可以很积极的走过孤独吧。
 
世上总有很多人,总是陷在不必要的执拗里,走不出去。情绪化到极端,甚至走上绝路。
 
这让我想起金庸小说里的描述的古墓派,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好好的妙龄女子,偏偏要住在活死人墓,一生不可以出古墓,没有笑没有哭,不仅与世隔绝,更是与七情六欲隔绝,是什么样的规矩!林朝英虽为一代女侠,可是就因为和王重阳的这一段情,不仅自己一生孤独,而且还让这样的气脉延至后世。
 
她的大弟子就是这样的一个悲剧。
 
李莫愁一生纠结于陆展元不告而别,心恨成魔,不是整天想练绝世武功,就是看天下情侣都不顺眼。我相信她一掌打死陆展元和何沅之之时,并没有觉得丝毫痛快,而是更大的悲哀吧。就这样不断地杀杀杀,这个女子早已丧失心灵,不过行尸走肉,最后只能葬身情花火海,死时高声唱:”欢乐去,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只影向谁去!”,也许她也未必就这样爱陆展元,也许嫁了陆展元也未必幸福,也许发现伊也不过是庸庸碌碌而又好刺激的凡夫俗子,可是就是这样的一次坎坷,没有走出来,却毁了自己的一生。也真是可怜女子,教人断肠。
 
现实社会里也是一样。
 
总是觉得时不我与,或者“怀才不遇”,或者别人都瞧不起自己,或者都是别人的错,都是社会的不公平;一个坎没过去,于是很多人走上了绝路。
 
想想那些个极端组织,口号都是那样的刺激,“教义”那样的狭隘,苛刻,容不得任何修正、宽容、妥协,并且把丝毫修正、宽容、妥协看成是叛变。把满世界都看成仇敌,那就只能把自己看成是无以立足的孤独者了。整天到处制造事端,唯恐天下不乱,到后来,让自己和别人都没法活。
 
最近一直看余秋雨的《问学》:
 
“灾难不一定产生伟大”,“愤怒不一定出诗人”。
 
那些“血泪蘸笔端”,“发愤之作”,也许有当时存在的合理性,但是在美学境界上,等级很低,更绝对不是东方美学的主体。
 
一切弊气之作,解恨之作,泄怨之作,是不能写好的。
 
同样,一些“发愤”行为,也不可能有大的成功。
 
放过别人,放过自己。
 
有些路,既然只能一个人走,就好好走下去,欣赏这一路的风景,领悟孤独才能领悟的智慧。
 
真的难过,孤独,难以坚持的时候,不要听伤心的情歌,不要看伤感的文章,不要一个人闷在房间里,不要不停的流泪,不要食不下咽,不要晚上很晚不睡觉,不要再纠缠于已经过去的种种;
 
我的办法是,多听积极的音乐,多用心工作,多参加朋友们的活动,多看有深度的名家文史哲著作,努力学习准备考试,去商场买两件舍不得买的衣服,煮喜欢吃的饭,出去旅行见见世面,回到NUS的操场上跑跑步,我的学校总是能给我带来的力量,跑完回家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睡大觉。
 
已经过去的就干脆利落绝对不再去想,第二天睡醒老娘冲出江湖继续战斗。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