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病了一场。
 
昨天第一天上班,即将离开的小MT看见我吃惊的说,怎么一下子瘦的只剩眼睛了,我淡淡一笑,这么多年减肥,属这次最有成效。
 
那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生平第一次感觉到惊慌。
 
不停地吐,头晕目眩,脑袋疼的要撞墙。最让我惊慌的是,浑身都瘫软,扶在马桶边,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反复努力很多次,才站起来爬回床上。
 
从早上7点一直到下午2点,辗转床底间,一身身的虚汗,咬牙告诉自己,蒋凌尘你给我爬起来!下楼走到最近一个便民诊所。一推门,只依稀记得人影绰绰,然后就倒下了,周围惊叫一片。很快就被扶起来,大家一致同意让我先看医生,觉得生平没有这样丢脸过,眼泪控制不住,也说不出话来。医生真好涵养,也没有催我,静静看我哭完,问我,眩晕呕吐可是,然后打了强效针。告诉我立即就会止吐,赶紧吃点粥,药力很大,直接作用中枢神经,回去赶紧睡觉,醒来出了汗就基本好了。不要太stress,这次只是暂时止住,长此以往,会种下病根的。
 
回来继续睡,醒来时床单已经湿透,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汗水。
 
最近真的感觉,快要不知道怎么鼓励自己好了。
 
所有最糟糕的scenairo都发生了,甚至很多不太可能发生的都发生了,还有很多简直发生的不可思议。每天就好像随时都会莫名其妙的被不知道埋在哪里的什么炸弹炸的粉身碎骨。
 
一件事情,两件事情,我可以鼓励自己,积极的看问题,找到自己的不足,改进,或者算了,take it,可是这样接踵而至,我心理的cycle完全跟不上炸弹爆发的cycle,就如同辩手一开始可以逐一批驳,最后人潮汹涌泼妇骂街,只能结巴或者干脆张大嘴巴不知所措。
 
老板说,我还真是挺佩服你,换了别人,这么多事情,公事私事,都坚持不住了,只有你一直坚持,而且不说消极的话,不做消极的事情,更没有消极对抗。这是你第一次请病假,好好休息,彻底好了再来。我问,我那些着火的issue怎么办,老板说,我来,你不要管了。
 
来新加坡,很少睡得这样死,一觉醒来,简直乱了时空,一看表,竟然是凌晨3点。窗外偶尔有引擎声,还有摩托突突响,因为楼下就是红绿灯。提醒我又回到这个热闹的凡世。起身竟然不晕了,虽然还是虚弱,很饿,冰箱里因为连日加班,什么也没买,只有鸡蛋,一口气搅了3颗迅速扔进微波炉做成鸡蛋羹,着急的烫到舌头。
 
静下来,细细回想一些事情,当时的心情,当时的处理,实际的效果,彻底的旁观看自己,看整件事情,反而更加清晰。
 
星象上说,所有经历都是生命获得经验的计划。
 
这几个月,一连串的事情,其实有的时候看你自己怎么看,一直很惭愧,看了那么多书,自以为参悟了不少,可是显然还没有真正融会贯通上升成一种可以下指导人生,上参透至理的智慧,不过是存在脑海的一些形象而已。如果只是形象,那么和胡思乱想无病呻吟就没有区别,甚至还不如从来没有存储过这些形象。如同练功到一半,其实更为凶险,亦正亦邪,经过考验自然可以登堂入室,反之只能是浩劫一场。
 
如果这是我人生必须经历的,那么希望是可以通过终极考验到达宽广的必修。
 
凤凰涅槃,本来就是浴火重生吧。
 
下午开会,对方大老板又莫名咆哮,又来了,what’s new, 很“认真”的听完,很诚恳的静静的告诉他一二三,什么我能做什么不可以,为什么,其实不然我们干脆这么这么好么。。。大病初愈,声音不再洪亮,说话也不像以前那样激动,然后看着他。。。伊下班前来找我,竟然对我说,刚才真的很粗鲁,希望你能谅解,我冲他微笑,很感激你能来找我,我既然出来讨生活,自然早知旧理,不明白的话就只能怪自己太天真。您能来道歉,我实在钦佩感激。伊一愣,对我说,一个人出来,不要太辛苦。
 
回家的路上,大雨瓢泼,果然,我要等的巴士就死等不来,以前肯定又要想,怎么这么不顺,什么都不顺,你看,连个巴士也。。。想着想着,自己都笑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