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一阕传世千古《一剪梅》,使青葱少女时代的我一下子从波澜壮阔的唐诗中,走向极致精致的宋词。
 
唐诗,宋词,元曲。
 
我更爱宋词。唐诗之所以豪迈而潇洒,是因为中华之盛事,文化风流,济济荟萃。而无论孤身抵御辽金西夏的北宋,还是南渡衰微的南宋,那个时代的杰出文人们,都在奔走呼号,可是都没有能够阻止朝廷的日益衰落,而更是用心灵感受这种漫长的危亡,更强烈的失败。
 
宋词就是这样产生的,其长短句的格式因为如此跌宕的人生而特别的凄楚,更能体现中华语文的韵律美,收纵张弛别有千秋,无论婉约还是豪放,都有一种挥洒自如,通透心灵的别样气质。
 
李清照是我最钟爱的女词人,她的词,无论前期还是后期,都已经到达时代的顶峰。很多人估计也曾经与我一样,觉得写出这样清雅的词句的女子,必然也是冰清玉洁,极致优雅吧。
 
最近一直看《问学》,才知道,活在这样时代下的她,不仅不可能逃脱时代的命运,反而把整个身心都牵连进去,写尽一个女子的坎坷人生。
 
她与丈夫赵明诚相亲相爱,可是双方父亲却处于政治斗争的对立面,被历史政治推入漩涡的两家最后都遭破灭,两夫妻经历如此巨变百口莫辩,反而参透,归隐老家。这大约是李清照一生最幸福美好的一段时光吧, 于是“赌书消得泼茶香”,于是“沉醉不知归路”,甚至与夫君小别,也是一阕“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可是人生往往就是这样,你参破到什么程度,紧接着就有超过这一高度的骚扰让你神乱性迷,失去方寸。就像是催逼,又像是驱赶,非把你从安宁自足的景况中驱赶出来不可。”
 
先是相亲相爱的夫君身死。而更可怕的是,死后还被卑鄙小人谣言诬陷通敌卖国。李清照为了洗刷亡夫名声开始长年奔波。一个女子,能有什么办法, 她带上艰辛收藏的所有古董跟着被金兵追得走投无路的宋高宗赵构一起逃难,想以此”报效国家”,洗却污名。她哪里知道,造谣者不过捕风捉影,周遭民众不过幸灾乐祸,至于她寄予厚望的朝廷,只顾逃命,哪里管得了这样一个追随逃命的孤身女子!
 
一路奔波,古董早就遗失大半,这样的荒诞旅程自然只能结束。此时李清照已然半百,国破家亡,孤身一人,亡夫不在,污名难除,这样的催干裂胆的旅程,已然茫然,只想安顿。一个军务在这样落魄的时候开始照拂她,李清照此时早已身心俱灰,不过想过安稳日子,于是顶着世俗重重压力再婚。
 
可是谁能想到命运的悲惨没有放过她。这个军务不过心怀叵测的看上那些价值连城的古董,一旦到手,开始拳脚相加,百般虐待。我看到这里根本不忍再读,可是。。。
 
李清照这样的女子,但凡还有一点容忍余地,都不会破门而公开家丑。可是她尚知生命珍贵,于是上诉离婚。
 
那时候离婚意味着,世俗的不容,上庭和此等无赖的公开对质,还有宋朝的法律,无论丈夫是否有错,女方必须判两年徒刑。而更折磨这位女词人的是,要达到离婚的目的,就必须当庭诉苦,“但只要诉苦就把自己放置到了博取人们同情的低下地位上,更何况即便诉苦成功,所有旁观者的心中都会泛起“自作自受”四个字”。。。。可是这位女子勇敢的走上了审判庭。。。
 
我终于懂得了《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节,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你只看这些词句,怎能体会这个女子内心一生的纠结。可是她所不知道的是,她所奔波半生的名誉并不重要,而她在重重绝境下随手的长吁短叹,已经成为中华文化的不灭珍宝。时代容不下她,可是时代已经从一开始悄悄封她为女王。辛弃疾这样的伟大词人,都只能号“幼安”,意思是不过李易安之后生晚辈罢了。
 
该怎么感慨这样的女子的一生,和她不朽的传世才情,这样内心绚烂多彩,丰富充盈的女子,然后遭遇的是什么样的时代和人生啊。。。我替女儿起名为”梦安”,一方面,希望她也能是蕙质兰心通达古今的才女,一方面,也希望她夜夜好梦,一生平平安安。
 
仕宦女子,当年如花的笑靥,辗转流徙,爱恨生死,转眼成烟,不过留下这些千古名句,任凭后人评说吧。
 
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醉花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