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29岁的生日。
 
29岁,按中国人的算法,就是30岁了。
 
20弱冠,30而立,40不惑,50知天命,60耳顺,70古稀,8090就是耄耋,百岁是什么,我看就是老不死了。。
 
二十岁时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觉得调侃自我是件挺酷的事情,现在开始明白,开导自我的人才是生活得强者,调侃自我的人,不过是不满而又不敢面对生活的弱者。
 
曾经觉得生命无限,精力无限,蔚蓝天空都写满我的名字,现在开始明白,生命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我也不过是奔波在这都会棋盘生活里的一颗棋子。
 
曾经很执着,曾经很在乎一些东西,现在也终于明白,很多事情原来就没有对错,就没有完美,只有可不可以被理解。“纵浪大化中,不喜亦无惧,应尽便须尽,不复无多虑”,很多事情,就是没有缘分吧。
 
二十岁时不明白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开始明白;
 
开始明白,面对挫折,面对痛苦、失败、心碎,放弃和放纵自己都很容易,而坚持和珍惜自己,才需要真正的智慧和勇气。开始学着对自己好一些,珍爱生命,珍惜自己,珍惜自己的感情,珍惜自己的身体,珍惜自己现在的所有,珍惜珍惜自己友谊的朋友。
 
开始明白,“愤怒”并不产生“伟大”,“苦尽”并不一定“甘来”,要积极想出路,想办法,永远积极进步而不是消极等待外加顾影自怜。
 
开始明白,今天所有都是昨天的积累,无论好与坏,同样,明天会是什么样子,不需要看算命网站星相命理,所有今天的积累,无论好与坏,就是你明天的必然。因此,不要抱怨,不要比较,看看自己。
 
开始明白,也开始体会到人世间的种种不可爱,可是,却并没有因为这些不可爱,而放弃对人生幸福的追求。
 
但是也有许多二十岁时相信的东西,现在也还相信。
 
以前相信善良是立人之本,现在也仍然相信,而且还有了深刻的理解。看人,看事情,看那些激动地口号,无论道貌岸然,还是满口仁义,只要看看他的出发点是否是“善意”,就可以一下子看清楚很多事情。同样,遭遇到一些人,一些事情,永远提醒自己,要尽量公正客观的解决问题,得饶人处且饶人。
 
以前相信伟大人格的力量,现在也一样,不是为了追求财富名利,更多的,是追求一种正常社会秩序下的普世尊严,道德和素养。
 
29年前那样的夜,父母怎样千方百计保护我让我顺利的降生;那些挣扎的童年,那些冬天雪地里的运煤运白菜的孤独身影,那些母亲夜半病痛的折磨;那些个中午和女孩子们一起吃饭打开饭盒的尴尬,那些暗淡的少女时光站在街边看漂亮的夹子然后还是无奈的去剪短了头发;那些日日夜夜读书拿到奖学金考到第一名的欣慰,那些只能在旧报纸上的练字和素描;那些一次次搬家,一次次文明遭遇野蛮,那些努力拼搏的一个个不可能做到的项目,那些一轮轮考验智慧的面试,那些一个个现在还在折磨我的很多思考。。。
 
“凌尘”,父亲说静夜里听到我出生的啼哭,脑海里忽然划过的两个字,就如同我的性格,铸就在血液和命运里。我并不慨叹艰辛,尽管这些艰辛在性格里留下很多阴暗的伤痕,可是却让我有一种悲悯,在面对这个复杂的世界的时候,时时有一颗悲悯的心,反而更能看清楚一些事情,更能体会一些事情,可是我也承认,这样的艰辛,很多伤痕会在脆弱的时候出来作祟,而且更重要的是,让我缺乏一种生活的品味,而这种品味,是一种生活环境,社会环境综合积累的一种素质,不是单单学习就可以得到的。
 
我坐在新家的落地窗前,外面是成片的绿地,还有游泳池的波光粼粼,月光淡淡的照着我,纱窗轻轻吹起。本以为又是孤单的生日却没有想到能和这么多朋友一起欢聚,一下子吃了不知道多少榴莲和山竹,还外加一个芒果蛋糕,吹蜡烛的时候,朋友们问,许的什么愿,我说,希望阳光永远洒满我的路。
 
不知道人生前面还有多少黑暗,不知道命运还有多少次转角,我只祈祷,希望无论怎样,让阳光洒满我的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