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时候,和小阳坐在教学楼穿堂的台阶上,是高三,很崩溃,根本没有想过毕业代表离别,从此各自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逃体育课,然后她教我一句句唱这首歌,我当时就对她说,我将会永远记住这时候阳光穿过树荫的斑驳,还有这个下午我们两个少女的单纯忧伤。
 
后来在朗讯,环境开始越来越压迫,一个个同事开始离开。送Simon大哥去阿根廷,我们当时的team, 坐在河马石那个小餐馆,我清唱了这首歌送给他:我已经不再是16岁豆蔻少女,自然懂得自此一别,今生也很难有机会重聚,大家各奔前程,命运如同铁轨,偶然相交,终究会越分越远,只留下飞驰的时间。
 
后来轮到我要离开,踏上这条追寻我的理想的奋斗之路,我笑着对大老板调侃,对你而言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我而言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周五晚上去送Chloe, 我们都笑着说她“上岸”了, 最近一直在忙着参加各种告别宴,告别卡拉okay…..虽然我们没有十二连跳,不过十二辞职也是有的。亚洲分公司为什么“flexible",就是欧洲分公司根本不可能答应的无理要求亚洲分公司都干,什么Lead Time以内,什么design issue, 我们简直生来就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老外直呼亚洲人amazing..然后我们为了这个amazing,就可以出生入死了。
 
人越长大,不知道是因了习惯还是无奈,对离别越来越麻木。小时候相交的小伙伴搬家转学都会伤心好久,现在一个team朝夕相处的战友分别,也只是互道一声珍重;读书的时候曾经为分别不知写过多少诗篇,现在也只是在她发出farewell E-mail的时候回一个take care, wish bright future; 曾经为多少爱恨离别感动而落泪,现在也只是笑笑暗暗在心底叹息。
 
一个家,曾经的他和她,也许什么都没有,两手空空,一年年积累,慢慢多了家具锅灶,多了欢笑泪水,多了孩子的奔跑嬉闹,从每天奋斗拼搏,到每天盼着儿女平安回家,然后呢—-一个个长大,一个个离开,剩下的他和她,佝偻白发,可能动弹不得,只能互相扶助,最后,一个先离开,另外一个,不知什么年岁的某个冬夜,也会离开,甚至可能是被抬着离开,蒙着白布,再也看不到这个家。离开家的子女,开始恋爱,开始经历人生,开始有了自己的家,可是,这个家,最后又会怎样呢。。
 
曾经的恋人啊,曾经的山盟海誓,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时间和空间,很快就会变成往事,一些翻箱底才能记起来的往事。曾经的朋友,曾经的伙伴,不知道消失在这世界的那个角落里,谁会记得,曾经的我们,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奋斗一起流泪的日子呢。
 
佛说,世间有三种不可爱,即老,病,死。
 
离别,也是”死“的一种,因为,说过了再见,往往是,一生都不会再见。即使再见,过了这么许多时空,这么多沧海桑田,相遇的你我,早以不是昨天。不过是,大家心里对对方还有牵念,一起战胜时间空间,魂魄有知,再见一面。
 
有时真不明白,往事如烟,还是往事并不如烟呢。。。
 
虽然这个家终究要分开,可是曾经的欢笑泪水已经写满生命,虽然我们的生命终究逝去,可是至少儿女们将带着我们余烬的温暖,勇敢的前行;虽然曾经的恋人或许变成路人,可是曾经共舞过得快乐,韶华如花的青春也会记在心里,到老时回忆起,只剩下扑鼻芬芳;曾经的朋友,曾经的伙伴,我们共同奋斗过的日子,共同思考的历程,让我们一生都受益无穷,不是么..
 
我站在山上,山下的你,挥着手,轻轻对我说再见,声音越来越远,我将带着你的歌声,继续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这一程,有你相伴,下一程,谁会与我做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