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leh 是一句马来话,也是最近又一个恶心的project的名字。
 
意思大约是“能”。
 
从下飞机一直到去KL CC香格里拉酒店的路上,到处都是马国国庆还有即将到来的开斋节标语。“Boleh"也在其中,听当地同事讲,政府意在宣传马国什么都可以,可是事实上是,管他好的坏的,杀人放火还是上天入地,似乎马国都"Boleh"。
 
一直都很想去KL, 大约是看太多电影和风景片,双峰塔的影像一直在我心里代表这个实际上的穆斯林国家。加上下飞机同事对我说,某一年不懂为什么此机场竟然胆敢超过新加坡的樟宜,成了全球最好的机场,让我对KL更有期待。
 
可是很快我就领教到厉害,比如过海关后取行李处还要通过一段地铁,半小时不见行李,出租车明显告诉你有三六九等,而且提醒你出去打车无疑自寻死路,因为外面的人早就打定主意宰外国人。不过老娘也不是在花园里长大的,这些倒也没怎么在意。路上收费站之多可以和国内媲美,司机讲私家公路质量好,国家公路—指指桥下的一条勉强能看见路面而拥挤不堪的"小”马路,您要走吗…
 
观察路两边的房子倒是鳞次栉比,风格各异,不似狮城组屋都是一个样子,condo也差不许多。司机又笑,这里保安和小偷都属一伙,若是哪家人家长期不在,就联合作案了,于是当地富商家不是请私人保镖,就是临走前给保安贿赂。
 
临近市区,远远就可以看见twin -tower, 知道酒店不远。即使是住在KL最繁华的大街,也一再被提醒注意安全。出来想去市中心玩,打车半天都是不打表的,只有一辆打表,可是车门明显因为几次事故已经撞凹,门都关不上。我发现同事本来温柔女生突然表情很凶猛,我很诧异,伊悄悄说,这里都是比较欺软怕硬,你越狠一般上当机会比较小。。。于是接下来两天我们两个就扮演黑社会,上车就怒吼“meter or not!"然后一言不发做死鱼脸,果然收效甚佳。
 
路上最明显的感受,就是贫富极端不平衡。商场门前可以看见最前卫改装的各种跑车,巷子里一转弯就是兰博基尼,满大街名牌跑车,混着破烂不堪的公交车,还有车门都关不太上的出租车,大家一起拥挤在一起,混着五花八门的宣传海报,还有改装过的霓虹灯。有崭新簇新的大商场,进去丝毫不逊色乌节路的任何一家,旁边就是黑乎乎的小门市部,定睛一看,上书”屈臣氏“三个大字,本来我嘴唇有些裂,想买支润唇膏,一看这间店,立即逃之夭夭。临跑前同事提醒我,把包抱在胸前在闪!!
 
下到我们在KL的工厂谈判两天,才真正吐血。马国规定,公司必须有若干比例的马来人在各个层次,而真正的技术和管理骨干,当然都是华人,可是华人在这个国家大约也只有财富,很难有地位,比如考取本地大学,华人只有很少比例的名额,竞争残酷可想而知。又如街上遭抢,如是马来人会有人拦阻,若是华人,则是听之任之。。
 
我想跟他们谈go live之后的种种种种,所以我建议需要改进的地方,应该如何合作的事宜,尤其因为我们在亚太区,不可能关注到每个工厂发生的任何事情,要求他们一定要把系统弄明白,做好,可是所遇者明白者甚少,装糊涂者次之,整个糊涂者泰半。整个谈判过程简直是一种精神摧残,我对无厘头的扯皮最不耐烦,好几次就要拍桌子,可是想到谈崩等同于我此行失败,只好耐性子磨。结果扯皮到一抬头,还有1小时飞机起飞!!我整个人如同生了翅膀,简直夺路飞奔至大门,出租车司机黑着脸告诉我,下面的节目是小姐请闭上眼睛,我要把出租车当飞机开了。。。1个小时的路程35分钟搞定,时速基本240,我只诧异此等速度马国警察似乎毫不在意。。。冲进去正好赶上最后一次广播,(万幸新航可以网上check in)然后在众人“怒目睽睽”中装“隐形人”匆匆找到座位,旁边金发老者问我,从哪里赶来,我说PJ, 一共35分钟,伊大惊,果然在马国真无所不能啊。。。
 
飞机窗外夜色沉沉,我在比较自己去过的这几个亚洲都会。新加坡无疑是治安最好,人民生活状态和精神状态最好的,社会普世秩序和价值基本都能看到,找到,可是相对刻板;曼谷繁华不如新加坡,也不如KL, 但是人民态度非常友善,虽然落后但是不混乱;上海自然繁华似锦,也被看好是未来亚洲中心,可是显然生态上太过拥挤,没有呼吸空间;KL 自然也有其繁华处,可是贫富悬殊,人人表情都不太友好,宗教,政治更是说不清楚。亚洲普遍摆脱殖民而走上各自发展道路,不逾百年,真正无干扰的发展时期,可能都不够50年,发展道路很多地方很是相似,可是终究因为各自的土壤不同,效果各异。年底或许会去香港和首尔,希望能给我更多的思路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