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北韩对南韩开火那一天抵达首尔仁川国际机场的。
 
办好行李,尚在清晨,我对韩国大哥说,走,出去看看。
 
仁川机场建在距离仁川海岸有15km 的永宗岛和龙游岛之间。机场仿佛海岛上展翅的海鸟,远远可以看见碧蓝海岸,巍巍山巅,还有山海之间斜拉锁的跨海大桥。
 
初冬时分,并不很寒冷,空气很清冽。
 
冬天的韩国,在初冬初升的阳光下,像是个很纯色的玻璃球世界。
 
这次去韩国,其实心情一点都不轻松。
 
起因就是我们区域中心和韩国结下很多梁子,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他们一方面对我们不信任,得这伙新加坡人不够专业,怎么能领导他们;另一方面觉得我们不够公平,偏爱新加坡工厂。
 
于是老板决定派我们去灭火,一方面要让他们理解我们是如何运作的,一方面也是要倾听他们的呼声,看问题到底在哪里。
 
出发前,连夜做了40页slide, 一页一页,铺在地上,研究,讨论,删改,添加,然后半夜直接出发去机场。
 
午夜航班,虽然是商务舱,可是心情很紧张,也没有睡好。
 
清早到达首尔,马上就要转机去釜山。
 
到了釜山,继续飞车去晋州(工厂所在地),大约路上就要2小时。我在车上歪歪斜斜睡去,到了酒店,已经12点了。整个旅程前前后后整个24小时没有合眼。
 
可是韩国人是非常敬业,你不能说披星戴月,你不能说舟车劳顿,匆匆洗把脸,换好衣服,下午2点准时到公司开会。
 
之后每天行程大约雷同:8点半准时到公司,开会,讨论,工作,匆忙工作午餐,继续开会,到晚上9点左右,出去找所有韩剧里大家可以看到的热气腾腾的小酒馆,并排坐下,喝烧酒,吃烤肉,泡菜火锅,拍手行酒令。晕晕沉沉12点回到酒店,在浴缸里就能睡着,然后第二天继续。
 
我根本不知道晋州这个古城是圆是扁,周五晚上要回到釜山,周四晚上当地人问我,喜欢逛鱼市,商场,还是古城堡。我答,古城堡。
 
于是就在半醉半醒之间,绕过南江,在寒风中略略走过这个古时军事要塞。算是我对晋州城唯一的印象罢。
 
周五驱车去釜山,整个城市堵做一团,在车上不知道睡死在哪个万丈深渊,睁眼时忽然街市明亮,繁华似锦,霓虹闪烁。真真恍如隔世。
 
周五晚上,又是二选一,是逛釜山最繁华的商圈,还是去韩国哥哥弟弟家吃家常便饭顺便看普通民生? 我当然选后者。
 
折腾到11点,坐在酒店36楼,看尽釜山繁华。
 
第二天清早,又在拥挤的釜山市曲线穿梭,到达机场,飞去仁川,然后准备转机回新加坡,一路上都不曾逛街,我们两个埋头在duty free shop, 基本上拿了就买,根本没仔细看过。然后匆匆跑到商务舱的lounge, 赶紧吃两口饭,赶到登机口,正好还有20分钟起飞。
 
晚上9点半,飞机越过关山万里,终于看到下面蓝蓝的海和灯火辉煌,我终于回到了温热喧嚣的新加坡。
 
韩国大哥说,这就是韩国式的“旅行方式”。
 
而我,这一个星期,不仅看到韩国式的旅行方式,还很近身的感受到,韩国式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思想方式。
 
感触非常多。
 
因为我也讲过,我看过亚洲发展最劲,社会发展程度最好的新加坡,我看过仅仅几步之遥就相差甚远的吉隆坡,走过纯朴但战乱的曼谷,踏过乱七八糟的印尼旅游小岛,
还穿行在钢筋混凝土的中国式崛起的上海,在看到韩国,对这个民族有更多的切身感受。
 
工作一丝不苟,但是不能够prioritize;
工作纪律严明,等级森严,但是缺乏灵活度;
民族自尊心和民族感非常强烈,但是缺乏国际化的包容度。
 
现在我回到温暖的家,泡杯冻顶乌龙,拧亮台灯,每天倒叙一部分主题,算是分享,更多的是学习和总结吧。
 
—待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