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是全新加坡新年最大的超级大乐透开奖。

因为连续几期都没有人中,所以金额已经累积到一千两百万新币,大约合人民币六千万。

从周一开始,我周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所有同事无论国籍全都发动起来,人人选号码,各个买乐透。有人拿今天搭过的计程车号码,有人拿孩子出生纸号码,有人拿结婚证号码,还有出去吃饭的桌子号码等等等等。

最夸张的星座论和生肖论。所谓星座论就是选出今年运势最旺的几个星座然后大家联合买一个package。所谓生肖论,可想而知就是选出今年运势最旺的几个生肖,联合买package. “利”字当前,这些平时尔雅君子面貌全变,一听说我属鸡,那是绝对不可能和我一起买彩票,因为今年鸡犯太岁,结果我们几个属鸡的在一个星期内瞬间体会人世冷暖。活动到周四已经到达高潮,大家都在建议人事部门能不能把员工卡上除了名字部门职位护照号码外在加上星座和生肖,以示区别。

周五早上,话题已经从“如何购买”转变成“中奖以后”。统计下来,我们整个planning  office只有我一个没有买,对面整个service office只有我们大老板荷兰人没有买。大家说太好了,我们中了直接辞职,你们俩正好一个接单一个下单。

我笑笑,然后问,中奖以后,你们打算怎么办?然后激起长达半小时的热烈讨论,总结如下:

第一派也是最大多数人选择的派别,就是现实派。比如分给家人啦,买房买车啦,然后剩下钱不是放在银行就是投资点小生意诸如此类。

第二派是疯狂享乐派,比如买顶级跑车,环游世界疯狂吃喝玩乐,顶级品牌买个够,换个老婆、老公,还有的甚至要坐飞机从天上撒钱,等等等等。

第三派就是理想派,实现自己长久以来的理想, 活着过理想的生活,比如要去学种植植物,然后开葡萄酒庄园,比如四处买书办个文化书吧,比如就是去学那些现世“没前途”的专业,比如西方纯美术,摄影,等等等等。

关于中奖以后是否工作,又有两种分类。

第一类就是,再也不工作了,好好享受享受,投资也好,息爷也罢,总之就是老娘再也不当孙子了。

第二类就是,还要工作,不过心态大大不同,纯粹打发时间,大家都爱当admin, 就是每天看报,见人翻白眼,打扮美美,到点下班。

关于中奖以后要不要通知家人朋友,哈,这个讨论就热烈了。有的人说当然不能说,不然可能有杀身之祸。有的说,那就只限家人,别人一概不说。有人甚至还举例说某某中奖五百万,静静不出声然后迅速和黄脸婆离婚,娶一如花年轻小美眷,等等等等。话题甚至还发展到,四人一起中奖,其中一个直接领奖潜逃,如何如何追讨,如何如何防范诸如此类,不亦乐乎。

这让我看到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亚洲,在我们生活得这个大陆,不论经济发展的差异,目前大多数人还都在为生活而奔波,为生活而生活:比如读书就选比较好赚钱的专业而不是纯粹个人爱好,工作再累也要忍气吞声或者吃苦耐劳而不敢随心所欲,并不是内心想要有一番作为,或者这样的因素有,但不是主体。而长期的压力和压抑又导致一种不很平衡和平静的心态,发泄而无出口。真正去想自己人生的理想,最初的梦想,想而并且坚持的人,还不占多数。亚洲似乎还在从农业文明转化到工业文明的过程中,可能少数已经走得远些,已经在工业文明初级或中级阶段,但是绝对没有到西方的后工业时代。

这样的状态自然导致心理状态的某些程度的扭曲,所思所想根本就不是那般洋人可以想的到的,比如我的同事四人一起买,当场就在背面签名写身份证号码,然后复印四份各自保存,我的洋老板路过,问我,不就是个游戏么,干吗这么认真?

命运哪里可以一瞬间摆脱,人生怎么可能轻松改写,于是只能寄希望于奇迹,可以一下跳脱苦海,就算不能,也难逃诱惑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