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平最重要的良师,挚友,姐妹,伙伴,就要离开我,回到她命中所属的地方去,回到她这一生千山万水后的大宁静,大色彩中去了。

还有短短一段时光,我们开始每个星期计划出游。

踏青,野餐,看夕阳,看云彩,不停的说话,好像要抓住最后的相聚时间。

我不是一个social的人,有时甚至有些孤僻,朋友非常少。

每一次这样的离别,都让我黯然神伤。

 

先是嘉惠。

嘉惠是个马来西亚女孩子。和我一样,离乡背井,离开丈夫儿子,一个人在新加坡,希望闯出一片天空。

认识她的时候,是我第一分短工离职的时候。

她是HR, 来找我谈话,准备相关手续。

因为时间很赶,我们就去foodcourt边说边谈。

然后我们就熟悉彼此的故事,感动于彼此的坚忍和坚持。

2010年伊始我一直很灰暗的一段日子,blog的字里行间都是消极绝望。于是经常会收到信仰天主教的嘉惠最最温暖的短信:“我们都是主最最可爱的孩子,就算没有人爱你,记得,主爱你,因此,不要放弃。”还有“爱让我们勇敢,坚强的走下去,加油,我的姐妹”。有时一个人疯狂加班到半夜,孤身一人,暗夜如水,看到短信如斯,总有一种温热的感觉,好似一碗温热鸡汤之于饥寒交迫的旅人。

后来我渐渐成长,成熟,渐渐走向正轨。忽然接到嘉惠的电话,告别,珍重。一时间,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她辗转百次,最终还是决定回去马来西亚,回到丈夫儿子身边。

“加油,坚持你的梦想,祝福你”。。。。。。

我的朋友,虽然我们不再在一个城市里,可是,还在同一片星空下,只要我还能看到夜晚繁星,就会想起你,还有那些最温暖的鼓励。

 

接着是王会计。

王会计是我戏谑给他起的绰号,是个非常聪明,但是非常瘦小的男生。

2009年,我毕业了,也失业了。

每天的彷徨,失望,希望复又失望,让我还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再这个城市生存下去。

王会计的同学是我的版友,在伊的大力推荐帮助下,我在金融海啸中得到了在新加坡的第一份工作。

有了工作,我就可以申请绿卡,可以有收入,可以生活下去,可以不要惶惶不可终日。

可是王会计不仅给我一份工作,还极力帮助我尽快适应角色,同时也是我的逛街发泄胡说八道好友。

只是忽然年初,这个我已经适应到几乎感觉不到存在的好友,告诉我,要回上海,开始新的发展。

王会计,虽然你只出现在我生命中短短一段时光里,可是带给我的温暖,我不会忘记。

祝福你, 前途无量,犹如繁华绚丽之上海,加油,我的朋友!

 

我前半生经历坎坷,每每陷入极度困境,郁郁不得发,岔路重重,雾霭漫漫之时,上天总会给我带来一些亮光。就是这些亮光,短暂,但是,极为温暖,在我生命至黑暗之际照亮前路,让我走的勇敢,走的端正。奋斗的道路上,没有把故事说歪,没有把路走错。

我永远记得初中的级任老师,送给我她女儿的旧衣,关心我的生活,极力鼓励我,告诉我不要放弃,不要因为生活得考验就放弃自己对梦想的追求,在教研会议上力排群议论推荐我做保送生。

我永远记得高中瘦弱的班主任,在我很艰苦甚至只能上半天课的一段时间里,每天带一个苹果给我,不说话,只是午休时间静静塞到我手里。

还有很多,还可以联系和已经不可以联系的,想念和忘却的,可以见面和不可能在见面的,曾经的和现在的。。。

不管是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这些亮光,我都不会忘记。

这些亮光,早已幻化做我头顶那片天空的星星,静静的,温暖的,永恒的,照亮我人生的道路,给我成长的力量。希望在你们的星空中,我也是这样的一颗星星吧,静静的,见,或不见,怀念,或遗忘,就在那里,和你一起,继续前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