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飞就拖班,大约就预示着此行不顺利。

上个星期,UK来的一位大爷,加上我们亚太区两个小女子,还有其他几个东南亚同胞杀去印尼一个供应商处进行为期3天的audit.

卷宗几尺厚,打开看看自己那部分,要测试的问题就有50多个,系统的,流程的,文件的,加上audit的instruction, 上次的笔录,这次的要点。。。。脑袋顿时发大。包里电脑邮箱还有不懂几百条烂帐没有了,手机一刻也没有安宁,飞机终于起飞,终于可以痛快的关掉所有通讯设备,好好享受一个半小时平静。

事实证明也就只有这一个半小时是平静的。

飞机一到苏加诺机场,我就对长寿花说,以后没事干我就不来印尼了。我这么说绝对不是我挑剔,机场没有感觉到空调,也没有铺地毯,这也不算什么,问题是所有指示牌都没有对的,不然就是模棱两可,到处上蹿下跳问来问去才排到应该排的队伍,长寿花等以为自己是免签国家昂然准备出境,谁知道被人拦下,不行,也要去排那个长队–指指我这条,盖了章才能走。

一排就是一个小时,机场又很闷热,大家都很烦躁,早风闻印尼的贿赂成风,果然有看到乘客在护照里夹现金,于是本来的问话就中止,然后直接过关。出了机场,找到车子,被通知至少一个钟头行车,每个跳上车恨不得睡死在哪个万丈深渊里。

我就在窗边看街景,大约是夜里9点钟,可是灯火已经不太繁华,最繁华的金融区倒是高楼林立,都是崭新崭新的建筑,看不到历史。很快就进入寂寂的城郊,转个弯,就到了下榻酒店。我此时哪里有任何期待,只求有张干净的床铺还有热水澡可以洗就满意了。

以后的两天行程简直是马不停蹄披星戴月昼夜不分日夜兼程,还没审完一个程序脑袋里就要盘算怎么安排下一个才能省时省力,很多审核重点要跑好几处,有些问题前后印证才能证明逻辑上的可靠,第二天下午压力最大,因为时间已经非常紧张,我和长寿花还有至少三分之一没有做到,而长寿花小姐喉咙痛到一说话先大声咳几分钟。。。我们的这部分是该公司CEO亲自上马,我们在没有空调的仓库小房间测试系统查出货记录,在高温厂区调查生产用料和工单确认系统,在几个办公区域来回窜看risk control的核心证明文件,测试整个系统的完整性。还好,按时交出report, 我们两个累的哪里也没有去逛,只是蒙头睡到11点。

醒来飞奔去机场,肚子饿的咕咕叫,整个机场翻遍只有starbucks还能吃。我对UK大爷说,我此行的收获主要是锻炼我自己问问题的能力,怎样逐层抽茧剥丝问出我要问的内容,效果还不错,至于累和疲劳,呵呵,就当是学费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