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穷的像鬼一样,因为,我买房子了。

在新加坡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在房价日新月异登上新高的时刻,在我没有资格买政府组屋的状态下,我买了房子,搬了家,到户籍处改了地址,三个月后,我现在趴在书架上打字,因为–还没有书桌。

年初,我和Mandy在院子里泡茶看月亮荡秋千,我对她说,姐姐,你回台湾的时候,就是我买房子搬家的时候,我决定了。

伊静静看我,是因为租房子的那些不愉快经历么?

我没有说话,月亮静静照着我们的小院子,我们一起生活快9个月的地方,有无数次倾谈,辩论,剖析,学习的地方,也有无数煮饭,开party, 烧烤和圣诞树闪光的地方。我在Mandy的庇荫和训练下,已经不在是那个情绪极端,控制不住自己,没有方向的孩子。

我对她说,不,不是因为吃苦,虽然数数在新加坡搬家快十次,次次经历都谈不上愉快,可是,这些都不会再是影响我判断的主因。我当然考虑过租金VS还贷,考虑过经济可能会有的变化,可是,主要的是,我要在这里站住脚,而有属于我名下的房产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哪怕情况到最坏,真的将来房价下跌,我相信我自己,我才30岁,就算输,我输得起!

很豪气干云吧?

可是做过一系列研究后,我很快就“豪”不起来了。

由于我只是绿卡,先生又不在这里工作,我申请贷款,只能完全按照个人申请来办理。再来看看个人收入:工资羞涩,只是靠年终奖(我在暴利行业),可是年终奖的说服力就很有限,问过好几间银行,我很快就“清醒”的认识到,我最多能贷到多少。

MAndy说她有个朋友,也是中国来的,做中介,可以帮忙看看。

伊听完我的情况,倒是很实在,就你这样的情况在新加坡买condo, 估计基本就没什么选择空间了,尽量帮你看看吧。

直到看到这间房子以前,我对Market和我的位置,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当我“豪气干云”说,我就要买这间, Mandy问我,你真考虑好了么?你喜欢这间屋子么?

问的很好,答案,不喜欢,可是,找不到了。

楼层低,房子旧,靠近马路,最要命的是,位置“好极了”—在国家精神病院对面。

其实这个精神病院是个大公园,里面很多人健身锻炼,我在考察后对Mandy说,还有,那么大片绿地对吗?再说精神病也不是满大街跑啊?

可是,这间condo楼下有两个非常小的泳池,我知道梦梦一定会喜欢,在我能负担的价钱里,其实很难找到能有游泳池的不是么。还有,屋主自知条件所限,很愿意谈价钱。

于是你来我往开始讨价还价,我以前是一个非常没有耐心,绝对在拉锯战中先败阵的人,可是,我知道,现在的每一次让步,都不知道是未来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节衣缩食,而为了买这个房子,我在新加坡的生活基本上是只能用清水来形容。。。最后僵持的几天,我忍住千万次要妥协,害怕失去的心,最后,拿到了我想拿到的合同。感谢我的negotiation skills training, 我准备了长长的wishlist 和give list, 每一次trade off, 总算没有在乱枪打鸟。

去律师楼签字的时候,我边签字手边哆嗦:因为律师在一边不停的念如果破产是什么偿还顺序,如果你挂了流程是怎样。。。然后一堆文件上,我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出了律师楼,中介握手,忽然笑着对我说,我其实还挺佩服你的,一个女人,也不是什么高收入阶层,自己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工作两年就敢背债买房子,加油啊!

伊不知道的是,中间,我做了一件30年来最羞耻的事情—-打电话回家。我对年迈的正在边照顾母亲边照顾女儿的父亲说,我已经尽全力,可是还差一点点。。。家里人什么都没说,第二天就把钱打过来了。我走出中国银行的大门,没有立即搭地铁,而是走到新加坡河边大哭。眼前就是新加坡最著名的金融区,高楼林立,路上来来往往都是时尚白领,相信她们手里拿的包都够我吃上半年。我对自己说,终我一生,我都没有资格说”无依无傍”,可是,我一定会大声说–“我自强”,我就是要看看,这样平凡的我,平庸而不起眼的我,靠自己,到底能创造出什么样的生命价值。

6月13号,我到律师楼拿钥匙。虽然回来已经9点了,可是,我还是跑到新家。我的家,我自己的家,我在新加坡学习一年,工作两年,奋斗三年的成果。。。

还没等高兴一会儿,现实的问题又来了,家徒四壁,就我一人,真不知道从哪开始干起。我拒绝了找服务公司打扫的诱惑,每个周末都跑过来自己收拾,然后每次都蚂蚁搬家搬一部分。然后四处跑去买家具,结果被什么大促销的床垫商忽悠,连拖了两个星期都没送货,伊到后来也开始胡扯了–你没有说清楚你家地址,所以我没法给你做! 我在电话那边怒吼–难不成你是要把我家地址打印到我床头不成?!

于是再也不敢相信报纸上什么大促销,老老实实跑去IKEA, 我跟Mandy说,我对家没有任何风格,格调,装饰要求,只要便宜结实尺码合适就买。回家自己看着图叮叮当当,以为自己是天才,可是折腾了半夜也没有折腾好一把椅子。。。

6月25号,我正式搬家。MAndy的集装箱来了,把东西都打包准备运回台湾。我们的房子空空如也。

收拾的间隙,我们坐在台阶上,我对伊说,我从整天躲查房,到到处和别人合租,分厕所,到搬来你家,一开始,我真的不敢相信是真的,我们两个人住这样一间上下两层的Terrace。 可是渐渐我就明白,人所能“享受”的,也不过是一张床,一间厕所而已。我的家,当然是陋室,可是,只要能有我一张床,一间厕所,能装下我所有的书,可以任我自由的写写画画,煮饭做菜,高兴的时候四处丢东西没人骂,不高兴的时候趴在被子里放声大哭,我已满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