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电话在下班最混乱的时候响起。。

彼时我正在一边带着耳机听印尼工厂的项目汇报,一边飞快的回复印度人项目确认的日期,旁边还站着另外一个BU的女孩子等着问我问题,于是很不耐烦的提起手机–喂喂喂,什么事什么事?

老公一愣,半晌呆呆的说,那,你先忙吧.

我以最粗暴的方式按掉电话,心里想,玩什么,老娘都快忙死了还打骚扰电话,什么年纪了都。。

等到我从从容容把最后一封邮件的措辞看好,认真研究哪些人该抄送,哪些人是发送,哪些人则只能是密送,然后耐心的回答小姑娘很多问题,还一副老成的样子指导完人家工作的烦恼后,才按下手机,看到老公的简讯–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忘了么?

今天是什么日子???

脑袋嗡的一声,项目截止日期?网申deadline?不对不对,这些老公不知道,老爹老妈生日?不对,具体日期不详但肯定是下半年的事,梦梦的什么日子?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边关电脑边打过去—搞什么飞机,倒底什么日子?

那边厢似乎被我震晕,老公咳了一声,你忘了么?是我们认识11周年纪念。

我立时呆住。。 

11年??

呵,是。整整十一年了。

日子总是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被我们渐渐遗忘。再灿烂或痛苦的过去,也都可以随着时间过去。

11年前,对,我在学校门口,穿的什么早就忘记,只记得一直从学校走到省图,坐在台阶上晒月亮。当时的月亮,大概和前些天full moon party晚上的觥筹交错间的月亮,没有什么分别吧。只是那个时候月亮下的我,可知道,这一天,这一年,人生就这样改变,他就是我老公,这个后来带给我烦恼,也支持鼓励我,走过11年岁月的他??

想起中学时候,因为爸爸是英语日语的翻译,当时热播的《东京爱情故事》主题曲,人人都求我回家找老爸翻译。大概只记得那一句“那一年,那一天,如果我们没有相遇,命运会是怎样?那一年,那一天,如果我们没有相遇,我的人生会是怎样?”

从来没有想过,这句话倒底,是什么意思。

很多时候,那样一些决定性的时间,那样的一天,一个月,一年,在我们不留意的瞬间,写就了人生,写就了历史。

《万历十五年》,我想起这本书,黄仁宇说,看似如此死水微澜般的1587年,中国文人政治时代,非法制时代,农业地主为统领的时代,悄然走向历史没落的转折点,历史轰隆隆的轨迹,将沿着大航海时代,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进而步入法制时代,资本主义时代,这一切决定了中华民族命运的开端,就是那样平静甚至有些沉闷的1587年。。

《93年》,我读的第一本关于法国大革命的小说,1893年,欧洲的没落封建领主的王朝复辟,革命军和封建注意的胶着,痛苦和纠葛,朗得纳克家族的矛盾冲突,映射出整个时代孕育的不可逆转的潮流,终将决定了法国历史真正的命运。

某些时候,那些胶着痛苦的时刻,往往历史就决定于其间吧。。

2008年之前的我,从来没有把“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看的那样重,从来没有把“理想”是什么想的如此清楚,2008年,看似平静照常工作,怀孕产女如家乡城市千万已婚妇女所必然的生活轨迹里,那些不成眠的日日夜夜,过去,现在和未来,忽然让我异常清晰的看到命运的轨迹。以后的决定,奋斗,艰难跋涉,跌宕起伏,以及现在这样坚定于自己人生的我,想来,都是在那样的日日夜夜里蜕变的吧。

不是所有的命运的指向,都是幸福和成功,也不一定都是悲剧和失败,而大多数都是,不可知对错成败也不能回头的结果。

萧何月下追韩信,孰知对错?成就了一代名将的十面埋伏,亦葬送了一代名将的青骨;“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的后主李煜,亡国灭种,可是正因如此才留下的千古词篇,你现在所知道的那些已经快要融化到不能称之为名句的,都是他的作品;至于那些留下“自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的痴男怨女,又怎么概叹是命运的幸,还是不幸?

我们在那一年决定学文理科,在那几年决定事业发展走向,在那一瞬间决定嫁给他,在那一时刻忽然就想要放下名利觉得已经够了,那一场高考,那一次升值面试,那一次和她/他的邂逅。。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也许是永远算不出的流年。。

所以,我喜欢一位博友在我博上曾经的留言:

人生不只是坐着等待,好运就会从天而降。就算命中注定,也要自己去把它找出来。有人说“人定胜天”,也有人说“命中注定”,两者我都有所感应,其实命定也没什么关系,努力与否,结果会很不一样的。在我过去的体验中,只要越努力,找到的东西就越好。当我得到时,会感觉一切好似注定。可是若不努力争取,你拿到的可能就是另一样东西,那个结果也似注定。所以目前的这个局面,可以说它是命定,也可以说是人改造了它。” ——李安《十年一觉电影梦》。

幸或不幸,只有当我们闭上双眼的时候,才可以知道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