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印度人之前,先要说印度的天气。

一个热字,不足以形容。

一到户外,整个热浪扑面而来,简直让你窒息。加上嘈杂的喧嚣,喇叭狂按,尘土飞扬,简直让人透不过起来。

印度其实比新加坡维度要高,可是因为大部分是大陆性气候的关系,要比新加坡的热带海洋性气候热上许多,加上植被覆盖率不高,热气简直无从派遣,热腾腾升空直接扑向大地,席卷人群。

印度用电量自然很高。

加上不良的基础设施建设,于是乎酒店的不时断电,在正常也不过。

这样的生存环境下生长的人们,确实有些特点。

仔细看印度人轮廓,棱角很是清楚,感觉更靠近欧洲人,只是风吹日晒变成黑色。又加上饮食习惯的问题,印度人身材都比较壮硕,男女都是高头大马。办公室的男同事很多一进门来让我感觉是半截铁塔,加上黑着脸,着实考验我镇定的本领。只是我对他们服饰的颜色搭配实在无法认同,比如墨绿色衬衫,白色西裤,黑皮鞋,也许换到墨西哥风情男身上可能不错,可是这伙铁塔们这么穿让我有点@#¥。

衣服不是重点,我可以忽略。可是他们对时间的概念,实在让我晕倒。

行程是印方定的,我们都没有问题,哪怕第一天凌晨到达只睡3小时就要去office我都没有问题。可是到了约定时间,一个人影没有,说好9点开始培训,我的ppt, projector, training materail全部摆好,人也精精神神站在培训室门口。。。。等了快15分钟,老法说老子出去帮你追追,又过了10分钟回来了,告诉我改到10点。。没半个人通知我们。。

更要命的会议秩序。

不知道是印度人不在乎秩序还是没有最基本的尊重。我的培训过程中,不断有人进进出出,电话当场就接,一旦有什么地方需要讨论,也不管我和老法大小眼,全部直接切换成印度话长达15分钟之久。讲过一段可是总有人对上一段的话题进行讨论,简直天马行空。

尽管如此,你得承认,他们确实参与到我的培训中,无论方式怎样,至少他们确实从头到尾参与。我做过很多场培训了,最不好的就属中国同胞。大家都木着脸,不是对着电脑,就是对着手机,不然就不着。。。没有积极的反应,讨论,问题,回馈。但是培训完要求做的时候就一个个问题出来了。

印度人,印尼,新加坡,香港。。大家都很积极的参与,很积极的问问题,讨论,从而解决很多以前没有研究注意的问题。不似我的大陆同胞,只是为了培训而培训,或者干脆懒得问,懒得讨论,反正也不一定有什么结果。。

当然印度人的“积极”,有时候有点过分。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们的祖先就善于思辨哲学有关。

印度人是真的好辩,走遍亚洲找不到匹敌者。整个民资,男女老少都是好辩。好辩本身没有不好,很多问题就是在思辨过程中整理清楚,走向成熟。但是有的时候,一些根本不需要辩,或者简直就是武断推测,只知其10%,印度人就可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了。这也不要紧,关键是总提出问题,却没有任何思路,思考和答案,只是图一个爽字。让人不解。可是因为我做培训,必须要耐心讲解,结果走遍亚洲,只有印度这一次讲完整场下来嗓子痛的说不出话,懊恼自己逞强—-印方说要给我话筒,我总觉那个东西让人有距离感影响交流就自嘲嗓门大不用,怪不得那印度伙子一劲冷笑。。。

可是他们也有可爱的一面。

且不说每个人不管认不认识都主动微笑打招呼,而且随便拦住什么人问事情都尽力帮你解决,很是友好。

下午一点半,正是培训最艰难时刻。印度人吃饱喝足,打着洋葱嗝,体型又硕大,大鼻子呼呼,我为了保持培训状态,通常会搞点小游戏。其实很简单,20多人,我就让他们数数,每逢3,4的倍数,或者包含3,4都击掌代替,看我们最后能停在哪个数自上。本来这是我们在酒吧灌酒喝的游戏。没想到印度人这叫一个投入,人人坐的笔直,来了兴趣,就想看谁出笑话。结果事实证明他们的口算水平比较一般,因为从12,13,14,15,16,17,18,19这一段,频频失败,最后停在26. 每个人都笑的人仰马翻。连老法也玩的意犹未尽。

来之前,我就对自己要求,要非常professional 的完成这次培训,同时做到真诚,认真,Open Mind. 对他们一如对待我所有的planer, user, 不需要强调国家民族背景文化差异。吃饭,作息,工作议程,培训,我都以这样的态度面对。我所作的工作,技术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协调我所有的资源达到我要的效果。谁越open, 越专业,越能赢得尊重,越能达到效果。

最后培训结束的时候,没想到每个人都给我非常好的feedback, 作为回报,他们教了我一段印度的鼓点,学起来很容易上手,而且很有印度舞风情。真没想到是这样的酬谢,不过总比在我survey上胡圈乱化来的好。

晚上庆功加送别宴,大家都吃喝的杯盘狼藉,印方老板对我说,咱们这都拼命的给这伙子法国人卖命。。咱们中国人印度人,不知道是历史太久还是怎么,负担包袱一重一重,活着累,干活也累,老法都觉得咱们考虑太多,活着太累。。。如果要是能,随便发上一个省的人,管他中国还是印度,去他们欧洲,还不填平了他们的。

。。。。

回程一到甘地机场,被通知必须出示回程电子客票。幸亏我从来都有打印的习惯。旁边一个大胡子美国佬,显然手足无措,打开电脑在邮件里一通乱翻,找到赶紧把屏幕挪给门卫看,这才放进去。接着一遍一遍的检查行李,有趣的是男女安检分开,女性都在一个全封闭的帘子内由一个女海关单独检查,不知什么道理。老法是金卡会员,我们躲去lounge,结果里面真是没什么能吃的,更要命的是红酒难喝的要死。于是不吃了,要求上网,找了半天,一个服务员样子的神秘兮兮递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有用户名密码,登陆半小时,死活上不去。。好容易上了飞机,由于印度人都要求特殊餐点,所以等全体印度人吃完,我们这些“正常”的餐点才上来。

头脑昏昏沉沉,一直到天光微亮才醒来,机翼下面蔚蓝的海,呵,新加坡!我终于没拉肚子没生病整个人完整的回来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