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我的女儿在父亲身边睡熟了。

5岁半的她,在新开始新生活,已经一个星期了。

虽然每天被老师批评英文不好,26个字母认不全,不可以用英文从一数到二十,连续两次英文听写都拿了大鸭蛋,可是还是每天精精神神快快乐乐的活着。

每天晚上在我“残酷”的训练课中间,也会展开笑脸–妈妈,我一定能学会,是不是?

生活之余她,只是一个全新开始,全新体验,“痛苦”也是短暂。

老公每天6点就要起床。

做好早饭,把梦拖起来收拾好,等我起床就出门。

每天为了省银子,走到地铁站,然后换车。

为了一开始表现好,加班好几晚。周六又要上班。回来只有我们两个带孩子。虽然忙碌辛苦,中间各种挫折,总算适应下来。

我每天要带女儿上下学,换一次车。

有时候梦梦闹别扭而我又要赶车加上累了一天,真想大叫。

升职后的新岗位,任务复杂而繁重,几乎花光我所有耐心,晚上做完饭洗好锅子,面对女儿的大鸭蛋成绩单和老师的要求,真是有种苦笑不得的感觉。

从前一个人享受“孤独”的我,经常夜不能寐的我,现在倒头就睡,不复半点闲情逸致。

闷,打电话回家。

才知道,自那日梦梦离家赴新,老父一直未能恢复。

出门那天,老父老泪纵横。下午,就躺在梦梦常睡的小床上,盖着梦梦的被子睡的午觉。

晚上,就看梦梦生下来没有拿走的书,还有图画。

我听了,很生难过,又觉得自己不孝已极,几乎落下泪来。

老父劝我,生老病死,悲欢别离,人生就是这样罢。

不必太过伤感,也不必担心我,我自会看开。

我们全家经历风风雨雨,艰苦的事情,大家都已经习惯。

也许是我天生多愁善感,总是不能看的这样开。

本以为我年少离家,女儿会替我承欢膝下,给老父带来快慰。

谁知现在竟要让此快慰,活生生拿开。。

我们这些子女,总以为出人头地到今日,全靠一己之力,全然忘记,父母家人,不求回报的付出,决不吝啬的爱。

中年是一个什么样的年纪,我已大概有些感悟了吧。

老父行将老去,事业开始起步,责任开始落在肩头,家庭开始变得重要—-责任,坚韧,宽容,坚持,爱,努力,积极—这些品质已经远远超过上一段人生路的要求。。

我将以什么面孔面对这个世界,我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人生啊, 我有时静静看着夜空,真是觉得两者同样深邃而神秘,博大而遥远。

我的新的人生路正式登场,我只有挺直肩背,勇敢走下去。

以“凌尘”的名义,好好体会。

想起老父说,每次跟你姐姐说,我总有一天会离去,你姐姐总是止不住泪流满面说不会不会,而你总是不说话倔强的站在那里。。

今夜SKype, 我一行行打给父亲—因为我知道,我会继承您所有的智慧和勇气,继续代替您,生活在这世界上。

每当我遇到艰难抉择,我就会想起这句话。

这次,老父老泪纵横。。。

凌尘,加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