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已经是猴年初一的晚上,

严格说,按国内时间,是初二早上。

来波士顿四个月了,

窗外,大雪纷飞。

海外的第八个年头,美国的第一个春节,雪夜寂寂,万籁无声。

过年前刚从加州沙漠小城Fresno飞回,连续的出差,法国回来就没有来得及倒的时差,工作压力,新生活的适应的各种忍耐,让我一下子发起高烧。坐在Fresno的小机场里,浑身瑟瑟发抖,一杯杯咖啡都不能换回一点热度。

沙漠小城的夕阳,像是太阳神寂寥一天中最盛装的告别式,琼彩万丈,绚丽迷离,低空飞行,也看得我心驰神摇,于天地间忘乎所以。

从洛杉矶到波士顿的航程,就全无一点浪漫,午夜航班,在座位上蜷缩一团,浑身一阵冷一阵热。空姐支我本地土方,狂灌冰水,不停跑厕所,就这样折腾6小时。迷迷糊糊中,竟流下泪来,好想回家。

好想回家,回家。

家?

是青岛吗?昏黄灯火,爸爸熟悉的暖粥,无论我何时何地,总是张罗让我吃饱肚子的家?可是,我已经离家8年,儿童相见不相识,此城非昨日,不在是我梦里熟悉的地方。

是新加坡吗?我奋斗7年,事业成长的地方,赐予我奋斗认可的地方?虽然身份房产俱全,却举目无亲。

是波士顿么?租来的公寓,生活仅4个月的未知?以及同样面对未知的丈夫,女儿?

飞机落地,坐在出租车上,一语不发。经过暗夜清晨的港口,海岸无限远,于暗夜中波涛涌动,不是青岛的海,不是新加坡的海,而是美东冬季的海。

忽然明白, 回不去的都是家乡,去不到的都是远方,而我的梦想,总在比更远还远的地方。

附注:三年未动笔,情愫如野草,更行更远还生。除夕雪夜,中夜难寐,是以提笔,廖慰心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