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苍狗,时光倏忽。

远山近水的树木倏的茂密起来,微雨过后,竟也是烟雨蒙蒙的景象,恍惚间似乎这里不是美洲北国的土地,似是烟雨江南。

35岁了。

以距离论,我已离开出生地千万里,到了地球对面。

经历了暴雪严寒,波城5月底才开始完全有了暮春的气象。白发斑斑的同事眯着眼,对我说,这才是新英格兰最好的季节,足以原谅寒冬的严苛,让他的家族从未搬去温暖的南方。

只是空气质量太好,过敏源太多,昨晚一下子就发热,今天头晕脑热了一整天,哀哀喘着粗气,直到半夜才有点精神。

想着,35岁也算是里程碑了,不写些什么,以后到了耄耋之年,又拿什么缅怀青春,感恩岁月?

爹今天发来贺信,女儿半生,努力,漂泊,努力,漂泊,为事业拼劲全力。只希望日后能看顾身体,举案齐眉,得享晚年。

少小离家,下南洋,后又远赴重洋,只身闯荡世界,为了什么呢?

为什么不能像大多和自己一样出身平寒的女子,过着虽琐碎但不为人知的平淡幸福人生呢?

这些年,独自一人,走了好多路,去了好多地方。

每次出差,总让自己早半天到,即使走马观花,好在也是看过许多风景。

开始总觉得世界很大,天高海阔,总教人想好好一番作为。

只是上个月,从瑞典小城马尔默回程,穿过幽深碧蓝的厄勒海峡去哥本哈根时,突然有些怔仲:这北国的海,这种阳光下的深蓝色,以及跨海的白色大桥,草地淡色的小花,让我忽然觉得天地之间的孤独,还有莫明的想家-这场景太熟悉-家乡亦是北国海滨。

为了梦想的千山万水,为了改变命运的一往直前,到现在,开始更加明白了解自己,开始逐一放下心中的包袱,真心希望,后面的人生,能全面正视自己,走的高且远,但是不要在纠结放不过自己。

想起王阳明的一句:嚎哭而来,欢笑而去,人生本当如此。

希望自己能快意江湖,莫在纠结,走出下段属于成熟的凌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