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Entries »

守脑如玉

老爹推荐我的一篇文章, 叫做守脑如玉,写的不错。

文章起始于韩国萨德事件一时间的群情,’轻易被感动,轻易被激怒,轻易被吓住,轻易被诱导’。

信息爆照的时代,我们要学会守脑如玉。

我们总觉得自己很有主见,其实很多时候,不过人云亦云,习惯跟着起哄,懒得动脑。

我们总觉得自己非常聪明,殊不知再聪明的人,一旦陷入群体,就变得盲从,迷信,愚蠢,暴力。

遇到一件事情,我们有看待事物的坐标系吗?

有没有事实,论据支撑?

这个事实论据能否推出结论?

隐藏了什么假设?

有被隐藏的,模糊不清的事实么?

下周又要去法国两星期,这次,要参加一个滚筒interview, 全球选了 16个中层经理, 由12个SVP 组成6组,每组单独15分钟来面试。

我要在15分钟x6 次之内,让他们对我印象深刻,支持我下一步的发展,确认我是公司未来领军人物。

我相信,在专业度,职业精神,操作能力上很快就会得到认可,可是,作为领军人物,我一定要有自己的belief, 自己的vision. 

Building 未来5年的供应链应该是什么样的, 为实现它而需要做的transformation有哪些,具体实现的计划。

未来的团队应该是什么结构的, 需要做的组织结构革新,配套革新又是怎样的。

我从中能学到什么,提高什么, 我能贡献什么,我又需要什么。

我要坚定走出自己的管理风格。

不是时下流行的无知少女派,也不是霸气侧漏女疯狗,也不是你对你也没错的骑墙派,亦不是。。以前那个, 总想面面俱到,不吝惜自己和团队,责任都背到自己身上的那个我。

勤勉好学,庄敬自强,虽现实烦恼多多,生活朴素,却不负胸中山水丘壑。

Advertisements

塞上牛羊空许约

这是最早曾经打动过我的爱情故事。

不是主角,篇幅不长,爱的悲凉。

人生在世,诸多尘世纷扰,爱,究竟是什么,是人生漫漫无涯寂寂荒原中的, 什么。

最近房租看涨,一直在四处觅房。

走过很多间让人印象深刻的房子。

一对老夫妻, 从刚结婚的拮据公寓里买了新房子, 生儿育女,不断扩充房间,数十年如一日,渐渐子女离家,然后两夫妻仔仔细细,维护这个家的每一个角落,守住每一段记忆。最后,年纪太大,无法照顾自己,只能在老年公寓订下房间,把住了40年的房子卖出去,换作养老金。

仔细看看,儿子的照片还在墙上安安静静泛黄,女儿的布偶箱子似乎还在等待主人打开,毛巾整整齐齐,每个角落都干干净净,只是,轮椅的轨道,让很多地方变得不方便。

一个家,所有的爱与记忆,曾经的热闹非凡,奋斗不息,此刻都陷于时光静静尘埃里。

我们在期冀新的人生,从公寓要换到房子,而他们,已然静静走过繁华,准备走向结束,回到公寓。

回来的路上一直没有说话,车子略过深秋新英格兰的原野,落叶萧萧,阳光淡淡。

若能和心心相印之人就这样走完一生,恐怕是所有人的梦想罢。

只是,山重水复,风雨交加,曾经握住彼此双手的人,现在是否还能在灯下闲敲棋子。还是,江湖已远,人在天涯。

曾与我有约的你,可曾想到,曾经一起期待过的星空,如今只是安安静静照在,漫漫无边的时间荒原里,不复有光。

纪念下

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日子,只不过没什么人特别想分享。

就在这里自己给自己纪念下。

今天办公楼大厅的迎宾墙上,挂了我的大幅照片和简短介绍。

Edison Experts , driving innovation .

LingChen Jiang: Edison expert supply chain planning- sales inventory operation planning .

满墙的研发工程技术,我是大楼里唯一的供应链。

满墙全是男的,我是唯一女性。

很多人午饭看到我,对我说恭喜,尤其女同事-you break the ceiling .

惭愧。

我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好。

我是技术大拿么?

不算。库存建模我不大好,算预测准确度也不突出,SAP算略有心得吧,离大神们很遥远。

算管理人才,对流程和策略把握准确么?

这个在business unit 代表供应链的职位,member of management board representing supply chain global 大概4个月了。

活上手非常快,通过全新的市场产品角度看策略,我也很快把握到了。可是领导力的问题不停暴露:决策瞻前顾后不果断, 凡事求面面俱到而延误战机, 还是非常敏感:我是如此纠结的一个人, 和我搭档的美国经验丰富的director 很不理解-想那么多干嘛?不是挺年轻的干嘛纠结成老太太。。。

凭心而论,见识层次上我确🈶️领悟,整体掌控flow都不是问题。我要突破到下一层到director, VP ,主要瓶颈就是自己。

全面认识自己,不必刻意追求突破,我就是我,而是要扬长避短,动心忍性。

感谢没当我怀疑自己时,上天送来的一次次小小鼓励,总觉得冥冥中似有安排。想起李安的话来,还真是如此。

不想再急于揭开下一步命运,而是希望自己能慢下来,奋斗过程中欣赏走过不能再回来的时光和人生,回想新加坡7年,虽略有小成,确浸透血泪,回头看看,都没怎么享受过青春年少,连新加坡也没走遍深入了解多少,也算遗憾。

生命不止是奋斗,于我看,重点在领悟。领悟一重重境界,希望我能继续提升,到达心思澄明,通透之境吧。

白云苍狗,时光倏忽。

远山近水的树木倏的茂密起来,微雨过后,竟也是烟雨蒙蒙的景象,恍惚间似乎这里不是美洲北国的土地,似是烟雨江南。

35岁了。

以距离论,我已离开出生地千万里,到了地球对面。

经历了暴雪严寒,波城5月底才开始完全有了暮春的气象。白发斑斑的同事眯着眼,对我说,这才是新英格兰最好的季节,足以原谅寒冬的严苛,让他的家族从未搬去温暖的南方。

只是空气质量太好,过敏源太多,昨晚一下子就发热,今天头晕脑热了一整天,哀哀喘着粗气,直到半夜才有点精神。

想着,35岁也算是里程碑了,不写些什么,以后到了耄耋之年,又拿什么缅怀青春,感恩岁月?

爹今天发来贺信,女儿半生,努力,漂泊,努力,漂泊,为事业拼劲全力。只希望日后能看顾身体,举案齐眉,得享晚年。

少小离家,下南洋,后又远赴重洋,只身闯荡世界,为了什么呢?

为什么不能像大多和自己一样出身平寒的女子,过着虽琐碎但不为人知的平淡幸福人生呢?

这些年,独自一人,走了好多路,去了好多地方。

每次出差,总让自己早半天到,即使走马观花,好在也是看过许多风景。

开始总觉得世界很大,天高海阔,总教人想好好一番作为。

只是上个月,从瑞典小城马尔默回程,穿过幽深碧蓝的厄勒海峡去哥本哈根时,突然有些怔仲:这北国的海,这种阳光下的深蓝色,以及跨海的白色大桥,草地淡色的小花,让我忽然觉得天地之间的孤独,还有莫明的想家-这场景太熟悉-家乡亦是北国海滨。

为了梦想的千山万水,为了改变命运的一往直前,到现在,开始更加明白了解自己,开始逐一放下心中的包袱,真心希望,后面的人生,能全面正视自己,走的高且远,但是不要在纠结放不过自己。

想起王阳明的一句:嚎哭而来,欢笑而去,人生本当如此。

希望自己能快意江湖,莫在纠结,走出下段属于成熟的凌尘。

乡关何处

2016年

已经是猴年初一的晚上,

严格说,按国内时间,是初二早上。

来波士顿四个月了,

窗外,大雪纷飞。

海外的第八个年头,美国的第一个春节,雪夜寂寂,万籁无声。

过年前刚从加州沙漠小城Fresno飞回,连续的出差,法国回来就没有来得及倒的时差,工作压力,新生活的适应的各种忍耐,让我一下子发起高烧。坐在Fresno的小机场里,浑身瑟瑟发抖,一杯杯咖啡都不能换回一点热度。

沙漠小城的夕阳,像是太阳神寂寥一天中最盛装的告别式,琼彩万丈,绚丽迷离,低空飞行,也看得我心驰神摇,于天地间忘乎所以。

从洛杉矶到波士顿的航程,就全无一点浪漫,午夜航班,在座位上蜷缩一团,浑身一阵冷一阵热。空姐支我本地土方,狂灌冰水,不停跑厕所,就这样折腾6小时。迷迷糊糊中,竟流下泪来,好想回家。

好想回家,回家。

家?

是青岛吗?昏黄灯火,爸爸熟悉的暖粥,无论我何时何地,总是张罗让我吃饱肚子的家?可是,我已经离家8年,儿童相见不相识,此城非昨日,不在是我梦里熟悉的地方。

是新加坡吗?我奋斗7年,事业成长的地方,赐予我奋斗认可的地方?虽然身份房产俱全,却举目无亲。

是波士顿么?租来的公寓,生活仅4个月的未知?以及同样面对未知的丈夫,女儿?

飞机落地,坐在出租车上,一语不发。经过暗夜清晨的港口,海岸无限远,于暗夜中波涛涌动,不是青岛的海,不是新加坡的海,而是美东冬季的海。

忽然明白, 回不去的都是家乡,去不到的都是远方,而我的梦想,总在比更远还远的地方。

附注:三年未动笔,情愫如野草,更行更远还生。除夕雪夜,中夜难寐,是以提笔,廖慰心情。

蛇年寄语

龙年在忙忙碌碌中过去了。

梦梦在我披头散发于锅碗瓢盆筹划年夜大餐期间揪住我不放-妈妈,为什么新加坡的时间过得这么快?

妈妈边抓住一只雷人的卡子一把别过头发,一边敷衍她–走开走开,你的时间我怎么知道?

其实我是懂她的。。

时间就在每天的忙忙碌碌中倏忽而过。

是谁说,千万不要让婚姻和平凡的家庭生活埋没了自我?

于是发现,书架已经很久没碰, 博客已经很久没写,画架上的画,已经不知道是 半年前还是多久画的,今年一看,不知啥时候被李梦安涂乱了两笔。

小魔王在一天轰轰烈烈之后倒下睡着了。

洗完碗碟和衣服,我坐下来,泡了很久没泡过的伯爵茶。

没有开灯,看着静静暗夜。

就要32岁了。

这一年,升了职,加了薪。老公和女儿在我独自在新奋斗的4年后终于团聚。

同事开玩笑说,凌尘的人生终于进入稳定的 mode。。

可是,我感到的,首先是责任,还有压力。

开亚太供应链会议,全桌齐齐快30人中高级管理人员,我最年轻。

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排山倒海的议题给了下马威。

上任以来,真是马不停蹄昼夜不分日夜兼程披星戴月。

老板很严肃的找我,说,错了,你这样子,我以后怎么敢给你更重的责任。

现在,不是看你能不能带好这个团对,而是,看你能不能展示我们期待的管理水平,从而能走得更更远。

回到家,责任和压力,更多的是面对女儿,我能不能给她, 一个幸福的家,一个更好成长的条件, 同时,还是她人生的好榜样,好朋友,好老师?

人到中年, 就是这样罢。

有时也觉得奇怪,难道自己这样一直拼命努力,就是让人生尽快进入下一个模式么?

于是提醒自己,新的蛇年

-我要的是心态成熟,而决不是心态衰老。

-我要更积极体会责任和压力,而不是被动忍受,做到真正宽广。

-我要做时代精神的管理者,打造与我一起奋斗一起成长的团队。

-我要做和梦梦一起努力的妈妈。

-我要做宽和知情的伴侣。

与我同行的朋友们, 希望你们因看到我的努力,而看到万种精彩的人生吧。。。

又是一段人生

此刻,我的女儿在父亲身边睡熟了。

5岁半的她,在新开始新生活,已经一个星期了。

虽然每天被老师批评英文不好,26个字母认不全,不可以用英文从一数到二十,连续两次英文听写都拿了大鸭蛋,可是还是每天精精神神快快乐乐的活着。

每天晚上在我“残酷”的训练课中间,也会展开笑脸–妈妈,我一定能学会,是不是?

生活之余她,只是一个全新开始,全新体验,“痛苦”也是短暂。

老公每天6点就要起床。

做好早饭,把梦拖起来收拾好,等我起床就出门。

每天为了省银子,走到地铁站,然后换车。

为了一开始表现好,加班好几晚。周六又要上班。回来只有我们两个带孩子。虽然忙碌辛苦,中间各种挫折,总算适应下来。

我每天要带女儿上下学,换一次车。

有时候梦梦闹别扭而我又要赶车加上累了一天,真想大叫。

升职后的新岗位,任务复杂而繁重,几乎花光我所有耐心,晚上做完饭洗好锅子,面对女儿的大鸭蛋成绩单和老师的要求,真是有种苦笑不得的感觉。

从前一个人享受“孤独”的我,经常夜不能寐的我,现在倒头就睡,不复半点闲情逸致。

闷,打电话回家。

才知道,自那日梦梦离家赴新,老父一直未能恢复。

出门那天,老父老泪纵横。下午,就躺在梦梦常睡的小床上,盖着梦梦的被子睡的午觉。

晚上,就看梦梦生下来没有拿走的书,还有图画。

我听了,很生难过,又觉得自己不孝已极,几乎落下泪来。

老父劝我,生老病死,悲欢别离,人生就是这样罢。

不必太过伤感,也不必担心我,我自会看开。

我们全家经历风风雨雨,艰苦的事情,大家都已经习惯。

也许是我天生多愁善感,总是不能看的这样开。

本以为我年少离家,女儿会替我承欢膝下,给老父带来快慰。

谁知现在竟要让此快慰,活生生拿开。。

我们这些子女,总以为出人头地到今日,全靠一己之力,全然忘记,父母家人,不求回报的付出,决不吝啬的爱。

中年是一个什么样的年纪,我已大概有些感悟了吧。

老父行将老去,事业开始起步,责任开始落在肩头,家庭开始变得重要—-责任,坚韧,宽容,坚持,爱,努力,积极—这些品质已经远远超过上一段人生路的要求。。

我将以什么面孔面对这个世界,我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人生啊, 我有时静静看着夜空,真是觉得两者同样深邃而神秘,博大而遥远。

我的新的人生路正式登场,我只有挺直肩背,勇敢走下去。

以“凌尘”的名义,好好体会。

想起老父说,每次跟你姐姐说,我总有一天会离去,你姐姐总是止不住泪流满面说不会不会,而你总是不说话倔强的站在那里。。

今夜SKype, 我一行行打给父亲—因为我知道,我会继承您所有的智慧和勇气,继续代替您,生活在这世界上。

每当我遇到艰难抉择,我就会想起这句话。

这次,老父老泪纵横。。。

凌尘,加油。。。。。。。

改变

2012年,凌尘的关键字是,改变。

若要在这时代游刃有余,甚至力争上游,脱颖而出,改变,你必须不断改变。

改变,不是换个发型换个包包从宅女变成夜店女王,不是嘴上说说,不是看起来,而是,改变自己透过心灵面对这世界的方式。

2012,我不再花时间抱怨。

以前的我,很爱抱怨,为什么老板没有告诉我要怎样,工作这样复杂怎么搞,做了也没有什么回报白出力气。。。今年的我,基本把老板放了羊,也根本不在乎回报,我把每个任务都当做一次机会,一次试炼自己,积累经验的机会。我自己发掘公司里所有能利用的资源,上至欧洲,下到工厂,当我建立起自己的network, 告诉老板,全部搞定,有内容有真相,老板惊呼-你是怎么玩转这么复杂的组织搞改进的项目?

很简单,因为,我把一切当做自己学习成长积累经验的必要练习。

没有这些厚重扎实的积累,我拿什么支持自己走的更远?又拿什么去问收获?

当一个人积极的活着,没有什么困难会难倒他。

于是当我一个人在初春融雪中拖着行李赶最后一班天津到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大巴,一个人在夜半几乎冻僵的浦东机场等待晚点一次又一次的班机,缩在经济舱小小的位置上睡着差点把脖子扭成落枕,奔走在印度牛羊人马一起走的土路上,在荷枪实弹的军警面前通关,即使出了车祸人整个差点飞出去撞的整个脚肿成包子,还是完成了一个又一个项目,worshop, traning, audit.

刚上班就被扔到惠州一间人员变化最大,不停出状况的工厂做改进项目一个月;到天津一间最早在中国合资的工厂改变人家供应的策略,去上海把人家用了n年的系统方案改掉,为此在中国IT部门“挂了号”,在东南亚和新加坡自己的家门口,面对不熟悉甚至不认识自己的同事,和印度IT连续做了两个项目,去印度两次workshop面对爱辩论的印度同仁,到马国和上海做审计。。。

2012年,我平均每个月都要出去做项目。

从中,真的收获很多。

以前一直以为,纵向的努力钻研才是进步的方式,现在看,对一个人成长最重要的,应该是不断增长见识,开阔眼界,不断调整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和看法,从而改变自己面对世界的方式–对人,对事,对生活,对人生。

-充分计划,但是当事情并不按自己计划发展时,不要乱了阵脚,整合信息和资源,根据情况不断调整;

-一个人不可能单枪匹马完成所有任务,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整合一切有用的资源,让自己成为领导者而不是专家;

-沟通要快,要透明,要直接,不要结无谓的疙瘩,不要做无谓的情绪化猜想,没什么事情不能谈。

-永不说永不。

2013,有好多好多任务等着我,有好多好多挑战不知道怎样走过去。

明天,我的家人就要到新加坡和我团聚了。

从2008年7月来新到现在,整整4年半。

还记得那个时候怯怯的在版上提问–来新读书,然后就可以工作,可以绿卡,可以买房子,把老公女儿接过来了么?

那时还记得一个中介好一个笑我,跟我说,能毕业,然后找到工作,然后拿绿卡,站住脚就很不容易了,还买房子,养老公女儿??

这4年半,我一个人,赤手空拳,所有也不过两手两脚一腔热血,真不知是怎么就走过一次次的考验,走到现在。大家都恭喜我,就要团聚了,没有多少人还能坚持最初的梦想,你证明了你自己。。。。。可是,我知道,这不过是又一个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他们如何适应新加坡,我们这个4年半没在一起的“家”,该如何互相适应?没有老人,没有亲朋,我们怎样才能保护好女儿,给她幸福的童年和稳定的成长环境?

改变,我对自己说,只有不断调整,不断改变,勇敢向前,才能走出末日危机,走向新纪元。

2013,加油!

智者乐水

“智者乐水 仁者乐山”。

一直耳熟能祥的一句话,却一直都不是太明白。

从小在海边长大。

青岛是这样一个奇特的魅力小岛–既有海上仙山的崂山,也有变幻莫测的黄海。

爬山对我而言从不是挑战。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尽管能听到耳畔心跳,也能撑到最后,看尽无限风光。

可是,却一直很怕水。

家乡的小伙伴各个是“好把式”。从小在海边泡大,游泳就是家常便饭。比赛已经不是看谁快或者憋气久这类小儿科,而是看能游几个来回的防鲨网。

我的父亲生在大连旅顺,渤海之滨长大的孩子,水性已经好到可以潜水捞沉船的贝壳珍珠。我的母亲是土生土长青岛人,是能跟着外洋大轮船进港捞海带裙带的。

可是我就是学不会。

5岁开始,父母用尽各种方式包括突然把我丢尽海里等等等等,我除了在沙滩上嚎啕大哭然后堆沙子城堡外,只能“望洋兴叹”。

姐姐在岸上哈哈大笑,真笨,旱鸭子! 旱鸭子!

仔细想想,应该是一种心理恐惧。

在水里,怎样努力挣扎都只能加速坠落,有力使不上,不知道要如何使,安全感顿失。

我是个比较缺乏安全感的人,原因大概可以追溯到在母亲肚子里就被人天天“追杀”要打掉我的恐惧吧。。

所以一直都很“紧张”,睡觉也是眉头紧皱,遇到别人质疑就像绷紧背的刺猬。

“放松”是一种什么状态,不甚了了。

偏偏游泳就是这样的一种运动,你必须放松自己,把自己完全交付于水,才可以漂浮于水上,借助水势,就可以像鱼儿一样自由自在。

这对以前的我而言,真是不可能的事情。

来新以后,也有租住过condo, 买的房子也带游泳池。

可是,每每池边走过,总是望池兴叹。然后乖乖交物业费。

最近不知怎的,梦梦来的三个星期,天天哭闹要去玩水,于是下水陪她,陪着陪着,渐渐渐渐,竟然就有了感觉。然后在一天之内,从站在水池里动都不敢动,竟然可以套住保险圈游个来回。。。

老公大惊,真是进步神速啊,你整天自吹自擂的,没想到还有点本事。。

于是大大欢喜。。看着自己这石头般的身躯,竟然也能在水中漂起,水波划过,我在水中前进,感受到身体在水里彻底放松的快乐。

于是每天晚上都趁着月黑风高,一个人在水池里,对着椰风月影,慢慢漂浮于水上。

这种感觉,实在让我兴奋莫名。虽然一直套着保险圈,虽然游的比乌龟还慢,虽然有时紧张还是会赶紧抓住边儿。

可是,我竟然对水不在恐惧。

我想,这真是跟我整个人心灵成长有关吧。

以前的我,很是倔强,拼命努力,就算撞到南墙也是不会回头,可是同时也是直来直去,处事手段缺乏技巧,简直就是硬来。

这些年来,尤其最近,一直在做项目经理,在做审计,做process re-engineering.

这些事情,都不是你会做就可以做到,你拼命就可以出成绩。而是要带领一个团队,上需领导部门支持,下对业务部门要负责,其他部门还要配合。硬来不会有任何效果,如何因势利导,同时放松自己不要被压力压垮,大约是我最大的转变吧。

于此同时,我越来越明白, 让自己Open Mind有多重要。

聪明,精明和智慧。

聪明可能是天生,精明需要后天实战锤炼,而智慧是,因为自己知道自己的有限,从而完全open mind,能最快速度接纳调整别人的思路,想法,从而抛弃旧的不合时宜的想法,整合转换成自己的思路,然后不断再接受chanllenge,再调整再转化,从而形成自己的一套思维方式,明白一些些道理吧。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

也许正因为了我的这些成长,转化成心灵的力量,所以再次面对水波时,会自然而然的生出这样的心理暗示–放松,放松,试试看,你也可以漂浮于水上,享受这一份大自然的恩宠。

希望我明白的还不算太晚。。。。

嗨,摩罗(下)

说印度人之前,先要说印度的天气。

一个热字,不足以形容。

一到户外,整个热浪扑面而来,简直让你窒息。加上嘈杂的喧嚣,喇叭狂按,尘土飞扬,简直让人透不过起来。

印度其实比新加坡维度要高,可是因为大部分是大陆性气候的关系,要比新加坡的热带海洋性气候热上许多,加上植被覆盖率不高,热气简直无从派遣,热腾腾升空直接扑向大地,席卷人群。

印度用电量自然很高。

加上不良的基础设施建设,于是乎酒店的不时断电,在正常也不过。

这样的生存环境下生长的人们,确实有些特点。

仔细看印度人轮廓,棱角很是清楚,感觉更靠近欧洲人,只是风吹日晒变成黑色。又加上饮食习惯的问题,印度人身材都比较壮硕,男女都是高头大马。办公室的男同事很多一进门来让我感觉是半截铁塔,加上黑着脸,着实考验我镇定的本领。只是我对他们服饰的颜色搭配实在无法认同,比如墨绿色衬衫,白色西裤,黑皮鞋,也许换到墨西哥风情男身上可能不错,可是这伙铁塔们这么穿让我有点@#¥。

衣服不是重点,我可以忽略。可是他们对时间的概念,实在让我晕倒。

行程是印方定的,我们都没有问题,哪怕第一天凌晨到达只睡3小时就要去office我都没有问题。可是到了约定时间,一个人影没有,说好9点开始培训,我的ppt, projector, training materail全部摆好,人也精精神神站在培训室门口。。。。等了快15分钟,老法说老子出去帮你追追,又过了10分钟回来了,告诉我改到10点。。没半个人通知我们。。

更要命的会议秩序。

不知道是印度人不在乎秩序还是没有最基本的尊重。我的培训过程中,不断有人进进出出,电话当场就接,一旦有什么地方需要讨论,也不管我和老法大小眼,全部直接切换成印度话长达15分钟之久。讲过一段可是总有人对上一段的话题进行讨论,简直天马行空。

尽管如此,你得承认,他们确实参与到我的培训中,无论方式怎样,至少他们确实从头到尾参与。我做过很多场培训了,最不好的就属中国同胞。大家都木着脸,不是对着电脑,就是对着手机,不然就不着。。。没有积极的反应,讨论,问题,回馈。但是培训完要求做的时候就一个个问题出来了。

印度人,印尼,新加坡,香港。。大家都很积极的参与,很积极的问问题,讨论,从而解决很多以前没有研究注意的问题。不似我的大陆同胞,只是为了培训而培训,或者干脆懒得问,懒得讨论,反正也不一定有什么结果。。

当然印度人的“积极”,有时候有点过分。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们的祖先就善于思辨哲学有关。

印度人是真的好辩,走遍亚洲找不到匹敌者。整个民资,男女老少都是好辩。好辩本身没有不好,很多问题就是在思辨过程中整理清楚,走向成熟。但是有的时候,一些根本不需要辩,或者简直就是武断推测,只知其10%,印度人就可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了。这也不要紧,关键是总提出问题,却没有任何思路,思考和答案,只是图一个爽字。让人不解。可是因为我做培训,必须要耐心讲解,结果走遍亚洲,只有印度这一次讲完整场下来嗓子痛的说不出话,懊恼自己逞强—-印方说要给我话筒,我总觉那个东西让人有距离感影响交流就自嘲嗓门大不用,怪不得那印度伙子一劲冷笑。。。

可是他们也有可爱的一面。

且不说每个人不管认不认识都主动微笑打招呼,而且随便拦住什么人问事情都尽力帮你解决,很是友好。

下午一点半,正是培训最艰难时刻。印度人吃饱喝足,打着洋葱嗝,体型又硕大,大鼻子呼呼,我为了保持培训状态,通常会搞点小游戏。其实很简单,20多人,我就让他们数数,每逢3,4的倍数,或者包含3,4都击掌代替,看我们最后能停在哪个数自上。本来这是我们在酒吧灌酒喝的游戏。没想到印度人这叫一个投入,人人坐的笔直,来了兴趣,就想看谁出笑话。结果事实证明他们的口算水平比较一般,因为从12,13,14,15,16,17,18,19这一段,频频失败,最后停在26. 每个人都笑的人仰马翻。连老法也玩的意犹未尽。

来之前,我就对自己要求,要非常professional 的完成这次培训,同时做到真诚,认真,Open Mind. 对他们一如对待我所有的planer, user, 不需要强调国家民族背景文化差异。吃饭,作息,工作议程,培训,我都以这样的态度面对。我所作的工作,技术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协调我所有的资源达到我要的效果。谁越open, 越专业,越能赢得尊重,越能达到效果。

最后培训结束的时候,没想到每个人都给我非常好的feedback, 作为回报,他们教了我一段印度的鼓点,学起来很容易上手,而且很有印度舞风情。真没想到是这样的酬谢,不过总比在我survey上胡圈乱化来的好。

晚上庆功加送别宴,大家都吃喝的杯盘狼藉,印方老板对我说,咱们这都拼命的给这伙子法国人卖命。。咱们中国人印度人,不知道是历史太久还是怎么,负担包袱一重一重,活着累,干活也累,老法都觉得咱们考虑太多,活着太累。。。如果要是能,随便发上一个省的人,管他中国还是印度,去他们欧洲,还不填平了他们的。

。。。。

回程一到甘地机场,被通知必须出示回程电子客票。幸亏我从来都有打印的习惯。旁边一个大胡子美国佬,显然手足无措,打开电脑在邮件里一通乱翻,找到赶紧把屏幕挪给门卫看,这才放进去。接着一遍一遍的检查行李,有趣的是男女安检分开,女性都在一个全封闭的帘子内由一个女海关单独检查,不知什么道理。老法是金卡会员,我们躲去lounge,结果里面真是没什么能吃的,更要命的是红酒难喝的要死。于是不吃了,要求上网,找了半天,一个服务员样子的神秘兮兮递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有用户名密码,登陆半小时,死活上不去。。好容易上了飞机,由于印度人都要求特殊餐点,所以等全体印度人吃完,我们这些“正常”的餐点才上来。

头脑昏昏沉沉,一直到天光微亮才醒来,机翼下面蔚蓝的海,呵,新加坡!我终于没拉肚子没生病整个人完整的回来了。。。。